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向宁的忧虑
    吴嬷嬷不敢开口,只静静退在一边让英氏自己缓神舒气。

    半晌后,英氏方才柔软了眉目,长叹一声道:“嬷嬷。”

    “老奴在。”

    “我是不是又做了件蠢事?”

    吴嬷嬷轻叹:“夫人,事已至此,就别想太多了。”怪谁呢?当初月明珠收服元飞白时便知她聪慧过人,少爷又一再强调她有一手识蚌的好本事。可夫人不是没当回事就是不以为然。再加上安苹小姐在一旁煽风点火,好好一幢姻缘就这般被拆散。

    英氏难掩恨意,可以想象,自己今后会成为内宅圈子里的一个笑话:明明有个聚宝盆在眼前,偏偏她有眼无珠,生生的退了婚。丈夫定然也会责怪她:若不是她一意孤行,如今沈家该多受人羡慕?儿子当初一句:您不要后悔!如今,她真的是悔了——不!她不悔。没了明珠,还有郡主在。只要儿子娶了郡主,一切的非议即刻消于尘烟!

    月明珠技惊长平滩之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遍合浦。

    沈安和退婚后心灰意冷,每日里只与父亲或是县令公子钟玉林一处筹办请珠大会之事借以消愁。听闻消息后,沈言心底苦涩难挡,只瞧着儿子没敢说话。沈安和笑了笑,不以为然的道:“我早知如此。”心中怅然无比。????钟县令倒是偷偷拉着钟二,得意的道:“沈家夫人有眼无珠,为父却早就看出月明珠的不凡!”

    钟二想起采选妈祖那日父亲就注意到了明珠的事,不由拍马道:“父亲眼光独到,儿子钦佩无比。”

    月家老宅,月母听到消息后,先喜后怒:“老大一家子全都坏透了!明珠有那么大的本事竟然一直瞒着我!”

    明玉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妒忌与怨恨绞得她胸肺疼痛不止,暗暗哭骂:不公平,不公平,老天太不公平了!月明珠凭什么占了世上所有好处?!宠爱她的父亲,相亲相爱的兄妹,美貌聪慧还会斗珠!而她,一无所有!

    月向海五内俱焚。他在府衙听到几名捕快向他连声恭喜时还一头雾水不知何事。当听闻月明珠竟然在斗珠初选中艳惊四方时,浑身如浸透冰水:大哥恁地好运!自己有本事,生得女儿更厉害!有这手绝活,老大家还愁什么将来?就算明珠和沈家退了婚,也有大把的世家子弟供她挑选!

    自己还如何算计大哥的家产?

    月向海看了眼母亲,心底漫上一股微妙的愤怒:若不是你这般偏心。若不是你硬说大哥会连累我,我又怎会枉作小人得罪大哥?现在就算占了老宅和家产又有何用?月明珠只要动动手指,便能有千金进账!又恨京城传消息的人办事不牢靠!明珠哪里是无用娇纵的蠢人?分明是在扮猪吃老虎啊!垂头丧气之际,却听月母猛地一拍桌子,吼道:“不行。老大必须回来!他若不肯回来,我、我、我便死给他看!”

    月向海扯嘴冷笑:母亲还在做梦哪!

    “娘。您闹够没?这时候请大哥回来,那是司马昭之心!徒惹人笑话。前阵子的事才消停,您再折腾,连累我丢了官职,哭都没处哭!”

    月母叫道:“那可怎么办?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老大一家风光无限,富贵逼人,我们却连汤都喝不到?!”

    这又怪谁呢?谁让您当初冷透了自己儿子的心呢?

    向海即恨又悔,恨不得时光倒退!

    黑市,正在给客人卷肉饼的穆九动作微微一顿。月明珠?月向宁倒是生了两个厉害的孩子。儿子月明华精明能干,女儿月明珠点石成金!

    他放下手里的面饼,或许,今年的斗珠大赛,他也该去看个热闹?

    西宁公主府。

    元飞白长眉微扬,犹似不信:“真的假的?”

    “自然是真的。三大氏族的家主此时已经全部赶往长平滩,观看复赛。”

    “这群老狐狸!”元飞白长袖一挥,“走,咱们也看看去!”

    北海王王府。

    收到消息的北海王笑容清浅,道了句:“月明珠?真这般厉害?”

    王妃笑意晏晏:“民间都说此女受娘娘庇佑。福德无双。”

    北海王眉稍一动:“王妃的意思是?”

    “臣妾的意思是,不如趁此机会,投石问路?”

    月向宁的心境,可没儿女们那般轻松快活。从京城到合浦,一路上明珠的表现在他心底积压的疑惑本就不少。今日明珠技压诸人,更令他焦虑丛生,紧张不安。

    “父亲担心女儿锋芒太露?”明珠见到父亲神情沉重,忍不住开口安抚。事实上,她也有些后悔,执拗的性子一上来,她就克制不住显摆了一下。

    向宁摇头:“你刚退了亲。此时展露锋芒,也算是适得其所。”言下之意,明珠凭这手本事,亲事是不用愁了。“我只问你一件事。”月向宁顿了顿,“你从小在京城长大,从未下过海,更无从接触珠蚌。这挑蚌的本事,从何而来?”这个问题盘旋在他心中已久。此时方终于问出口来。

    明珠慢慢垂下眼帘。这事儿,怎么回答呢?

    外边传来明华的喊话声:“妹妹,比赛要开始啦!”

    明珠给了父亲一个歉意的笑容。向宁叹口气,压下心绪的波动,目送着女儿清雅动人的背影,百感交集,即欢喜,又不禁为之担忧。

    明珠到参赛处排队等候。到了排队处明珠才发现,现场除她之外,竟还有五六个女子入了复赛。其中之一,便是有过一面之缘的欧阳家三小姐欧阳敏。欧阳敏见到她眼睛一亮,对她灿然笑道:“恕小敏眼拙!姐姐原来深藏不露!”

    明珠随意又惊讶的笑道:“欧阳小姐言重了。我这是关公面前耍大刀,鲁班门前玩斧子。让各位小姐公子见笑了。”

    明珠这话说得无比诚挚,诸人听了却无不撇嘴的撇嘴,呵呵的呵呵。欧阳敏没料到明珠这般会装,眼珠子瞪了瞪,失笑道:“姐姐过谦了。”忙拉着身边两个与她年纪相仿的姑娘道:“这位是谢家的三小姐谢紫灵。这位是萧家的五小姐萧清竹。”

    两位姑娘都极客气的和明珠见了礼,一时谈笑宴宴,气氛颇为融洽。

    d??.. 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