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技惊长平
    月向宁轻轻哼了声,对着英氏的方向道:“不知好歹。”

    “月小姐!”评判又唤了一声。诸人早就跟随着评判的目光搜索到了月家人。一时低语纷纷。

    原来越州城剖到珍珠的是月家小姐!

    好年轻啊!

    那只是运气吧!

    是不是运气,今天上台一试就知道了!

    月向宁低声道:“明珠——”

    明珠扬眉轻笑,想低调些都不行哪!这位沈夫人,之前白送了元飞白这件大礼给她,现在又辛苦为她铺桥搭路!自己岂能让她失望?????“树欲静而风不止。父亲,女儿今日就为我们既将开张的铺子取个采头回来!”

    向宁一笑:“好!”

    明华和明岚兴奋激动,一齐道:“妹妹/姐姐,就看你的了!”

    明珠稳步走上高台。

    她容貌娇美,气质清滟。今日又特意打扮过,众人看着她的目光不由都有些痴了。

    真是个少见的美人哪!

    三大珠宝氏族的家主尚未到场。在他们看来,自家的子弟进入复赛是毫无疑问的。至少傍晚决赛开始时,才会一齐出现。因而此时,三大氏族除了参赛的弟子外,只来了几名后宅妇人,聚在一块闲话喝茶。

    萧振林目光复杂的看着明珠:他从没轻视过能在黑市救下堂妹萧恬恬,又慧眼识宝买来暗藏佛家七宝的翡翠宝塔的女子!只是没想到,自己还是低估她了:能够在民间的铺子里剖出粉珠的女子,怎是简单的?

    谢逸云挥了挥手中折扇。爷爷前阵子曾在家呆了几天,见了几个老朋友。也曾在他们面前提过月家小姐明珠的事情,道她聪慧过人,传承了父亲月向宁一手好技艺。没想到,竟然还会斗珠!

    欧阳博面无表情。他亦是第一次见到明珠,之前也只听闻过她卖给元飞白水晶珠之事。因而此时反倒最为震惊。只是他向来不动声色惯了,面上未露丝豪诧异。

    岳评判笑容可掬的道:“月小姐,请!

    明珠矜持的点点头,目光往木盆里的珠蚌缓缓的扫视片刻,突然间看似无意的随手捞出一只马氏贝,手势极其熟练,信手拈来。她此时目光凝聚蚌身,缓缓转动珠蚌,借由阳光审视蚌身的条纹和色泽。

    台下观战的三大氏族的公子俱是面色一变!

    若是他们家的长辈在此,也定然要心惊肉跳:月向宁的爷爷当年下海捞珠,赚下了一份家产。向宁的父亲也在海里混了几年后才做起了贩珠的生意。可向宁从未下过海、向海从小读书考功名!但他家挑蚌的本事,竟然还是一脉传承了下来!这个是天赋,羡慕不来的天赋!

    明珠摸了几只母贝后,选定了一只色泽略深带有些许荧光,大如男子拳头的马氏贝。她手指摸着珠蚌,闭上眼睛,几息的功夫后睁开眼道:“就它了。”

    岳评判也一眼就瞧出明珠下手老道,果然不是光靠运气才剖到粉珠。立时神色严肃满是期盼的接过她的珠蚌,取过一把闪闪发亮的小刀,喀的声插进贝壳,撬开母贝。

    一道虹光闪过。饶是开过无数珠蚌的评判此时也是微微呆滞。

    英氏和安苹面带冷屑的注意着台上的变化。见台上寂静,正想开口讥笑明珠不自量力时,却传来一阵轰鸣般的喝彩。

    “珍珠!好漂亮的珍珠!”

    岳评判竟取出一枚晶莹圆润,七彩霓华光可照人的雪白珍珠!虽然只有莲子大小,但霓彩夺目,品质非凡。

    这枚珠子,也是今日初选选手中剖出的品质最佳的一颗。

    回过神的观众拍手跺脚,长平滩欢声一片!

    欧阳博眼角余光扫过谢清逸和萧振林。他们俱流露出一闪而逝的震惊之色,相顾一番之后,萧振林道:“我方才并未尽全力。”

    谢逸云轻拢折扇:“我也是。”

    欧阳德则对身边的仆从低语了几句。仆从会意,上台和评判打了招呼,取了明珠选的母贝下台交给主子。

    三位公子的目光胶着在珠蚌之上,凑在一起看了片刻,又是失望又是心惊:这只珠蚌并不算大,表面也无特别的光彩。极其普通的一只马氏贝。若是他们,大概只会忽略不计。可是,月明珠却从中剖出了一枚上品珍珠!

    欧阳博深吸口气,望着台上光彩照人的明珠,露出了一丝钦佩之意。

    岂料明珠并未就此下台,反而问评判:“我是最后一名选手了吧?”

    岳评判连连点头。

    “那么,余下的这些珠蚌,也一齐开了吧!”明珠指着方才她挑剩下放在一边的五只珠蚌淡淡的道。

    岳评判闻言瞪大眼睛!

    三大氏族的公子也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她便这般有把握?!

    岳评判震惊之后连笑两声,大声道:“好!今日就让大家开个眼!”

    他手起刀落,刀光几闪,五只珠蚌先后开口。

    底下已有人按奈不住的往台上挤!连维持秩序的官差此时都激动的忘了职责所在,一齐盯着五枚大蚌。

    珍珠,珍珠,果然都有珍珠!

    或大或小,或白或淡黄,一共五枚圆滚滚的珠子,品质虽不如之前那枚,但明珠露的这手绝活却彻底震惊了所有人!

    惊呼连连之后,不知是谁说了一句:“一定是妈祖娘娘保佑她!”

    立时有人附议:“没错!月家姑娘一定是受娘娘庇佑的人!”

    “说不定就是娘娘幻化的呢!”

    “啊!这也太——厉害了!”

    三位氏族的公子已经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

    “立即回府通知爷爷。”谢逸云迅速反应过来,“让父亲复赛时便来观赛!今年的斗珠大赛有惊喜!”

    通判史夫人的大棚内,英氏目瞪口呆后神情阴郁。安苹脸色铁青,手指差些撕烂了绢帕。这脸打得也太疼了些。

    吴嬷嬷担忧的望了眼主子:这下子夫人,真是走了宝了!

    琳琅郡主虽好,毕竟还是水中月镜中花。可白白丢了这么美貌有本事的儿媳又弄得母子离心、夫妻不合,亏大了!

    吴嬷嬷不敢开口,只静静退在一边让英氏自己缓神舒气。

    d??.. 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