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请珠大会开幕
    明珠和明岚正在后院的小花园子里惬意的喝着香茶,评点着最近一批新造的首饰。

    “明岚的手艺大有长进。”明珠微笑道,“这花丝镶嵌异常难做。你这个年纪能做成这样,实属难得。”明珠手上是一枚花丝镶嵌的拢翅蝴蝶,停在一枚碧绿通透的宝石花芯之上。虽然造型简单,但明岚今年只有十三岁啊!前途不可限量。

    明岚笑道:“是姐姐的图纸绘得漂亮!”

    “晚晴苑再过一个月就装修得差不多了。”明珠道,“最近我们辛苦些。多做些饰物出来。免得开不了几天张就没得货卖。”

    明岚眨了眨眼,道:“物以稀为贵。卖光了咱就不开店。馋馋他们更好!”

    明珠噗赤一笑,伸手刮了妹妹的鼻子:“不错!就是这个道理!”

    白芷为她们添了茶水,道:“那边已经准备出门了。”

    明珠懒懒的起身道:“走吧,总要送他们一程。”????明岚点头:“姐姐你说,为何这世上总有不自量力又自以为是之人?”在她看来,知道自己笨蠢,就该藏拙。像祖母这样蠢又不自知的人,实在不在她的理解范围之内。

    明珠忍不住笑道:“笨呗。”

    两人一同赶到前厅,恭送祖母。明珠扶着祖母的手道:“祖母暂且回去。何时想来,传个话。我们派车马去接您!”

    月母干笑着说不出话来。孙女这般孝心的表现,她总不好再发飚,否则传出去,又是一幢过错。

    明岚逗了逗小明秀,对明珠道:“姐姐,明秀还小。我看那头产奶的羊不如请祖母带回去?”

    月母也颇喜欢每日一盏的杏仁奶。闻言就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这也是你们的孝心。”

    向海原想拒绝。不过不好再当众违逆母亲的意思。只好谢过大哥。

    终于送走了大房一行人,月家父女相视一笑。就连林氏也在女儿面前赞了明珠几句:你这个姐姐,还真有几分本事。

    从婆婆进门开始,就设下了陷井。百般纵容,最后却逼得月向海不得不亲自上门接人。

    回到家中的月母,日子过得并不舒服。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在老大家被养刁的胃口再要适应原先相对清淡的日子,对月母来说,真是痛苦万分。再也没人把一匣一匣的珠玉送到她面前任她挑选,再也不能不计银钱的逛铺子。再也没有美味新奇的三餐和点心。就连杏仁奶,都没老大家的好喝。

    她一连恹恹了几日,才慢慢适应回来。

    而月向海,却从李捕头那儿惊闻:差一点儿,县令大人就起了贬斥彻查他的心思!起因很简单,他后院的几个姨娘在外边争风吃醋一掷千金的事让钟县令听到了风声。想到他最近的摆阔,能不怀疑他私下贪污受贿?好在自己反应及时,迅速接回了老娘,归还了兄长的财物。否则,还真不知是什么下场!

    抹着一头冷汗,月向海再度警醒:徐徐图之,一定要徐徐图之!

    万众期待下,请珠大会终于在一个晴朗的夏日拉开帷幕。

    这一日,月家上下打扮一新,明珠娇艳明媚,明岚天真俏美,林氏娴淑端庄,就连明华都换了崭新的天青色锦袍,配了白玉镶红宝珍珠玦,一派贵公子的模样,跟随向宁一同出门参加请珠大会。

    月向宁初见到长女一身淡紫色的撒花烟罗衫,略深一色的刺绣妆花裙,亭亭袅袅的移步而出时,眼底忽的一热。神色中透出几分伤感,几许怀念。忍不住道:“当年我与你母亲在斗珠大赛上认识时,她也是穿着一件浅紫色的裙子。”

    明珠静默片刻,握住父亲的手,温和的安抚他:“爹爹对娘亲一见钟情?”

    月向宁微笑:“是啊!那年她和你现在一样的年纪。只一眼,我便在人群中注意到她……”

    “父亲俊美儒雅,想来娘亲当年也是对父亲一见倾心吧?”

    月向宁止不住面孔一红,瞅了眼女儿一眼。

    明珠俏皮的吐吐舌头。

    采珠大会虽然是官府举办,但实际也算是民间活动。当今朝庭还算清明,该捞的捞,该养的养,不干那竭择而渔的事儿。每回新开一个池子,官府还会挑选一批海蚌,搞个民间斗珠大赛热闹热闹。此等盛事,必然要先祭拜妈祖娘娘!请求妈祖娘娘送个大丰收给采珠人和官府。是以民间和官府难得的取得一致,齐心大办每场请珠大会。

    从清早起,在妈祖娘娘游街的一路上,各种小吃铺子倾巢而出。各色摊贩打着请珠大会的幌子搞起了买赠有礼、限时折扣,吸引了众多百姓。更是搭了一路的台子。唱戏的、杂耍的、武演的、说书的,轮番上台,吹拉弹唱,热闹无比。

    明珠事先在临街的一家茶肆里订了两楼的包间。逛得累了便带着家人坐进茶馆休息。到了中午,大街上已经人满为患,官府出动所有的公差硬是挤出一条空阔的通道来。有经验的百姓都主动退让。他们知道,妈祖娘娘快要来了!

    “听说今年的妈祖是谢家的小姐!”

    “谢家的姑娘,一定漂亮!”

    “是啊,不仅漂亮,谢小姐还剖出一颗银色的珠子呢!”

    “那真是娘娘庇佑啊!”

    忽然间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娘娘来了!”

    明珠放下茶杯翘首一望,远处尘土飞扬,十八骑黑衣骑士以人字队形飞驰而来,在他们正中间,正是红绡银甲的谢曼柔!她满头青丝以一张手掌大的镶金边镂空精雕白玉发冠扣住。耳垂明铛,唇红肤白,美艳又英气逼人!她骑术熟练,单手执辔一路疾驰,飒爽英姿直看得明珠睁大眼睛,口水都要落下来了,下意识的自言自语:帅呆了,酷毙了!心动死了,完了,自己不会喜欢上女人吧!

    谢曼柔所过之处,沿途的百姓一路欢呼喝彩!拍手的跳脚的,兴奋得竟还哭出眼泪:“娘娘万安!”

    “娘娘保佑!”

    “娘娘——”

    谢曼柔一行人飞快的消逝在众人的视线中,月明珠回过神转头一瞧家人,明华与明岚皆是瞧得目瞪口呆,惊艳无比。

    半响,明华才叹息道:“这样一个女子,竟要嫁那样的男人!”

    明珠也为之扼腕,不由道:“人不可貌相,或许许伯知并非那般不堪。”

    明华哼了声。

    明珠眨了眨眼:“你知道什么?胖子都是潜力股!”

    月向宁一口茶水差些喷出来,女儿从哪听来的这般希奇古怪的话!

    “只是胖成许伯知那样,想瘦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啊。”明华还是在为谢曼柔不平。

    明珠听得心中一动,瞧了眼兄长:该不会是对谢曼柔动心了吧?

    明华被妹妹诡异的眼神瞧得心虚不已:“那个,其实胖些也无所谓,只要对谢姑娘好就行。”

    看样子还真是动了心哪!明珠微微一笑,少男少女的懵懂情动,最是奇妙不过。

    “许大公子虽然胖些。但人品不差。”月向宁忍不住开口打断儿女们的谈话。

    明珠若有所思:“真胖成那样。好色也是好不来的。”

    月向宁和林氏一齐瞪大眼:谁教得明珠这些?!她怎么什么都知道还敢说出口?!

    只好转移话题,月向宁轻咳两声道:“想来此时县令应该已经抵达妈祖庙祭拜妈祖。你们可想凑个热闹?”

    明珠明岚俱摇头:妈祖庙此时必然人山人海。她们可不愿挤得衣裳零乱一身臭汗。

    一家人便坐在茶铺里,观看台上表演的节目。看完一轮后,听得大街上当当当传来几声锣响。

    有两名官差骑马过街,一边敲锣一边中气十足的大喊:“玲珑池斗珠大赛开场啦!欲参加者速到长平滩报道!”

    d??.. 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