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萧门到访
    此时,林氏和两个女儿一身珠光宝器璀灿耀眼的出现在她们面前:“媳妇见过母亲。”

    “孙女见过祖母。”

    月母只觉眼睛不够看,三个女人身上挂满了各色珠宝金器,她一会盯着林氏的珍珠项链瞧,一会又被她发上宝钗的光芒吸引,两个孙女上前扶她,天哪!孙女们穿戴更加华贵。明珠戴着一整套掐丝红宝石头面,金丝累出一枚展翅的孔雀,每支雀翎上镶嵌了一块鲜红的圆宝石。精致无匹,艳光四射。明岚则戴着一套粉色碧玺镶成的精美绝伦的花冠,笑嘻嘻的对她道:“得知祖母要来。我和母亲姐姐立即梳妆打扮。母亲说了,一定要隆重的迎接祖母才行呢!”

    月母完全没听进去。她只想把她们身上的宝贝全都拔下来抢回老宅去!心痛得在滴血啊:老大这么多银子都花在这群败家娘们身上了!可怜老二和他的妾侍们日子过得那般清苦!

    明玉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里的妒忌嗖一下差点蹿出心窝:凭什么,凭什么她们可以这般富贵逼人?!而她现在想买件裙子,都要瞻前顾后!

    明珠满意的看着她们眼底藏不住的妒与恨。心道:“这才开始呢,你们慢慢受着吧!”

    将一行人迎到客堂,奉了茶,上了些许点心。月母在外面站了半日脚了酸了身子也累了。急忙坐下喝了杯茶水,这茶香味幽远,先苦回甘。实在是自己从未喝过的好茶。

    “这是江南新出的碧螺春。”明珠微笑道,“祖母可还喜欢?”????远道而来的江南新茶,老贵的啊!

    月母道:“嗯。不错。可还有?准备些送给你们二伯送些去。”

    “好啊。”明珠笑道,“管家,包个半斤给老宅送去。”

    月母拍的声摔了茶盖:“半斤?你打发叫花子啊?”

    明珠故作惊吓的摇头晃手:“祖母莫气生。只是这茶叶一两十金,我们也不多——”

    月母自是知道好茶的金贵,哼了声:“那先送个三斤过去。”

    明珠顺着毛撸她:“那就先送三斤。以后有好的再送不迟。”

    月母满意了。

    林氏讶异的望了眼明珠,明岚不动声色。

    月母又巡视了遍厅堂里的摆设,道:“老大这儿我也是第一回来。要多住上几天。主屋空出来了没?”

    主屋?林氏虽然不受待见,但她毕竟是家里的主母。婆婆一来就要住主屋,好大的口气!

    林氏微笑道:“婆婆是来这里当家作主的?”她笑着用手绢点了点唇角,瞧了眼明珠。

    明珠笑道:“祖母若是能给我们当家。孙女欢迎还来不及呢!”说毕,淡淡使了个眼色给林氏。

    林氏一个激灵,忙接口道:“媳妇这就将主屋让出来。”

    倒是明玉查觉出几分诡异:大伯一家这么好说话?反常即妖!她轻轻推了推月母道:“怎好这样劳烦大伯母?”

    月母瞪了她一眼:“她是我媳妇!婆婆在,哪有儿媳当家作主的份?”

    明珠笑道:“就是这个理。”她转而对着明秀道,“小明秀长得真好看!现在还喝奶么?”

    明秀裂嘴一笑,露出两排雪白的小牙齿:“秀秀大了,不喝奶了!”

    明珠喜爱她包子般圆润可爱的模样,笑道:“管家,去买头产奶的羊来。每天让厨房做几碗杏仁奶给明秀和祖母补补身子。”

    月母非常得意的长嗯了一声:“明珠也算孝顺。”

    明珠又看向明玉,眼中流露出几分讶异怜悯:“明玉怎么见着消瘦许多?这身衣裳也旧了呢。管家,下午叫锦锈楼的老板来帮姐姐定制几身衣裳。多带些料子,祖母和明秀都挑几身。”

    明玉面孔涨得通红,想拒绝却开不了口。月母却舒坦极了。

    傍晚,月向宁父子接到消息,分别从晚晴苑和书苑赶回家来。

    父子俩进屋就见月母披金戴银,面前摊了一桌崭新的珠宝首饰,笑容满面的道:“这块玉真漂亮,明辉正少块合适的玉佩。”

    明珠在一旁笑道:“那就送给大堂哥。”

    父子俩对望一眼,按下心中的烦闷和疑惑,上前行了礼。

    “哟,向宁明华回来了啊!”月母今日收获巨大,对长子的不满早抛到九霄云外,“快来瞧瞧,这块田黄玉章怎么样?你弟弟正缺这个呢!”

    明珠接口道:“这就送去刻了。三日后二伯就能用上!”

    “好好好!”

    明玉满心疑惑,可奈不住明珠百般的示好。

    “我看这串珍珠手链最适合明玉妹妹。”明珠取了串莲子大小的珍珠配艳红玛瑙的手链戴在了明玉手腕上。明玉肤色偏暗些,戴这手链倒显得肌肤生辉,平添几分娇柔。明玉恋恋不舍的摸着珠链,“不要”二字,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来。

    月母挑了十来样东西还不罢手,明华恼得眉毛一挑,却见明珠朝他微笑着摇头。他咽下怨愤之色,转身回了自己的书房。

    向宁也皱眉告退,想去林氏屋里问个究竟,没料主屋已经换了人住,明秀和奶娘正在里面歇息。这才知道家人连主屋都让了出来,心中怒意更甚。到了明岚房门前,正要敲门,就听林氏恼恨道:“明珠这丫头搞什么鬼?就这半天,几千两银子送给老宅了!你们祖母也实在是个不要脸的,拖着二房的家小跑到大房来打秋风!你还让我由着那丫头胡来——”

    林氏恨得牙都碎了,明岚噗的声笑道:“亏娘亲还是京城出来的小姐。连这些手段都看不明白?”

    林氏恼道:“你什么意思”

    明岚慢慢的往手上抹着香脂:“你当姐姐是那么好说话的人?你放心,姐姐出手,定让这群吸血虫连吃带吐连本带利的还给我们!”

    向宁听了,心底的郁燥一扫而光。对于月母的出现和入住,没多说一个字。

    于是,月母带着二房一行人热热闹闹的住了进来,明珠一家子开始了鸡飞狗跳的生活。

    这日明珠和明岚陪着月母说了些话,管家进来道:“萧家六小姐到访。”

    明珠一怔:“萧六来了?”

    月母已经坐起身来:“你说谁来了?”

    管家笑着送上贴子道:“城南萧家六小姐拜访我家大小姐。”

    月母一把抢接过贴子,确认无误后即震惊又酸涩的道:“明珠你何时认识的萧家小姐?”

    明珠不动声色的笑道:“机缘巧合。”

    月母向明玉扫了一眼,明玉会意。这可是千载难逢的结识萧家的机会!

    “祖母稍候。我去接接萧六。”

    月母笑道:“让明玉陪你。”

    明珠看着明玉道:“堂姐是客。没有让客人招待客人的道理。”说毕行了礼,便即告退。

    月母自住进来后,被明珠捧得高高得,说一不二。今日竟被她驳了话,脸一板,刚想发火,明岚故作惊讶的道:“萧家是本县的三大珠宝商之一吧?虽说是商家,但孙女听闻他们的规矩大得很。祖母,不知是真是假?”

    月母才燃起的火苗立时让明岚熄灭:萧、谢、欧阳三家是本县传承百年的珠宝世家。虽是商家,实际上多年来出了不少会读书的子弟,是而家规森严。若是让明玉迎客,怕是适得其反。当即恢复了笑颜道:“这三家人家可了不得呢!生意做得大,子弟也争气。萧六可是萧家老太太最宝贝的孙女儿。”

    明岚受教的点头:“姐姐能结识萧家姑娘,真是好运气!”

    可不是?!月母心里腹诽:也不知明珠走的什么好运,竟然认识了萧家的小姐。心思忽的一动,听闻这个萧六还未定亲,自家的大孙子明辉可不正好缺个媳妇?自家好歹还是个官身,虽然品级低了点,但将来向海的前程不可估量!明辉若能娶到萧家的姑娘,也算有个助力。

    也难怪月母这般想,在合浦,三大珠宝氏族的权势根深蒂固,别说向海一个县丞,便是县令在这三位家主面前,也摆不出什么威风来。不是没有眼红的官员起过谋夺他们家产的心思,偏偏这三家抱团抱得极紧。又是联姻又是合作,相互之间的关系恐怕只能用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来形容。一些不长眼的官员不下手便罢,一旦下手,不是落得身败名裂便是客死他乡的下场。更何况,合浦还有个北海王坐镇呢。他怎会允许外人破坏合浦来之不易的平稳格局?

    d??.. 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