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各显神通
    一柱香燃尽。

    岳评判当的声鸣金收兵。

    随即有人上台,将选手面前的木盆移走,擦干净了桌面,又铺上一层黑色天鹅绒的垫子,每人的面前放上一只雪白轻薄得几乎通透的透影瓷盏。

    岳评判满意的目光溜了遍众人放在瓷盏里的母蚌,瞧到明珠的瓷盏时,微微一楞:这只浅黄色的大扇贝他从未见过,漂亮是漂亮,但是,确定能有珍珠?

    现场所有人,都带有与岳评判相同的疑惑。

    三位老家主向自家现任的家主各自使了眼色。可惜片刻之后传来的消息令他们大为失望。

    “是个稀罕物,以前没见过。所以捕贝人就捞了上来。不知是什么品种。自然也没有从中剖到珍珠的记载。”萧家家主萧承宣在母亲耳边轻声禀报。

    萧老太太不动声色的嗯了声。????谢先生的长子谢晓轩听了传话,皱眉向父亲摇了摇头。

    谢先生瞧着明珠,似笑非笑:“难道这丫头又要给我们什么惊喜不成?”

    欧阳家的欧阳彥低声对父亲道:“方才派人去问那贝的由来。有个衙役神色不对劲。”

    欧阳德笑呵呵的道:“不对劲?那就拿下他。”

    欧阳彦应了声。又吩咐了随从几句。

    此时,赛台上岳评判已经接过欧阳敏送来的珠蚌,他端详了一阵,神色微惊:这是一枚罕见的黑蝶贝。只在玲珑湾零星有见。曾有记载,此贝育出的珍珠皆为墨绿或黑紫色。极其稀少。前阵子明月湾剖出的绿珍珠出自马氏贝,只是珍珠伴色泛绿,本体颜色还是偏白。远不及黑蝶贝的黑珠绿得深邃耀眼。岳评不由自主的瞧了眼娇小玲珑的欧阳敏:这姑娘之前一直在藏拙?还是今日运气太好竟让她遇上一枚黑蝶贝?!

    岳评判思绪万千中,手起刀落,一道深紫的光芒掠过。

    台下原本还有些嘈杂声,此时却静得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欧阳敏剖到的,是一颗孔雀绿泛紫的黑珍珠!珍珠足有姆指大小,伴有黄豆大的玫瑰紫晕色,光彩熠熠,光滑滚圆。

    台下哗地下炸了锅。惊赞的、激动的、兴奋的,混成一团。欧阳德拈着胡子笑道:“敏敏不错。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欧阳彦也为女儿高兴:“她一向刻苦。”

    萧老太太问萧清瑶:“你比欧阳敏如何?”

    萧清瑶神情自若的道:“只强不弱。”

    萧老太太盯着孙女看了片刻,没再说话。倒是萧六满是好奇的问:“姐姐为何不参加这届斗珠?”萧家这一辈的女子以萧清瑶为首。萧清竹是二房的姑娘,本事一般,能进复赛已算是意外之喜。

    萧清瑶的目光瞥了眼白白胖胖的许伯知,眼中闪过丝怨恼。她咬着唇,若不是担心许家反悔又盯上自己,她怎会错失斗珠的良机?如今让欧阳敏脱颖而出,真真不甘。

    对其他选手而言,第一只蚌就开出了往年足以称魁的珍珠,无疑令他们陷入了尴尬之境。

    事实也确是如此。二号萧振林在母贝里取出一枚淡粉色莲子大圆珠。

    三号丁大郎总算没再开出异形珠,取了枚小小的,直径3厘左右奶白色圆珠。虽然小,却打破了他的开蚌魔咒,令他欢喜不已。是否获胜已不再重要。

    谢逸云随之剖到一枚银白色的珍珠。谢先生见了微不可见的颔首赞道:“逸云不错。”

    谢晓轩笑看着儿子。周围的人不时向他恭喜道贺,他一一回礼,突然间目光一直,神情僵硬的瞪着气定神闲的穆九,半晌,才对谢先生道:“父亲,我看到了阿九——”

    谢先生轻叹一声。没有答话。

    谢晓轩就要冲口而出的质问在喉咙里滚了滚,终是没说出口。只是怨恨厌恶的瞪了眼穆九便不再看他。

    欧阳家的子女这次表现不俗。继欧阳敏后,欧阳博也开出了一颗小樱桃大的深粉色珍珠。此珠一出,现场的夫人小姐们一个个面露欢喜之色,心中都在想着出个合适的价格买下它。

    欧阳德毫不掩饰一脸得意。

    贝娘捧着自己的蚌走到岳爷面前,笑道:“岳爷——”

    岳评判笑道:“行啦,知道你要自己开蚌。这边的刀具,自个儿取吧。”

    贝娘素手纤纤,银光闪过,贝壳已开。

    岳评判接过母贝——虽然他早有准备,贝娘开出的珠子不会差,但乍一见到这颗珍珠,还是惊艳了小会儿,才在众人的期盼中取出一枚比莲子略小一圈的浅紫色的珍珠。

    “很特别的紫色珠子呢。”明珠的目光一时也粘在贝娘的珠子上不舍得离开。那是种颜色很浅淡的紫,轻若云雾,淡若鲛纱。但确确实实是紫色。而它的伴色亦是少有的玫瑰色,美得令人心折,令人叹服。

    虽然如此,贝娘这颗珠子论名贵,还是比不上欧阳敏那颗。贝娘也清楚这点,神情中略显懊丧,苦笑着回头看了眼明珠。

    明珠对她重重的点了点头,嘴唇微翘。用这个动作向贝娘表示自己对她的肯定与赞美。贝娘心情顿时好了许多,带着自己的珍珠回到原位。

    明珠深吸了口气,在诸人恨不得穿透她盏中母贝的目光下,将金蝶贝交到了岳评判的手中。

    岳爷捧着大贝端详了半日,忍不住问:“漂亮是漂亮。你可知这是什么品种?”

    明珠微笑道:“我也是在合浦第一次见到这种贝类。”

    岳爷和众多观者的眼珠子都瞪得要落出来了:“第一次看到……你就选它啦?”

    明珠轻笑间,无意流落出的千娇百媚令现场不少男子心跳加速,暗暗道:月小姐这般美貌,沈安和怎么舍得退婚!

    没错,仅一夜半日的时间,明珠的前十五年的生涯已经让人给八了个底朝天。京城传来的荒唐事,沈家的亲事,以及和平退亲的事,众人都已知晓。人怕出名猪怕壮。就是这个道理啊。

    “岳爷开蚌就是。”

    岳评判无奈,只好举起小刀。这个品种的蚌他也是第一次碰到,估摸了下蚌壳的力度,他的手腕一顿一扭一提,蚌壳错开。露出里面浅黄色的蚌肉。

    大概开了太多的蚌,眼睛花了吧?

    岳评判眨了眨眼,再度看向蚌壳。

    不对,眼睛还是有问题,他用力揉了揉眼,再看——

    台下的人被岳评判频繁擦眼的动作弄得一头雾水:几个意思啊?!

    明珠掩嘴笑道:“岳爷,珠子取出来再看不就清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