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斗珠坊
    明珠暗想:她家倒是没有媒婆上门。揣测之下,当是她这个“妈祖庇佑之女”名头太盛,各方还在观望,不敢下手。而贝娘这样年纪的姑娘,论理早该定亲了。只是她上有兄长,下有弟弟。她爹娘又觉得这个闺女是个有本事的,一心想将她卖个好价钱,帮衬兄弟们。这才耽搁至今。

    在他们看来,女儿送到铺子里干活,哪儿比得上嫁个有钱人来得钱快?

    昨日,竟有一位姓贾的进士老爷托人上门。愿纳贝娘为妾。同时,答应替他们家的两个儿子改贱藉为良藉。

    士农工商,千百年来不变的社会阶层。然,同时还以贵族、良藉、奴藉、贱藉区分世人。采珠人是最底层的贱民身份,官府通常不许他们改换职业。但有两种情况例外:婚嫁和卖身为奴。

    若嫁了个好人家,可随夫改为良藉。

    若卖身为奴,便成奴藉。但奴藉也比采珠的贱民身份高上一等。

    贝娘的兄弟若成了良藉,又有进士老爷的关系,将来就可以读书考功名了!再不用风里来浪里去干那海里采珠的生活!

    这个天大的好处立即让贝娘的父母欢喜若狂。不顾这位贾老爷已经五十高龄,更不会问贝娘是否愿意,满口应承下来。????贝娘自然不同意,一番激烈的争吵后,她被父母捆绑关在了屋内。她一瞧情形不对,当机立断,找机会说动送饭的小妹,教她深夜溜出家门找明珠求助。

    听完事情经过,月家良久寂静无声。

    明珠思量了片刻,淡声问:“纳妾不同娶妻。送过财礼了么?你家人收了么?”

    贝娘沮丧着脸:“送过了。爹娘已经收了。就等良辰吉日送姐姐进贾府。”

    明珠望向月向宁:“父亲可曾听说过这位贾老爷?”

    “姓贾的进士?”月向宁寻思了会儿,“是有这么个人。只是——”

    明珠一听,便知有戏:“只是如何?”

    “若我没记错。这位贾老爷家境殷实。只是年轻时便爱斗珠。颇有几分本事。不知近年来是否再有精进。”

    明岚瞪圆眼睛:“他为何要纳贝娘为妾?帮他斗珠?”

    明珠抿紧了嘴唇,她最担心的,便是此事。贝娘若是个男子,贾老爷可聘他做个供奉,帮他掌眼识蚌,今后日子也不会太难过。可贝娘是个颇有几分姿容的女子,今后即是妾身,又再沦为斗珠的工具,对性格刚毅的她来说,结局的凄惨可想而知。

    何况,民间的斗珠与官府所办的斗珠,全然不同。若说官府的营生尚算公正,那民间的斗珠那便是藏着獠牙的狼,谁也不知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其实姐姐以前也斗过珠。”小姑娘似乎看出明珠所想,喃喃了一句,“但是——输了。”

    明珠微觉好奇:贝娘的本事,她是知道的。

    “如何输的?”

    小姑娘抬眼望着明珠,深吸口气:“那一次,姐姐抵上了她所有的积蓄,又和人借了三两银子,才赌了一只珠蚌。结果——开了空蚌。”

    明岚同情的道:“斗珠这种事,有赢就有输。”

    小姑娘连连摇头:“不是的。姐姐说,那只蚌里必然有珍珠。可是被人做了手脚。”

    明珠立刻想起越州城的老快。当时,他就是想用快刀挑珠眜下粉珠,被她及时识破。

    “原来如此。”明珠微微点头。难怪贝娘在斗珠大会上说:她的蚌,自己开。因为吃过亏了啊!

    斗珠坊的珠蚌,开价就从五两银子起。越好的蚌,价格越贵。普通的采珠人纵有识蚌的本领,却无斗珠的本金也是枉然。贝娘好容易凑足了五两银子,原想着靠自己的本事大赚一笔,没想到却因无权无势而被人设计得竹蓝打水一场空。

    “所以姐姐自那以后,再不去民间的斗珠坊斗珠了。”

    明岚皱眉良久,苦思了半日,摇头道:“这事难办。”

    就算打发了这个贾进士,今后再来个王进士李进士,又当如何?

    明珠却向月向宁笑道:“父亲,该是女儿领教民间斗珠坊的时候了。”

    向宁无奈又宠溺的苦笑道:“你啊!”

    这一夜,月家灯火通明。

    三日后。

    “开市了开市了啊!”一名身材健硕、络腮胡子的青年男子站在自家店铺门前招揽生意。“啊哟,这不是徐爷么?进来逛逛吧!今天可来了批好货!”

    “好货?能有多好?”山羊胡子瘦削脸的徐爷摇头晃脑,“现今合浦最好的蚌,谁不知是在玲珑湾?”

    “那您今日可来对了!”大胡子老板笑起来一脸横肉直晃荡,“我今日这批海蚌,还真是从玲珑湾里捞来的。”

    “徐爷您听他胡扯!”隔壁店家的小二手举一只浓绿色的马氏贝,“玲珑湾的蚌轮得到他捡漏?先生您看我这只蚌,明月湾的!又大又艳。说不准就有大珠呢!”

    那徐爷凑近小二手边,对着那只蚌打量了半日,随后摇头道:“这蚌也不稀奇。现在稀奇的是金色的大贝。你家可有?”

    小二脸一僵:“徐爷你这是买汰我吧?那可是产金珠的蚌哩。我这儿哪会有啊!更何况,前阵子王爷可是下过令了。禁止再捕捞那啥金蝶贝。您老莫拿我开涮。”

    徐爷啧啧两声:“我也就是问问。这金珠,唉,无缘一见,甚是可惜可叹啊!”

    大胡子在边上应声道:“那倒是,老子全家干这行几十年了。听都没听说过金珠。月家那位大小姐,真是好运!”

    “那位可是娘娘点化过的!”小二瞪了大胡子一眼。“小心她来你家铺子斗珠!让你好看!”

    大胡子哈的一声:“老子求之不得哪!她要真来,我让她血本无归!”

    小二不理他,一眼瞄到一对男女沿街而来,忙大声招呼,“这位先生,要不要进来玩个手气啊?”

    男子四十不到的年纪,长得儒雅清俊,一身月白色的细棉长袍,腰间双佩,一白一绿。白玉细腻如脂。碧玉浓翠如荫。身边的少女头戴幕篱,一件紫绡翠纹裙,行动间仿若流云飞霞,无比动人。虽不见其容貌,仅其身姿风采也足以令人心生恋慕之情。

    男子客气的对他摇摇头,对身边的姑娘道:“衙门有令,斗珠的店铺不得随意开设。需事先申请资格,再缴纳一定的税费。店铺的地址仅限于这条街坊内,街坊邻居也多以斗珠为生。故此地名为‘斗珠坊’。”

    少女透过幕篱,仔细打量街道两旁的店铺。

    “此处较大的店家有‘周记宝铺’、‘还珠楼’、‘善宝楼’——”

    “客人哟,善宝楼已经关门好多年罗。现在叫妙珠楼勒!”大胡子耳尖,急忙搭话。

    男子讶然一笑,眼若上好的黑珍珠深遂且光华流转。

    “哦,多谢告之!”

    大胡子瞧着男子的笑容不由一楞,暗想:这男人长得真tmd好看!

    “客倌进来看看吧!我们这儿的蚌,那可是一等一的好!”

    先前那位徐爷,犹豫了片刻,进了隔壁小二的店铺里。大胡子也不羞恼,笑着邀请眼前衣饰不俗的两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