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朽木不可雕
    “两位。接着第二局吧!”

    贾老爷的目光在手边的两只马氏贝中犹豫良久,突然道:“第二局,小姐先请。”

    少女微笑:“即如此——”她随意的推出一只形状有些奇怪灰黑色大蚌。蚌壳呈斜扇形,前耳短,后耳则长成柄状。整体肥胖,贝壳上还有些许细毛,形似企鹅,故学名企鹅珍珠贝。

    合浦除了最负胜名的马氏珠母贝外,另有白蝶贝与企鹅珍珠贝两种产珠的母贝。白蝶贝体形硕大,产出的珍珠质量极好,又大又亮,常伴银光。企鹅珍珠贝开出的珠子颜色较深,铜褐色为主。

    然而少女推出这只大蚌后,余人一脸懵逼的你望我我望你,贾老爷更是忍不住,拈着胡子笑问:“这是什么蚌?形状这么古怪?”

    大胡子脸上横肉抖三抖,也是一脸便密的表情:“小姐。您这蚌可有个说法?”

    少女眨了下眼睛,语气满是惊诧的反问:“我在你店里挑的蚌,你倒向我讨个说法?”

    大胡子被她噎得一时无话,长青清冷不屑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了起来:“珠蚌通常都爱在水温较高的海域生存,这种大蚌对水温的要求更高些。因生存条件苛刻,所以相对稀少。老板店里也是偶然得之。因为它的形状象一把单扇门,所以渔民都唤它扇门贝。”????少女略略点头:也的确有些像古代单扇门。

    贾老爷赞了句:“长青学识渊博!只是这种蚌也能产珍珠?”

    长青耸耸肩:“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是扇门贝的贝壳内层有类似珍珠的珍珠层。能产珠也说不定。”

    与少女同来的男子目光在长青的身上逗留许久:这个开蚌人,似乎不仅仅只会开蚌那么简单。

    少女淡声道:“蚌内应有两克不到的铜褐色珍珠一枚。”

    长青眼中精光如浮影一掠而过。他平举扇门贝,手中雕花小刀在半空中稍作停顿挽了个漂亮的剑花,随即快速切入壳内、提刀而出——众人眼中刀影未散,珠蚌已被打开。

    贾老爷眨了眨眼,大喜过望:“空蚌!”

    与他同来的朋友顿时大声鼓燥起来:“空蚌,空蚌!”

    大胡子嘿了声:“小姐,这回您可错了哦!”

    少女静默了片刻,伸手摘下头上的幕篱,露出一张娇艳欲滴明媚鲜妍的容貌。

    贾老爷一见之下眼睛都直了,才定下的心又蠢蠢欲动起来:真是个少见的美人!

    大胡子瞧瞧少女,又瞧瞧她父亲,喃喃了一句:果然是老子好看女儿才漂亮啊。啧,那老子以后生了女儿怎么办?

    明珠清潋如秋日镜湖的水眸看向长青,冷声道:“你的动作,太多了。”

    长青原本暗藏得意的笑容刹时一僵:不可能!他的刀足够快,他的动作足够隐蔽,从来没人识破过——他哼笑:“我的动作,只快不多。”

    “你一定自认开蚌之术,举世无双吧?”少女轻嘲冷讽。“就你这华而不实的刀技,似是而非的刀法,也就在斗珠坊才能有一席之地!”

    长青哈了声,嘴角的笑更加邪肆:“长青要求不高。能在斗珠坊混个吃喝,足矣。”

    “要求不高?”少女眼中的不屑更浓,“难道不是你被官府拒之门外,无处可去,只好在斗珠坊混吃混喝?”

    长青笑容陡收,冷声道:“小姐莫要输了比赛把气撒到我头上。若人人都象小姐这般无礼取闹,剖不到珠子就怪开蚌的人,这斗珠坊也不用开了!”

    倒是好一张利嘴。少女失笑:“我何曾怪你没剖到珍珠?”

    长青一怔:“是你说我动作太多!”

    “你的动作难道不多么?”少女反问。长青面孔微僵,冷哼一声,拒不承认。

    少女暖玉般的手掌撑着小巧可爱的下巴,慢里斯条的问:“你的刀法,有几处和岳爷有点像呢。”

    这一下,长青脸色微变:“你说官府的老供奉,岳杨岳爷?”他冷笑,“官府的供奉,我们这些只能在斗珠坊混个吃喝的人,哪有机会高攀。”

    这态度有点儿异常。明珠双眸微眯。

    “倒也是。我说你的刀法象岳爷,是有些抬举你了。”少女的话,愈加气人。“岳爷开蚌,干净利落绝无半分花哨。下刀精准,取珠温柔。是以他开的蚌,十有九活。你可知这代表着什么?”

    长青捏紧手中小刀,冷声问:“什么?”

    少女挑眉低叹:“朽木不可雕也!”

    长青大怒,才要发火,却听少女又问:“朝庭为何将海域分区采捕?玲珑湾为何一养二十年?皆因珠蚌难得、产珠的蚌更难得。岳爷深知此中关窍是以从不因采珠而伤蚌。而你——”她扫了眼方才那枚企鹅珍珠贝,“你明知它数量稀少,依旧开蚌即死,难怪衙门不肯收你!”

    周围一片寂静。

    贾老爷巴不得少女和店铺里的人争执起来!只眯着眼笑而不语。

    大胡子见这两人怼上了原本也不算惊讶,正如长青之前所讲,开不到珠子就怀疑开蚌人的事儿多了去。如果真遇上了店家做的手脚,除非客人能当场搜到珠子,否则通常都是客人吃亏。可一旦被客人发现,那开蚌人连带着斗珠铺子都会名落千丈,再也混不下去。

    前些年,原本是斗珠坊前辈的善宝楼就是因为一名开蚌师傅在开蚌时偷挑了客人的珠子。被眼尖的客人现场一把捉住手腕,当场露馅!这才坏了名声,生意一落千丈,无论掌柜得怎么解释挽救,都不能阻止善宝楼的颓败。最后只好转手铺子,黯然收场。

    可是他越听越觉不对,这少女并不是在指责开蚌师傅偷珠,而是在质疑长青赖以生存的、最自负最骄傲的开蚌技术!她最后一段话,尤其诛心!长青的脸色前所未有的阴沉难看。大胡子估摸着再被少女气下去,长青肺都要炸了。

    幸好,少女点了点下巴道:“楞着干吗?贾老爷,您开哪只蚌?”

    可惜,怎么没再闹大呢!贾老爷回过神,轻轻咳了两声,犹豫再三,推出了第二只马氏贝。这只马氏贝体形大,贝壳看着极厚实,表面的纹路也细密。明珠的目光往这只珠蚌上逗留了片刻,咦了一声。似笑非笑的看向大胡子道:“贵店竟然有玲珑湾的珠蚌,了不得!”

    大胡子笑道:“那是斗珠大赛结束后余下的蚌,我们花大价钱从官府里买来几个——咦?”他睁圆一双铜铃眼,“这你也看得出来?”

    换作平常,明珠自然是看不出来的。可谁让她一进越州城就和玲珑湾的珠蚌打上交道了呢?又在长平滩一连三局斗珠,所见所触皆是玲珑湾的母贝,经验值一满,难免就对玲珑湾的珠蚌有了一定的认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