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英氏再算计
    林氏、明华、明岚一齐看向明珠。

    明珠心头一跳,不由看向父亲。

    月向宁笑问她,“我们今年要不要也去凑个热闹?”

    明珠皱眉,虽然她极想斗珠,但理智告诉她:“还未到时候。”

    最近她们月家出的风头太多了。一会是元飞白的水晶珠子,一会花大钱买下晚晴苑。又有二伯一家的事掺合着。直觉告诉明珠,她还是悠着点比较好!

    明华明岚失望的低叹一声。

    明珠摸了摸鼻子,讪笑道:“运气这玩意,做不得数、做不得数。”

    月向宁点头道:“那便去长平滩见识一下斗珠即罢。”????明珠暗想着“领会下行情也是好的”!全家人便坐了马车驱向长平滩。

    到了长平滩还未下车,明珠远远的就听见一阵阵的欢声雷动、哀叹惋惜。下车一看,明珠等人皆精神一振!

    长平滩原是合浦海边的一座渔村,后因海外贸易的盛行改建成了码头。当地政府也有意培持,故而长平滩这块地方,如今建设得颇为壮观!码头建得极大,平坦结实,仅大型商船就停了几十艘,更不提数不清的大小渔船了,海面上还有数艘商船来往不歇。真正是一派“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的盛世景象。

    明珠见状暗暗点头:难怪明清时期,全世界的白银疯狂的涌向中国!

    再看人群汇集之处,有一座高台。台上堆了五只大木盆子,每只木盆里堆得满满的各色母贝,不时的有人上台挑选。

    此时尚是初选,不论是谁,只要能剖到珠子,便可进入复赛。可即便如此,还是刷下了一批又一批的选手。

    一名浓眉深目的青衣少年缓步上台,并未迟疑多久,就选定一只珠贝道:“我猜这只蚌里有珠。”

    四十多岁的评判穿着身藏蓝色的袍子,此时已经湿了大半,但他毫不介意。利落的剖开母贝一看,果然有一颗两钱左右的珠子。

    评判笑道:“欧阳博过关!”

    台下哗然:“三大氏族的弟子都过关了!”

    “是啊。他们从小吃这口饭的!自是比普通百姓强得多了!”

    欧阳博。明珠若没记错,他是欧阳家长房长孙。欧阳敏的亲兄长。明珠暗暗记下他的相貌。

    月向宁对明珠道:“我若没记错,这位评判姓岳。有些痴性。我年轻时,他已练就一手开蚌的绝活。”

    又一名胖胖的中年男子上场。这位先生就不如欧阳博那般爽快了,在五只木盆前粘粘糊糊的选了半日,最后选出两只来珠蚌来。

    岳评判无奈的道:“只能选一只!”

    “可是我吃不准这两只哪个有珍珠啊!”男子不好意思的笑,“要不,您再给我个机会?”

    岳评判哼了一声:“不想被赶下台,就快些了断!”

    男子又迟疑了半晌,终于选定一只。

    说来他的运气竟然还不差!真让他取出一只不小的珠子来,可惜是颗异形珠。男子一张脸似哭似笑,虽然过关了,可他并不怎么欢喜。低垂着脑袋,一边走一边嘀咕:自己怎么老开出这么丑的珠子呢?

    明珠听了,哑然失笑。

    开蚌这档子事吧,运气的成分是高了些。但是总有那么一两个极品例外:他们不是运气不好开不到珍珠,而是运气太诡异,总是剖不到好珠子。就像赌石,花了一百万买块石头,结果只剖出价值五十万的翡翠。亏啊!

    月家兄妹第一次观赏斗珠,只觉每个选手开蚌时,他们的心都跳个不停。又是紧张,又是刺激。

    “娘亲,您瞧,丁大郎又找了颗怪模怪样的珠子!”安苹笑不可抑。

    英氏坐在阴凉处的一间临时搭建的大棚下,身边堆着冰决,一边还烧着壶茶水。两个丫鬟替她扇着扇子。她一脸的好笑与无奈:“这人的运气也太不好了。”

    “可不是。”边上侍候着的吴嬷嬷也难掩笑意。

    突然坐直身子,英氏眉头皱起,目光微凝。

    吴嬷嬷顺着她视线看去,也是一楞,道:“这么巧。是月向宁一家子么?”

    安苹脸一冷,随着母亲的视线望去,见到颜值颇高的一家五口人。年纪大的想必就是月向宁夫妇,一个俊俏非凡的小少年,还有两个女孩——安苹心中妒恨交集。大的明艳,小的娇俏。还都有一副雪白鲜嫩如牛奶的好肌肤!

    她们全都注意到了娇美无铸如枝头鲜嫩玫瑰的明珠。俱是在想:难怪安和不愿退婚。如此佳人,莫说合浦,京城也不多见。

    英氏轻轻敲了敲案几,冷声道:“安和不是说她擅长斗珠么?”

    安苹冷笑道:“大哥的话您也信?还不是被那狐媚子给惑了心神,哄骗您的!”

    吴嬷嬷瞧了眼小姐,没应声。又观察了明珠一家片刻,才道:“看样子不像是来参加斗珠的。”

    英氏冷笑:“那我便给她一个机会!”

    她附在吴嬷嬷耳畔说了几句话,吴嬷嬷不觉眉头一皱,有心想劝两句,夫人却不由她开口:“快去!”

    吴嬷嬷暗里叹气,只好听命行事。

    又过了一个时辰,斗珠的初选即将结束。岳评判正要宣布复赛名单时,有个小厮模样的人上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只听得他脸色一变。又是兴奋又是激动的目光在下面的人群中巡视了一番,锁定了月明珠道:“既然月明珠小姐到此,为何不上来一试?”

    明珠已经准备回家了,乍然听到自己的名字,娥眉轻挑即惊且奇:她何时这般出名了?

    岳评判笑道:“姑娘在越州城用二十五文钱剖得粉珠一枚。此事已传遍合浦上下。月姑娘,不如上来一试吧!”

    明珠微微皱眉,父亲说此人有些痴性,果然如此。虽然知道此事的人不少,但原先并无人认出她来。那么,意外来自何方?明珠的目光越过人群,射向后方的几个大棚。其中一名贵妇的目光不屑又饱含讥讽的看着自己。

    明珠捏了捏手指。从那张脸上,她看到了沈安和的影子。想起父亲说过沈安和肖似其母,明珠不由微微一哂。

    d??.. 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