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金珠
    台下的人被岳评判频繁擦眼的动作弄得一头雾水:几个意思啊?!

    明珠掩嘴笑道:“岳爷,珠子取出来再看不就清楚了?”

    岳评判这才恍过神,他刚伸出手指,又缩了回去。从工作台上展开的工具袋里斟酌了片刻后,拿了只银色细长的小勺探入蚌内,小心翼翼的从中取出一枚金光璀灿的珍珠!

    没错,金蝶贝孕育的是最受世人追捧,价格也最昂贵的金色珍珠!

    照理说,金蝶贝只在亚洲的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泰国几个海域生长,虽然都有人工金珠养殖,只是产量极低。除金蝶贝外,白蝶贝亦可产金珠。明珠前世在金珠的养殖上也费了不少心血,可惜金珠对海水及环境的要求极高,现以澳大利亚几个海域养殖的金珠品质最佳。

    三大氏族的家主几乎是跳了起来,你瞧我,我瞧你,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金色的珠子?”

    “是!”

    “不是白珠泛黄光?”????“你没长眼睛啊!这么明亮的金色!确确实实是金色的珠子。金珠!”

    老家主们再沉得住气,此时也被震得目眩神疑。更不提其他人了。

    谢先生震惊之后,望着明珠的目光更显欣赏。

    萧老太太则眯着眼睛,暗道:此女不凡!月家长房何等幸运!

    欧阳德则习惯性的拈着胡子,瞧瞧明珠,又瞧瞧自个的孙子欧阳博,心思疾转。

    元飞白忍不住大叫一声:“月明珠,这颗珠子给爷留着!”

    明珠寻声望到他,傲骄的白了他一眼,却看到了穆九。这才发现这两人坐一块儿,竟然是关系不错的朋友?

    穆九看着她的目光中带着些许笑意和戏谑,明珠立时心虚的低下头:完了。穿帮了!变色水晶珠子的把戏不会让他捅给元飞白了吧?不过看元飞白的样子,不像是知道自己被耍的事?松口气,再看向穆九的眼神中,明珠就带上了些许讨好与哥俩好的谢意。

    穆九长眉微挑,忍俊不禁。

    岳爷的声音都颤抖了:“金珠?竟然是金珠?!真的是金珠不是我眼花?”

    贝娘一早回过神,此时忍不住道:“不是金珠,是白珠,您老送给我吧!”

    台下一阵轰笑!

    欧阳敏原本轻松的笑脸,早已消失得干干净净。怎么可能?明明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之中,明明自己胜券在握——

    钟县令激动得简直要晕倒了:“这可是祥瑞之兆啊祥瑞之兆!”若是将这颗珠子进献给皇帝陛下,升官进职,近在眼前!

    钟二瞧着站在台上光彩照人的明珠,低不可闻的叹了声气。沈安和的母亲,此时不知该是如何的悔不当初。

    事实上,沈府内,得知消息的英氏大发雷霆!

    “金珠!金珠?!”她恨得咬牙切齿,保养得姣好的面容一片狰狞!“月明珠!你就一定要和我做对,一定要让我难堪,一定要让我母子失和,夫妻离心是不是?!”

    吴嬷嬷瞧着魔怔了的夫人,惊痛得说不出话来。

    昨日夫人与兄长碰面,商量计划了些什么,吴嬷嬷原本并不知晓。但见夫人见过兄长后,心情就好了许多。还与她商量了番如何向月向宁开口认明珠为义女的事。夫人得意间不注意漏出口风:“月明珠是个真有本事的。这次输了也没关系。我们给她做靠山。让她以后乖乖的帮咱们捡珠子!”

    吴嬷嬷当时还奇怪,夫人为何断定月明珠会输?想到早上夫人与兄长的见面,隐隐的她猜了个**不离十。夫人定是又去算计月家小姐了。

    夫人蠢哪!

    她每算计一次月明珠,便给人家送份大礼!

    第一次利用元飞白算计她,结果反让她交结了公主府!

    第二次强逼她参加斗珠大赛,直接令她声名雀起,名动合浦!

    第三次的算计,不用想,看现今的结果,明珠剖出了前所未有的稀世之宝,金珠!又是一场算计一场空。

    此时,英氏的兄长得知了消息,也是震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许久,他才无力的摇头苦笑道:“这是娘娘庇佑啊!”

    没有人比他再清楚此事的内幕。他成功的以金钱和前途说动了月向海——月向海这个小人,英致远真心看不起他。心胸狭小,见利忘义。没费多少力,他就答应自己,一定让月明珠在决赛中一无所获!

    月向海是县丞,直接负责此次斗珠大赛的各项琐碎事宜。包括挑选、分配珠蚌。而英致远也恰巧是与官府合作的商户之一。此次负责输送请珠大会中各项物件。于是,两方人马配合默契。英致远亲自将一盆事先验查过的空蚌交给了月向海。

    英致远又担心月向海弄错蚌,以防万一,他随手挑了一枚颜色鲜亮的白色带金边的大蚌放在盆中以示区别,也算做个标记。而月向海花钱买通了交好的捕头,让他在签筒上做了手脚,令明珠直接抽中了预备好的空蚌。

    明明做了万全的安排,可最后,还是让月明珠剖出了金珠,艳惊四座。

    那枚大蚌,就是天意!他和妹妹算计月明珠,却又让他亲手成就了月明珠!

    他立即写了封信给妹妹,信中说明经过。再三叮嘱她,莫再与明珠针锋相对。此女受妈祖护佑,福运非常。不如尽弃前嫌,两家交好。

    这封信对英氏而言,无异于火上浇油。

    几下撕烂了信纸,英氏冷笑道:“我就不信了。一个小小的民女,我治不了她!”

    再说斗珠馆内,金珠引发的骚乱后,可怜的八号选手采珠人阿民竟无人顾及。最后还是岳爷想起:还有只蚌没开呢。这才开了阿民的蚌。阿民擅长找大的珠子。这次竟找到了一枚鸽子蛋大的白珍珠,可惜珍珠表面颇有瑕疵,也引发了一场不小的轰动。

    之后,斗珠场变成了拍卖场,从初赛起各人剖到的珍珠按品质由低到高依次拍卖。欧阳敏的黑紫珍珠拍出了五万六千两银子的价格。丁大郎的粉色水滴珠拍了五万两,贝娘的淡紫珍珠拍了三万九千两银子。至于明珠惊艳世人的金珠,不好意思,那是要进贡给皇帝陛下的,压根没拿出来!让诸人失望不已。

    至此,在一片“娘娘保佑”的欢喜声中,玲珑湾请珠大会圆满落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