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老太太上门
    月母张口结舌,月向海大惊失色一把扯住族长道:“族长族长!我娘信口浑说,您千万别当真!这老宅只要大哥想要,就给大哥。我绝无二话!”他真是蠢了,就让大哥当家又如何?他有钱啊!只要他肯出钱,当不当家的无所谓。家中两家珠宝铺子,原本不时靠着向宁送来的几样新奇首饰才撑到今日。分家之后,向宁立即甩手不管不顾,铺子的生意顿时差了许多。奇怪的是,原先对他寄予厚望的上官最近也对他冷淡许多。难道真是因为分家的缘故?

    月母还想干嚎,抬眼却看到儿子冰冷警告的眼神,吓得噎了回去。抹了把脸哭道:“是我老糊涂了。族长见谅!我都听向海的,都听向海的。”

    族长眯着眼睛看了他们片刻,冷哼一声道:“陈氏。你若觉得向宁的孝敬银子不够,好好与他说道。以向宁的孝顺,必不会不理。何况五十两银子——”他冷笑两声,“怕是向海每个月也赚不回这么多银子。向海你现在是朝庭正八品的官员,虽然官小,但还有前途。你们兄弟两个。今后一个从商一个走仕途。原本只要关系融洽,以向宁的本事,还少得你的好处?可你偏偏短视重利,逼走向宁,自断一臂。现今后悔,为时已晚。你们母子好自为知。”

    他用心良苦的说教一番后离去。留下向海母子面面相觑。月母恼道:“我儿别听他的。你从小聪明能干,比老大强得多了!”

    向海无力的挥了挥手,对自家母亲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性子深感无助。

    “不是说好让我来和族长讲的么?”向海抹了把脸,“不是说好要让大哥回来,哪怕让他掌家也先同意下来,不要惹怒族长的么?你为什么就不听我的话还要诬蔑族长收人好处?”

    月母讪讪不语:以前只要她发怒撒泼,老头子也好,长子也好,总会让着她。谁知现在竟不管用了?

    “那,现在怎么办?”向海呆坐半晌,咬牙道,“只能先打发几个姨娘了。”????月母替小儿无限委屈:“那怎么好?少了人照顾你可不行啊。”

    向海也觉得五个妾侍个个都是心头肉,发卖哪个都不舍得。已经生过孩子的两个姨娘得留着,没生过孩子的姨娘又都是新宠。真是左右为难。

    月母突然灵机一动:“要不我住到老大家里去?”

    向海咦了声,这个主意不错!老娘若能住进大哥宅子里,事情就好办得多了!

    “只是您的脾气要改一改。老大现在不比从前,惹恼了他,娘亲你也没好果子吃。”

    月母不以为然,只点头道:“放心。我毕竟是他亲娘。”老大要是不肯顺着她,她就到处说他不孝!看他还怎么在合浦混!

    他们母子二人说干就干,连夜整理衣物,明玉听闻后,自告奋勇要一同前去。

    “祖母身边没个孙女照应,怎么行?”

    月母想想便同意了,明玉这个大孙女,贴心呀。哪像老大那个不争气的女儿,荒唐可耻。她还带上了最小的明秀及奶娘。小孩子养起来最麻烦,不如带去也让老大头痛头痛。

    于是一行人大清早,浩浩荡荡的往莲花道上向宁住的宅子开去。

    月向宁出手买下晚晴苑,全是明珠的要求。

    明珠说了,她要开的铺子与其他店完全不同。

    “铺子一定要大。最好是幢带花园的大宅子。暂定三个主题院落:江南水乡,小桥流水;异域风情神秘热烈;宫庭气势华贵优雅。”

    “不需要过多的展示柜台。”

    “要的是舒适、隐密的环境。”

    “每个主题院落一次只接待一个或一批同来的客人。”

    “每天固定接待顾客的批数。”

    “可以接受定制。”

    这般前所未有的要求和设计,当时惊呆了所有人。月向宁性子开阔疏朗,觉得女儿的想法虽然闻所未闻,但未尝不是个好主意啊!反正钱是明珠赚的,亏在她手上他也情愿。于是选宅子、画图纸、定制家具,银子流水般的洒出去。

    明珠和明岚这边也没停,一批批的料子送到她们的工作室内,明岚按着明珠的图纸干得热火朝天。月向宁还是买了十来个签了死契的年轻男女,观察了一阵后挑选了三个心灵手巧举一反三的孩子认了徒弟,悉心指导。明珠又选了六个长相清秀的女孩,教导基本的珠宝常识和接人待物的本事。

    这样一来,九十五万两银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干瘪。

    晚晴苑正在装修,方便起见,月向宁便住在了那边。时常还要唤明珠过去看下是否称心满意。所以这天早晨,刚吃过早饭的明珠听闻月母到访时,淡扫远山黛的娥眉轻轻一挑: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

    她微笑道:“请夫人和二小姐好好扮打扮再一同迎接老夫人吧。”

    月母趾高气昂的站在大门口,明玉神情复杂的站在她身边。另一边乳母抱着打着哈欠的小明秀。身后还跟着侍候自己的一个嬷嬷四个丫鬟,明玉明秀的四个丫鬟。

    门房一听是老夫人,不敢让人在门口久等,急忙开了门迎她们进来。谁知月母骂道:“混账东西!哪有让我自己进门的道理?快让你们主子来迎我!”

    这时,得了小姐交待的管家出马了,他一见老夫人,急拍大腿道:“啊呀老夫人,这是怎么了?拖家带口的,难不成是被你的县丞儿子赶出家门了?”

    月母一听,勃然大怒道:“你浑说什么?!向海怎么可能不孝”

    管家犹似不信,大声道:“难说啊!我家老爷孝敬了老宅十五年。二老爷还不是一句话就把老宅和铺子都占了?我家老爷那可是净身出户!我说老夫人,要是二老爷不孝,您千万别藏着掖着。大老爷肯定给您出气!”

    月母又气又急,满面通红:“你、你这家奴竟敢这般中伤朝庭命官。我要叫老大打死你!”

    管家迟疑了片刻,疑惑的问:“老夫人真不是被二老爷赶出来的?”

    明玉实在忍不住开口道:“自然不是。”

    “那您这是——”管家往这些人身上溜了一眼,满面不解。

    “我到我大儿子家住两天。快让月向宁出来接我!”

    管家笑了起来:“老夫人您早说哪。真不巧。老爷在晚晴苑忙着,几夜未归。您要不先进来?”

    月母恼道:“他不在家,他老婆孩子呢?怎么还不出来接我?还有没有礼数了?”

    管家还是笑:“老夫人突然到访,夫人和小姐正在梳洗妆扮。还请老夫人见谅。”

    带着这么多人上门事先也不递个信。哪怕是自家儿子家,也不带这么随心所欲的。

    这时,门外不时有人经过,和管家打招呼:“老方啊,这是谁家老太太啊?”

    管家笑着解释:“我家的老夫人。”

    “啊!就是那个赶你们出门,把老宅给了二儿子的那个——”

    “嘘!”

    月母听得脸上一燥。明玉头也不敢抬。连带着丫鬟仆从们都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这样来回几拔人之后,说得都是相似的话:“老夫人看着挺精神,怎么这般糊涂啊?”

    “唉,偏心的爹娘哪都有。这位不过更狠心罢了。”

    月母受不了,眼看门里没人出来迎接她们的样子,她恼道:“怎么还不出来?我倒要看看她们在忙些什么!”她一脚跨进宅子,明玉等人全都松了口气,跟着进去。

    管家冷哼一声,关上门。敬酒不吃吃罚酒。

    d??.. 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