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退亲
    英氏没想到事情竟然这般顺利。初收到贴子,她还在心中预演了一遍可能发生的状况。甚至连撕破脸威胁对方的话都准备好了。没想到月向宁一上来,便满面合煦的笑。还送上两件样式极其新颖别致的发钗。她看着红玉流苏的錾金珍珠发钗竟惊艳了片刻,在身边桂嬷嬷的提醒下才回过神笑容满面的道:“月先生太客气了。我和辰雪手帕交的交情,虽然她去了那么多年。我每每想起就心痛难忍。”这倒是真话,她与梅氏情同姐妹,否则也不会定下娃娃亲了。想到幼时情谊,英氏捱不住心痛,眼眶微红。

    月向宁低声长叹,厅内沉寂半晌,他方开口,难掩哽咽:“辰雪早逝,我有愧于她啊。这些年来我只顾着宫里的活计,一对儿女也无暇照顾。难免疏忽大意了他们的教养。听说安和年少有为,已经帮着沈大人治理郡下了?”

    英氏立即警醒,摇头道:“莫提他了。便是个冤家。”

    如若此时英氏叫来沈安和见过月向宁,向宁或者还会为女儿争取一番。可英氏毫无此意,他也就冷了心肠道:“当年你我两家门当户对订下了娃娃亲。”

    英氏面色一变。

    “只是如今我家中的情况夫人也当了解。小女顽劣资质愚钝。贵公子年少有为前途无量,这门婚事依我看,还是就此作罢。”月向宁说得这般坦承直接,倒让英氏吃惊得缓不过神,瞪着月向宁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虽然如自家所愿月家主动开口退婚,她颇高兴。但为何还有一股淡淡的不甘呢?想着自己是不是要客气几句又害怕对方顺着她话意不放不想退婚了,一时表情复杂难言。

    月向宁已微笑道:“夫人不必为明珠担忧。退婚的事,明珠并无意见。实在是明珠蒲柳弱姿配不上贵公子。终身大事半点疏忽不得,明珠也不想耽搁贵公子的前程。”他取出当初定亲时的信物一对白玉镯子与和沈安和的庚贴轻轻放在桌上。英氏这才确信,月家是真心要退婚的!而且态度坚决到令她几乎一时羞愧不已竟手足无措!好在她久经风浪,立时回过神来,苦笑道:“是我们对不住明珠。”

    这是同意退婚了。????月向宁淡笑道:“水中的鱼和天上的鸟永远走不到一块儿去。夫人不必愧疚。”

    桂嬷嬷此时取出早已备好的明珠的庚贴,月向宁不动声色的收了。

    办好大事,两人心中俱是轻松畅快,闲聊了几句。月向宁道他要重操旧业,英氏忙接口:若有需要相助之处,尽管开口。两家相谈甚欢,月向宁告辞时,英氏还让人备了厚礼,请吴嬷嬷送出院门。

    待吴嬷嬷回来时,英氏正轻轻摩梭着白玉镯子,良久无语。

    桂嬷嬷也觉得有些不舒服。明明是对方姑娘品行不端的把柄握在自家手中,可月向宁这么一来,倒成了他们家嫌贫爱富了。可是对方都这么爽快的主动退婚了夫人还能如何?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双方都保留着最后一点交情和颜面。日后也好相见。

    “夫人。”桂嬷嬷笑道,“既然婚退了。少爷该寻家合适的姑娘了。”

    英氏精神一振,对!她还得为儿子找门更好的亲事!琳琅郡主的事儿,可以加快步伐了。

    月向宁回到家中,收好了庚贴。唤来林氏母女和明华,叮嘱他们:明珠的婚事他主动退了。以后莫要再提。

    林氏吃了一惊,想想也是情理之中:毕竟明珠出了黎王那档子事,没哪个婆家能忍得。不过又想到现在明珠的能干与挡也挡不住的好运气,不由为沈家惋惜。不知以后便宜谁家小子了。

    倒是明华冷着脸哼了声:“有他们后悔的。”

    月向宁冷冷一笑。

    退了儿子亲事的英氏志得意满。隔日傍晚,丈夫沈言带着儿子安和笑容满面的回到府中。英氏看着儿子笑容怎么也止不住:“老爷回来了?安和,累不累?”

    安和行过礼后淡淡的道:“多谢母亲挂怀。儿子不累。”

    英氏的笑容凝在脸上。看了眼丈夫。沈言皱了下眉头,笑道:“安和还在为月家的事闷闷不乐?你放心,我已经和你娘亲说过了,这门亲事咱家不悔婚。”

    安和才露笑脸,却见母亲面色一白。心底顿时泛上不好的预感。

    英氏的脸色尴尬无比。她求助的望了眼吴嬷嬷。吴嬷嬷眼底也闪过丝意外。

    沈言见妻子这般神态,右眼眼皮一跳:“出什么事了?”

    吴嬷嬷上前道:“启禀老爷,少爷。前日月先生上门拜访,坚持退亲。夫人劝说不过——”

    沈安和身子一顿,面色苍白。三月期限未到月向宁怎么会突然上门退亲?他目光带刺,直瞧得英氏心底发毛。

    沈言勃然大怒:“我不是说过儿子的亲事你不要插手么?!”

    英氏见丈夫恼怒至此,心下震惊,当即委屈的道:“我并无逼迫月家。是月向宁自己上门坚持退亲。我也好言劝过,但是——”

    沈安和闭上眼。只觉全身无力,这些日子的筹谋付诸东流,那样聪慧美好的女子再也不能为他所有。

    沈言气得狠拍桌子:“你会劝他?我看你迫不及待的退亲还来不及!”

    英氏想要辩解,沈言已经吼道,“我就不信他上门退亲没你的手笔!前几日元飞白缘何找上月家?”

    英氏心下一惊,这事自己不可能留下把柄,恼道:“我一介妇人能做什么?元飞白猎奇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与我何关?”

    沈言怒极反笑:“月家搭上了元飞白就是搭上了西宁公主。全靠夫人成全哪!”

    英氏面色一白:“月明珠哪有那能耐?!”

    “没有?”沈言冷笑,“这几日城里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元飞白从月家买来一块稀世之宝!月家的能耐可比我们想得大得多了!”

    “什么、什么稀世之宝?”英氏不由揪紧了手绢。

    “自己去打听吧!”沈言气得拂袖而去。

    沈安和向英氏行了礼告退,英氏仓忙叫住他:“安和——”

    沈安和回头看着母亲焦虑不安又委屈伤心的脸,不由微微叹息:“您不要后悔就好。”

    后悔?英氏眉稍轻挑。

    “你说我狠心也好,无情也罢,月明珠配不上你,月家配不上我家。儿子,你应该娶一个能有助你前程的大家闺秀,月明珠算什么?不过会做几件首饰赚几个钱!只要你愿意,合浦郡官家的姑娘随你挑,哪怕是郡主也未尝不可——”她长段的话脱口而出。沈安和只是静静的听着。到她说不下去了,问一句:“母亲说完了?”

    英氏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心底有一缕儿子行将失去的危机感。

    “儿子告退。”沈安和头也不回的走了。

    英氏忽然间泪流满面:“我做错了什么?我做的不都是为了他啊!”

    吴嬷嬷迟疑了片刻,低声道:“夫人。少爷只是一时想不通。等您帮他寻了个才貌双全的佳人,他自然会明白夫人的苦心。至于老爷这里,您这阵子多陪陪软,别让那些个姨娘钻了空子。”

    英氏擦了泪道:“看安和那样子,不知多恨我!也怪月明珠那丫头,小小年纪竟然是个狐媚的!”

    “夫人!”吴嬷嬷皱眉道,“这时候千万不能和月家撕破脸。否则——”人家都主动退婚了,你还这般不依不挠的,太没风度。又要让老爷被人怀疑嫌贫爱富。“月家不是要做生意么?您这时候就该帮把手,让他们记您的情,也让外头的人知晓,我们两家虽然退亲了但情义仍在。总之,要将退亲可能给老爷带来的影响降到最低。”

    英氏委屈的点头同意了。想晚上和丈夫说道说道,谁知沈言直接宿了书房。好在没睡姨娘屋里,英氏气苦无奈也没办法。儿子更好,早晚请安后便即告退,多一句话也没有。好容易沈言到她屋里歇息,英氏刚起个头,沈言冷笑道:“月向宁还需要我们相助?他前日刚买下晚晴苑——”

    “什么?!”英氏震惊,“晚晴苑,怎么可能——”

    晚晴苑曾是合浦当地一个富商家的别苑,后因富商投资不善才卖了。苑内楼台亭阁小桥流水,全按苏州园林的那套布置而成。没想几番转手,竟然被月向宁买去!

    “那套院子,少说也要四十多万两银子吧?”她也打过那院子的主意,奈何价格太高。英氏捂着胸口,一口郁气闷着出不来。

    “三十八万两。月向宁当场结清。”沈言因退亲之事对月向宁心中有愧,特意向府衙打了招呼,遇上月家的事,只要不违法乱纪,一律给予方便行事。官府的牙子见月向宁要买晚晴苑,顺手打了点折,极勤快顺利的把事儿办了。

    “月家卖给元飞白一颗稀世之宝,赚的钱自然不少。”沈言过去一直觉得妻子行事极有章法又有远见。可这次在他严重申明后英氏竟阴奉阳违的退了亲,令他大为光火。

    听丈夫说到月家卖给元飞白的那顶发冠,英氏前日特意唤女儿安苹来试探了下。安苹一脸艳羡的道:“那顶发冠漂亮极了,世上除了元公子没人衬得上。尤其是发冠中间那颗水晶珠子,竟然会变色。每个角度看过去颜色都不一样!”她语带怨念的道,“没想到月家居然还能找到这种宝贝!据说有个洋人看到这颗水晶珠子,开价到一百万两银子元公子都没肯卖!”

    英氏又是一口气没提上来!脸色青白交接,难看极了。她果真是为月明珠做了嫁衣!心中又恨又悔。此时听丈夫的口吻,显然是嫌弃自己没有眼光,错失了月家这般有财力的亲家!她深吸了几口气,勉强笑道:“月家再有本事,也只在商途。安和那般出众,他的妻子还是官家小姐更合适。”

    沈言瞧了妻子一眼:“你心里有人选了?”

    d??.. 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