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萧六的自救
    院门前,萧六笑容可掬的拉着明珠的手道:“明珠姐姐,你别怪我不请自来啊!”

    明珠笑着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温和的道:“气色好多了。可见最近过得挺舒心。”

    “是啊。家里的麻烦事总算告一段落。我才能抽出时间来看你。”萧六并不见得意,面色微微黯淡。

    明珠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她:“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可是来的巧了,正好碰上我家一场热闹。”

    萧六好奇的睁大眼睛:“你家也有热闹可看?”

    明珠带着她慢慢的朝主屋走去,一边将家中的纠纷简单的与她说了,听得萧六啧啧称奇:“没见过比你家老太太更蠢的了。亏得你父亲大度。换作其他人家试试,搞不好弄出腥风血雨来。”

    明珠微笑:“可不是?我家老太太是个糊涂的。所以待会她不论对你说些什么,你都别放在心上。”

    萧六笑道:“我知道的。”????明珠带了萧六见过月母和姐妹们。萧六模样甜美,嘴巴也甜,一番应对下来,惹得月母对她非常满意。恨不得立马派人上门提亲。明珠见到月母眼底异样的光芒,心中一动便猜出她的心思。忍不住好气又好笑。明辉堂弟她见过一回,相貌俊俏,年纪轻轻中了秀才,也不容易。但是月家这样的家底,怎么攀得上萧家金贵的小姐?少不了要找机会提点月母一番了。

    见过月母后,萧六拉着明珠的手道:“老夫人见谅,恬恬许久不见明珠,有些私房话要与她说道。先行告退。”

    月母原想让明玉跟着她们一块儿去,明岚掐准时机抢先笑着道:“行啦,知道你们关系好。瞧着我这个亲妹妹都吃味了。明玉姐姐,让她们厮混去。我这儿新得了一套面脂,咱们先来试试。”

    明珠与明岚会心一笑,拉着萧六就走。月母不好做得太明显,心中有气也不能在客人面前发作。

    明玉瞧了眼月母不发声,只好跟着明岚去了她的闺房。留下月母一人,恨得磨牙:明珠这不识好歹的臭丫头!

    明珠的房内,燃着味道清淡的桅子香,一应摆设舒适无比。萧六惊讶又惬意的道:“你这儿倒弄得比王府郡主的屋子还舒服!”

    明珠失笑道:“哪那么夸张。”

    “真的!”萧六抱着只绣着玫瑰缠枝的大方枕,靠在松软的贵妃榻上,喝口新茶,满足的叹息,“可见你父母极宠你。”

    明珠神色微微一凝,笑道:“想来你也知道。我这个母亲和你家的那个一样。”

    萧六点点头。

    “好在她早被我父亲教导过一番。现在是不敢也没本事对我做些什么了。”明珠随手拔弄腕上的彩宝手串。“你家那位,看样子也搞定了?”

    萧六嗯了声,盯着手中青玉色的茶盏,眼神冷冽嘴角带笑:“你不知我心中有多恨她!”

    明珠温柔的道:“好了。一切都过去了。从今以后,没人再能欺负你了!”

    萧六闭上眼睛,深吸口气:“我祖母知晓了她的险恶用心后彻查了一番她近几年的所作所为,勃然大怒。你大概不知道,若不是萧家的男儿入学后都住学堂,只得节假日回府。我两个哥哥,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明珠娥眉紧蹙:“她也太狠了!”

    “明珠。”萧六一双眼中带着歉意:“其实,我早知道她要利用黑市对付我。”

    明珠并不惊讶,微笑道:“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姑娘。”

    萧六慢慢摇头:“我利用了你们。”她十指紧握。“我并没那么蠢笨。黑市这么简单的骗局都看不透。但当时我想着,若能用我一条命换来祖母和父亲看清那个贱人的真实面目,也不算冤枉。所以我义无反顾的去了黑市,但是我当时看到了谢老爷子——”

    明珠神情微动。

    “我只在幼年时偶尔见过谢老爷子一面,但对他印象极其深刻。所以那一刻我临时决定,用谢老爷子来破这个局!”萧六喃语,“没想到是你出面帮了我。明珠——”

    “不怪你。谢老爷子也不会怪你。”明珠语声温柔得几乎要漫出水来,“你这么聪明机警、勇敢又厉害,你的母亲一定非常欣慰。你两个兄长也一定非常感激你。萧家的老太太说不定还在想,萧家三房将来全要靠你这个姑娘支撑了呢!”

    萧六潸然泪下。她的继母对外表现得无懈可击,但她却从蛛丝马迹和常年累月的相处中察觉到她的阴毒。可她无凭无据,说了也没人信。绝望无助之际,只能寄望以自己的牺牲点醒家人。能在黑市遇见明珠和谢老爷子,一定是天上的母亲对她的垂怜!

    “是啊。祖母说要好好的栽培我呢!”她勉强擦干泪痕,脸上已如只花猫般。

    明珠拉着她坐到梳妆台前,重新为她洗面,匀抹脂粉。瞧了瞧她的衣物,又从首饰盒内挑了一枝新制的发簪,发簪上一朵绢制的白中带粉的山茶花,茶花做得十分逼真,浅黄的花蕊,花瓣层层内拢。另有几根枝叶伸出,上有几片青玉制成的花叶,垂下几颗小珠似是花中露水点缀在旁,从茶花下方还垂下一股金珠作隔、白玉和青玉束成的七股流苏。整体造型只能用秀雅绝伦四字来形容。

    萧六只一眼,眼睛就直了:“不愧是月先生!一支花簪都令人惊艳!”

    明珠微笑道:“喜欢送你便是。”

    萧六摸着茶花,又细瞧流苏串。半晌才道:“你可别忘了,我家也是做这一行的呢!也不怕我拿了你这簪子去卖?”

    明珠啊了声,做势便要抢回簪子:“那我可不敢给你了!”

    萧六急忙跳起来,笑道:“不行不行。说好给我的!”

    两人笑闹了一阵,便将伤心事忘得干净。

    “祖母非常喜欢那只翡翠宝塔。直赞我有眼光。嘿嘿。她还说要好好谢过你呢。”

    “可担当不起你家老太太的谢。”明珠笑意盈盈。“只要你家老太太不嫌我父亲回合浦抢你家生意就好。”

    萧六下意识的摸了摸发中的花簪,笑道:“做生意赚钱全凭本事。我们家才不干那种下作事哪。姐姐你放心!你家铺子何时开张?我带着姐妹们来捧场!”

    明珠笑道:“那我可先谢过你啦。”

    萧六走时,笑容满面。

    她心情愉悦的回到家中,正撞见大房的堂兄萧振林出门,她唤了声:“大堂兄!”

    萧振林年过三十。相貌清雅,他是萧家这一辈出类拔萃的人物。默认的家主继承人。萧家的生意已有不少交在他的手上打理。他淡淡的点头含笑道:“回来啦。”忽的眼睛一眯,目光停留在萧六发鬓半晌。

    萧六料到必是明珠送的花簪令大堂兄惊艳了。不由笑道:“可漂亮?”

    萧振林不由点头:“秀雅无比。”这才回过神,“是谢家的新作?”莫不是谢曼柔之作?

    明珠摇头。

    萧振林笑道:“那就是欧阳家的美物了。”

    明珠轻笑两声:“大堂兄你不要猜了。这支花簪是月先生所作。”

    萧振林面色微变。月向宁的大名,他怎会不知?况且前阵子他家卖给云飞白变色水晶珠之事,闹得沸沸洋洋。

    他眉心一皱,心中起了警戒之意。

    萧六回府后,自然先是去向祖母请安。

    d??.. 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