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双珠
    现场,元飞白已经收了扇子,目光炯炯一动不动的凝视着赛场。

    穆九瞧着明珠熟练流畅的动作,心底疑惑更浓:她是怎么做到的?一个在京城生活了十五年的女子,如何能在回到家乡的六个月内便熟练掌握采珠的本事?

    贝娘突然停止了动作,她一手拿着只母贝,一手解开了手绢。

    “岳爷。贝娘就选这只蚌了。”

    岳评判接过珠蚌,咦了一声。

    这只珠蚌不是最大,却很重,贝娘大概是挑了只最肥美的马氏贝了。

    明珠等她挑好了,这才慢悠悠的摸起一只黑色泛浓绿莹光的母贝,解开手绢道:“我也选好了。”

    贝娘瞧了眼明珠的母贝,嘴角掠过一丝笑意:这里的每只蚌她都摸过。可是没有一只能比得过她选中的珠蚌!这一战,她赢定了。????岳评判正要开蚌,贝娘却道:“岳爷,贝娘有个请求!”

    “什么请求?”

    “贝娘想自己开蚌。”她顿了顿,“不是不信任岳爷。而是贝娘挑的蚌,从来都是贝娘自己开。请岳爷见谅。”

    岳评判回头瞧了眼三位老家主,见他们微微颌首,便将小刀递了给她。

    贝娘当着众人的面,尖刃入蚌,喀的声轻响,蚌壳错开。贝娘深深吸了口气,露出了自信的笑容:“岳爷,请看!”

    岳评判一搭眼,不由低呼一声:“啊!”

    洁白的蚌肉中,藏着一枚龙眼大小,光如明月的雪白珍珠!五色霓彩环绕,最为奇妙的是,它有粉色的伴色!因此明明是雪白的颜色,但看来却特别的通透粉润,美丽极了。

    明珠缓缓点头,贝娘果然是高手。恐怕她和自己一样,天生就对珍珠异常灵敏,又加上那么多年的采珠生涯,才能有今日的一鸣惊人!

    明华和明岚吃惊之下,不由为明珠捏了把汗。月向宁却不动声色的赞了句:“这位叫贝娘的姑娘,非常厉害。”

    林氏瞅着他:“还有心情夸别人!”

    向宁微微一笑。他对自己女儿,充满信心。

    元飞白啪的声敲了记桌面:“可以啊!这个贝娘有两手!月明珠危险了。”

    穆九也惊异于贝娘开出的珍珠,但奇怪的是,他并没有为明珠担心。从她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拍卖玫瑰式琢型的宝石,到她算计元飞白的极品月长石,月明珠什么时候打过无备之仗?

    这颗珠子一出现,台下登时沸腾成一片。

    按照普通斗珠的规矩:斗珠赢的一方,可拥有双方剖来的珍珠。不必上交。但之前支付了高昂的珠蚌费用。而眼前的斗珠大赛是为庆贺玲珑湾开采而设,并无收取任何费用,图得是官民同乐。因此选手们剖到的珍珠是需要上交的。上交后统一办一个拍卖大会当场拍卖这些珍珠。因此,台下竟然有人高呼:“这颗珠子我要了!一万两卖不卖?”

    此人一开口,竞价声登时此起彼伏:“一万五!卖给我,卖给我!”

    “两万!不,两万五!”有人直接提了一万的价格,贝娘一激灵,吐了口浊气,看向明珠:“诸位不要急。月小姐的蚌还没开哪。”她的语气中带着些许嘲讽。什么妈祖娘娘庇佑、娘娘化身,乱七八糟的传言一个下午已经传得人心激荡。可最后还不是输在她的手下?

    明珠浅浅一笑,风姿嫣然:“还请岳爷替我开蚌。”

    岳评判已将贝娘剖的珠子取出交给三位家主观赏了一番。此时哦了声,有些同情又有些期盼的瞧了眼明珠,取过小刀,刀刃才要插进蚌壳内,明珠突然道:“岳爷。我这只蚌小,刀刃入壳浅些。”

    岳评判应了声好。果然刀刃一斜,撬开了珠蚌。一看之下,蓦然睁大眼睛,竟良久无声。

    明珠静笑不语。

    台下也随之寂静了片刻。

    元飞白耐不住性子,站起身道:“怎么回事?老岳发什么呆呢!”

    穆久开口:“能让老岳发呆的珠子——”

    元飞白神色一震。贝娘已此时忍不住上前看了眼珠蚌道:“岳爷——”只一眼,她的神情如见鬼般的僵住,一时也说不出话来。半晌,才失魂落魄的低喊了一声:“这不可能——”

    三位老家主闻声而起,齐齐走至老岳身边。凑上前一看,顿时瞪大眼睛不可思义的面面相觑,心头齐齐冒出同样的念头:这个月明珠,真是神了!

    岳评判终于呼出口气,手指微颤的从蚌中取出一颗圆润无暇,姆指大小霞光晕彩的白色珍珠一枚。

    台下众人咦了一声。这颗珠子比贝娘剖出的小,品质倒是不差。那么,果然是贝娘赢了?

    元飞白皱眉:“这么颗珠子值得老岳发那么久的呆?!”

    穆九眼睛微眯,沉吟间失声道:“不可能!”怎么可能?!多少年不曾发现过这样的珠蚌了!

    台下吁声四起,岳评判却并未结束动作,他的手指再度伸进贝囊,又取了一枚珍珠出来。

    两颗珠子放在一块,大小相仿,霞光萦绕,滴溜溜连转不止。

    全场刹时响起阵阵抽气声,半天,终于有人回过神惊叫:“不可能——两颗珠子——”

    “天哪!从来没见过一蚌生二珠的事!今天算是开眼了!”

    元飞白手中的扇子叭嗒一声掉落在地!

    “穆九,爷我没看错吧?!”

    穆九呵的声轻笑:“这丫头——”真是让人惊喜连连。

    沈安和松了口气,面露微笑。如此一来,明珠必胜无忧。沈言不知该说什么好。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走吧。明日再来看决赛。”

    沈安和轻轻的应了声,身影寥落的随着父亲离开了喧闹的人群。

    沈府内,英氏听着家仆传来的消息,已经惊怔到木然了。

    一蚌双珠?!

    需知在现代,人工养殖的海珠,一蚌最多也不过两珠,还要看母贝的自身条件。即便人工养殖出一蚌双珠,两颗珠子的大小也很难相似。天然海蚌孕育双珠又这般齐整的,极为罕见!也就玲珑湾休整了二十年,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明珠的运气,算是极好。

    英氏轻轻按揉着太阳穴,面色极其平静。平静到让人一眼就看到了她尚在酝酿着的狂风暴雨。

    安苹这次也不敢再说什么话了。心中不禁也有些悔意:要是月明珠还是她哥哥的未婚妻子,她此时便能和许月容得意炫耀了。将来她想要什么好珠子,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是如今,婚都退了。唉!早知今日,当初自己就不那么多嘴了。搞不好母亲心里还在怪她呢!

    这么一想,安苹便乖巧了许多。偷偷的溜回自己的闺房,闭门不出。

    英氏还是未能控制住脾气,挥手间砸碎了一整套的汝窑瓷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