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月母的筹谋
    转眼又是一季,晚晴苑的装潢已近尾声。明珠明岚带着几个学徒有条不紊的打造出一批又一批精美雅致的饰物。

    明华埋头苦读,明年开春,元太傅的学院就要招生了。

    林氏彻底的歇了争强斗胜的心,乖乖的在家做一个闲妻凉母。

    老宅这边,月母几次三番还想做妖,但心中有鬼的月向海哪还敢再让母亲折腾?他和英致远携手算计明珠,居然都能让她剖出金珠。此女如此的福运,必然是有妈祖娘娘庇佑啊!

    他搬出自己的前程要胁,才让月母心不甘情不愿的暂时打消了同月向宁理论的心思。尽管如此,月母外出做客时,还一口一个长子不孝。毕竟不是自己身边长大的,大房的孙辈都没良心!

    诸人听得面面相觑。这家子的破事,合浦现在谁不知晓?月向宁不孝?每个月五十两的银子有本事你别拿啊!孙辈不孝?哈,当初陪着她在合浦各大铺子里逛的是谁啊?明眼人都看出老太太是想打月明珠的主意,可那位是娘娘庇佑的人!于是,诸人干笑的干笑,打哈的打哈,转移话题的转移话题。没人接月母的话茬,月母几次三番自讨没趣后,心中愈恼长子与明珠。

    不过也不是没有不识趣的人。

    这日月母又和众人话不投机半句多,恨恨的离开后,一位妇人追了上来:“月老夫人!”????月母回头一看,面上挤出丝笑来:“宋夫人。”

    这位宋夫人的夫家,原本是合浦县颇有声名的书香门弟。她的公公宋越是个举人。曾在学堂里做过两年教书先生。他收过一个弟子,便是现今的合浦太守许卓。后来宋越谋了个官职,却因太过嫉恶如仇,得罪了上官,又被革了职位。祸不单行,他在返家的途中生了重病,客死异乡。

    宋老夫人带着儿女凄凄惨惨的回到老家,恰逢许卓来看望恩师,得知这番变故,唏嘘不已。虽然此时许卓早已成亲,但是恩师的女儿宋知琴却是他少年懵懂时暗恋过的心上人。宋家也抓住了这根救命稻草,欲将宋知琴送给许卓作个贵妾。许卓欣然接受,欢欢喜喜的迎了宋知琴回府。

    宋知琴也是个有手段有心计的。将许卓哄得一颗心全放在她身上,又生了个争气的儿子。当家主母陶氏和她那个蠢笨的胖儿子早被冷落得不知在哪个旮旯角落了。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宋家也跟着重新显赫起来。因此,月母对这位宋夫人,还是客气有加,不敢得罪。

    “老夫人当真是健步如飞!”宋夫人笑得恰到好处。“老太太,刚才听您说的那番话呀——”她眼珠往边上轻轻瞥了两眼,“不是我说您。您这样做不妥当。”

    月母神色便有些难看:“什么不妥当。儿孙不孝,我还不能骂两句么?”

    宋夫人心里暗骂:“蠢妇!”嘴上却笑道,“老夫人听我说完哪。”她笑容满面的搀了月母的臂弯,边走边道,“您的大儿子,可不是一般人。您想想,您再怎么骂他,可有一个人说他不孝不悌?外边人人都说他是个老实心善又孝顺的。”不等月母反驳,接着道,“您瞧他一回来,就让出了老宅祖产给弟弟。又是捐银子给族里,又是四处结交朋友。就算分家了,每月还给您五十两银子花用。我说老夫人啊,您这大儿子可是个人才。表面功夫做得面面俱道,让人一个刺儿都挑不出来!可实际上对您和弟弟如何呢?”

    月母听了,只觉宋夫人字字句句深得其心。拍掌道:“对啊!老大表面功夫做得好,世人都被他骗了。实际上他啊——”实际上老大如何?月母眼珠子转了两圈才道,“根本对我和老二不管不顾!”

    宋夫人心里冷笑:世上还真有这等偏心的娘和白眼狼的弟弟!面上却是同情又带不平的道:“所以我说老夫人刚才那番话不妥。既然你家老大面子功夫做得好,您再怎么骂他,别人也不会信您。反而觉得您别有所图,无理取闹。”

    月母刚要开口,又被宋夫人按下:“月向宁即是您的儿子。受您几句骂他担当得起。只是可惜了,大房眼看就要起来了,您却摊不到半点好处。”

    月母瞪着宋夫人:这位是她肚里的蛔虫吧?怎么自个儿想的,她全知道。

    “那,你的意思是——”月母试探着问了句。

    宋夫人顿时笑道:“老夫人见谅,我也是一时为您和月大人不平,才多说了这几句。您别放在心上——”

    “你是个好的。”月母肯定的道,“一屋子的人,只有你肯出言提点我。你说说看。我该怎么对付老大那家子狐狸?”

    宋夫人笑得更加真诚:“这个么,无非还是那句古话:将欲取之,必先予之。”

    月母带着宋夫人的提点,满腹愁思的回到家中,一进门,就见向海的几个姨娘在前厅哭哭涕涕你一句我一句的争个没停。

    三姨娘说这个月的燕窝质量不好,根本没法入口。四姨娘又说这个月的例银少了好些,她订下的衣服交不出钱了。五姨娘则捂着肚子退在边上,小声地说:“昨日大夫来过,说卑妾有了孩子——”

    主母虞氏的眉毛终于跳了一跳,盯着她的肚子问:“有了?”

    五姨娘一脸羞涩欢喜的轻轻嗯了声。她的丫鬟站出来道:“启禀夫人,姨娘的月事,已有两月未至。”

    虞氏无力的闭了闭眼睛。家里现在是什么情况?这些姨娘还来添乱!

    “既然有了,就好好休养。”月母踏进屋子,虞氏忙起身相迎。

    月母瞧着五姨娘还未显怀的肚子:“每月从我的例银里拔五两银子给倩云吧。”向海的子嗣重要,疏忽不得。

    五姨娘笑着磕头谢过,看了眼其他两个姨娘,得意洋洋的回屋了。

    三姨娘和四姨娘还是有些惧怕老太太的,忙一同告退。留下焦头烂额的虞氏,愁着脸对月母道:“娘。怎好动用您的银子?”

    月母冷着脸,想到现下家里竟没什么进项,铺子的生意越来越差、向海的俸银少得可怜。一大家子那么多人,竟然全靠向宁每月孝敬她的五十两银子支撑。不禁又是气恼,又是怨恨:老大明明有的是钱,却不肯拿多些出来供养老宅!

    虞氏捧出个账本,对月母道:“这是家里两间首饰铺子这个月的进项。您看看。”

    月母挥了挥手,有气无力的道:“只说亏了多少吧!”

    虞氏脸一红,低声道:“这个月生意没成几笔,一共亏了一百三十两银子。娘。再这样下去——”

    月母恨道:“那两个掌柜是吃干饭的么?要他们何用?!”

    虞氏低着头道:“也不怪他们。自家的工坊做不出那等新奇的物件。”

    月母微怒:“那以前为何能赠钱?”

    虞氏咬了咬唇:“以前,以前大伯时不时的会送几件新奇的样式过来。那时,生意还是不错的。”

    月母瞪大眼睛,拍桌怒道:“老大老大,难道没有老大你们就赚不了钱,过不了日子?”

    虞氏瞧着婆婆,无奈的道:“娘。还请娘拿个主意。这两家铺子再这么下去,可不是个法子。”

    月母一脸的不耐。突然间想到方才宋夫人的话:欲求先予。神色一动,道:“等向海回来了,我和他好好谋划谋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