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复赛开场
    此时复赛尚未开始,台上铛铛锵锵的表演着各色节目。多是些热闹好玩的杂耍和戏法。

    明珠最喜欢的是古彩戏法。眼见那艺人不停的从身上掏出种事物,又惊又奇:

    一只装满水的小盆,两条小鱼还在里面晃悠。前臂大小的花瓶、甚至还有一只燃烧着的火盆!众人一见之下,惊声四起,一片喝采!

    最后,戏法人变出一只抓耳挠腮的猴头儿来。惹得诸人笑声大作。

    明珠见这猴子机灵无比,头上扎着只皮碗,一会双手做揖一会儿指指头上的碗,示意众人给个赏钱。大家见它可爱,节目又着实精彩,无不给脸的扔一两个铜钱给它。才跑了半圈,它头上的碗便满了。戏法人笑嘻嘻的收了钱,满场子的道谢。还时不时变两个小戏法,直到官差敲锣清场,这才离开。

    合浦三大氏族不仅出动了现任掌家,便连颐养天年的老太爷们都已到场。钟县令得知他们复赛便要前来,只好也早早的赶来布置陪同。

    复赛就在初赛搭的高台上举办。决赛才会移到官府建的斗珠场内进行。为了临时招待三位家主,钟县令还向太守家借了些会武艺的家丁帮忙维持秩序。尽管如此,现场还是人满为患——都听说出了个娘娘庇佑的神女参加斗珠大赛,百姓岂肯错过?自然是蜂涌而至,将长平滩挤得滴水不漏!

    “萧老夫人也来啦!”????“没瞧见谢老爷子和欧阳老爷子都来了嘛!”

    “他们多少年没一齐出现在正式场合了。今日倒是为了月姑娘破了例。”

    “可不是,都是冲着月姑娘来的!”

    三位老祖宗级别的人物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了,简单的打了招呼,便让钟县令高台上坐阵观战。对此安排三人非常满意,三位家主也暗赞钟县令有眼色会做人。当下客气的叨了几句,相互吹捧了对方一番。

    复赛的评判还是那位岳先生,官府请的老供奉。此时见到三位老祖宗,又是激动又是欢喜:“没想到还能有一天跟三位老家主坐在一块儿。”

    萧老夫人笑道:“这是岳爷吧!”

    “不敢不敢!”岳评判胀红脸,“老夫人记得岳某,便是岳某的荣幸!”

    谢先生点点头,笑道:“钟县令眼光不错,你是个能干的。”

    欧阳德长得最为慈和,笑容满面的道:“老岳一手好刀工!开过的蚌,十有九活!”

    明珠一行人就在台侧候着。听到这番话,不自觉的眉毛轻挑,对这位评判多了几分敬仰之情:难怪父亲要夸他。淡水珍珠因为产期短,产珠量大。想要取珠后保证珠蚌的存活基本不可能。但海蚌通常一次只孕肓一颗珍珠,要非常小心的操作,在不伤及蚌身的情况下,取过珍珠的母贝还是可以存活的。这位岳先生十蚌九活,技艺之高超生平罕见!

    岳评判连道过奖,对复赛的三十名选手道:“今日有三位老掌家坐阵,你们便是输了,也不枉此行。”说毕,他轻轻拍了拍手,有人取来一只签筒。

    初选只是资格赛。到了复赛阶段,便要真正开始“斗珠”了。

    “抽签排名次。两人一组。”

    这也是老规矩了,大家也不多言。依次取了签。轮到丁大郎时,他又迟疑粘糊了半日,就在他身后的人忍不住要开口催促时,他才抽出一支,问:“二号!谁和我一样都是二号?”

    一名同他年纪差不多的男子笑了声道:“我是二号。”

    丁大郎啊啊两声:“郑七郎啊!届时还请手下留情啊!”

    郑七郎笑应:“大郎客气了。”

    明珠淡淡一笑,名次还是很有讲究的。越靠前,挑选珠蚌时的余地就越大。胜出的可能性也就越高!

    欧阳敏和几位世家小姐的名次都在前五左右。

    欧阳敏和萧清竹一组。

    谢逸云的对手是一个年轻的采珠人阿越。

    欧阳博遇上的是一名五十开外的胡姓海商。

    萧振林则和谢紫灵一组。

    明珠的名次排在第六。一共十四人,七对选手,这个名次比较靠后了。和明珠一组的,是一个穿着极简朴却很干净的姑娘。二十不到的年纪,健康的小麦肤色,身材颀长,长得也算秀丽。旁人都唤她贝娘。发现自己和明珠是一组对手后,贝娘的面色刹时变得难看至极。与此同时,其他人都深深的松了口气。

    抽签结束后,选手们暂时离开高台。又有几名小厮捧上两盆母贝,明珠扫了一眼,暗道复赛的母贝质量比初赛时好了不少。岳评判也不多话,当的块敲响一块铜锣,喊道:“复赛开始!”

    第一组选手上场。

    评判问道:“你们两个,怎么个斗法?”

    两名选手皆道:“对斗。”

    岳评判朗声道:“第一组选手,对斗!”说毕,点燃桌上香炉内的一枝香:“此香燃尽前为限。”

    两人立刻各占据一只木盆,开始挑选。

    复赛的气氛比之初赛要凝重了些,台下的观众小声议论,都不敢大声说话。

    坐在台上观战的三位老祖宗则轻松很多,偶尔扫一眼选手,不时的闲聊几句,欧阳德挼着胡须道:“那位穿浅紫色裙子的便是月姑娘吧?真年轻啊。”

    谢先生淡淡一笑:“这丫头不简单!”三大氏族中,他是最早放权让位给下一辈的。之后便天南地北的四处漂泊。这番回家也是为了提点家人,莫要轻慢了月家二房。没料,明珠又给了他一个惊喜。

    萧老太太瞧着明珠淡然自若的模样,暗暗点头:是个有定力的。

    第一组选手,都已年过三十,肤色黝黑,相互间也都认识。高的唤矮些的“阿民”,矮的则唤对方“水哥”。两人关系还不错的样子。明珠一瞧,便知他们是常在海里捞珠的采珠人。他们经验丰富眼光独到,自有一套挑选珠贝的方法。不消半刻钟,便各自挑了一只大蚌。

    “水哥,你这只蚌的珠子,怕是带点颜色呢!”

    “呵呵。我想也是。啊哟,阿民你这只珠子估计要有三钱重了吧!”

    阿民嘿嘿一笑:“难讲,难讲。”

    岳评判瞅瞅他们手里的珠蚌,示意他们放在前面的两只木盘上。

    阿民拱手道:“岳爷,小的这只蚌里的珍珠白色,够大。估摸着总有龙眼大!”

    台下惊声微起:龙眼大的海珠,算是很难得了!

    岳评判剖开珠蚌,果真取出一颗白色圆珠,比龙眼略小,只是光泽差了些,晕彩不强。如此一来珍珠的价格便上不去。封顶三千两银子。

    阿民颇为失望,瞧了珠子一会,叹口气退到一边。

    d??.. 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