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上品珍珠
    明珠侃侃而谈:“玲珑湾修养二十年,珠蚌最明显的特点,便是体大壳厚。从玲珑湾的请珠大会来看,玲珑湾擅出紫珠!说明这部分海域水质较其他不同,反应在珠蚌的身上便成了——”她嘎然而止,只浅浅抿了口茶水,微凛的目光往长青僵硬的脸上轻轻一带而过。

    “别,小姐把话说完哪!”贾老爷听得津津有味,谁知对方讲到重点时,竟然刹车了。

    少女摇头:“这是我自己瞎捉摸的,不敢误人子弟。”

    大胡子虽然也有兴趣,可毕竟生意重要。他陪笑着打圆场:“贾老爷,您瞧,这局还没结束呢!”

    贾老爷撸着胡子,哼哼两声:“这玲珑湾的珠蚌,自然是不俗的。不过这只蚌里也不是什么大珠。真有大珠,也早让四大家的给剖去了。”

    四大家:原三大世族再加个月家。

    少女与父亲对望一眼,掩不住嘴角的笑意。

    诸人俱点头,大胡子嘿嘿两声也不生气,这倒是实话。????“这只要真是玲珑湾的母贝,那便是沧海遗珠了。”贾老爷颇自得道:“珠子不大,不过正如小姐方才所说,玲珑湾的珠蚌擅出紫珠。我猜这个应该就是颗紫珠子,大概——”他伸手指头比划了下,“绿豆这么大吧。重量,也不到两克。”

    少女略微点头:这位贾老爷玩了那么多年斗珠还没败家,果然是有几分本事的。

    长青再开蚌时,情形却与方才全然不同。他凝神静息,左手握紧大蚌,右手手举刀落,漂亮的刀光余影未散,蚌壳已开。只是这回,长青未再直接用尖刃挑珠,而是换了支细长的双叉杆将珠子推了出来,果然是颗绿豆大的小紫珠,颜色略深,颇为美貌。

    少女见状,微微一笑。身边的父亲却突然开口问向长青:“你的父亲可是姓关?”

    长青面色微变,惊讶难免,随即一个冷笑:“没想到我爹去世那么多年,竟然还有人记得他。你又是谁?”

    男子眉心微蹙,瞧着他眼底似有万千感慨,却一时不知该如何说话。

    少女好奇的看着父亲眼底的伤感与一抹怜悯,抿了抿唇:这位关长青,也是个有故事的?

    大胡子眼见氛围又冷了下来,忙笑呵呵的道:“原来这位先生和长青的父亲是旧识。那感情好,感情好啊——”

    长青冷笑:“好个屁!他和我父亲相识,和我可没半分交情。”

    男子欲言又止,终是没再开口。

    大胡子此时对着长青的神情简直有些怨恨了:臭小子还让不让人做生意?!

    长青却抢了他的话道:“这一局自然是贾老爷赢了。现在你们各赢一局。快开最后两只蚌吧,老子还要回去睡觉呢!”

    贾老爷自也瞧出长青今日的不同。不想得罪他,也便对他的不客气视若无睹。直接推出第三只母贝,道:“这只蚌里的珍珠大些。估摸有我手指头这般大。”

    少女瞧了眼他伸出的食指,微笑道:“这可不算小了。”

    贾老爷得意的道:“那是。这样一颗紫色珠子,只要珠光不差,市价三千两!”今天运气真好,居然能找到那么完美的大蚌!

    少女也不罗索,将手边最后一只灰白相间的大蚌推出道:“我这颗珠子更大。姆指大小,色白且圆,珠光蕴彩,霞色缤纷。若论市值,可卖五千两!”

    大胡子哗的声,笑得嘴都合不拢了。他这铺子在斗珠坊不大不小。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生意在那些老主顾的照顾下也不错。但从未开过这般名贵的珍珠!要真如少女所说,得,他们的铺子在斗珠坊定能小火一把!

    “借您吉言!”大胡子忙向长青使眼色。

    长青无谓的扯了扯嘴角,又恢复到刚出现时吊而浪当一身惫赖的混样。

    他先开了贾老爷的蚌,得了一枚比手指尖略小一些的紫珠,珍珠果然不算小,圆滚滚的甚是明亮,可惜,表面有些许坑点瑕疵。令这枚珠子的价格颇打折扣。

    贾老爷难免有些失望。事到如今,就只能寄希望于少女失手了。否则,他今日可就亏大了!

    他紧张的盯着长青手上掂量着的灰白相间的大蚌,心里突得一跳!这个,这个母贝的样子分明是——

    “白蝶贝!”长青的声音中透出几分讶异。“小姐倒是将店内珍贵少见的珠蚌都挑了个遍哪!”

    白蝶贝的珍稀更甚于企鹅珍珠贝。原因无他,一方面它贝壳形状漂亮,内壳洁白晶莹,可做成精美的工艺品。另一方面它肉质鲜美——采珠人在其蚌内找不珍珠后,往往就带回家去烧了吃。是以,白蝶贝悲剧的荣登本土品种珍稀母贝之首!

    少女眼神轻闪,瞧着长青铜色的肌肤及强有力的手腕,问了句:“你经常下海?”

    长青才举起的小刀的右手微微一顿:“我可是个穷光蛋!”所以需要出海打渔赚钱。心中却对女孩细致入微的观察力略觉愄惧和防备。

    声音方落,刀已入蚌。

    “喀察”一声,一缕珠光溢出蚌壳,待蚌壳全开,四周之人无不惊叹连连。

    “好漂亮的珠子!”

    “美仑美焕!”

    大胡子也张大嘴合不拢。还真tmd剖出一颗上品珍珠来!精圆的白珠,伴着柔和明亮的银色光芒,微微转动间,那隐隐流动的霞色美得叫人移不开眼!

    长青瞧着珠子发了半天的呆,才吐了口气,目光复杂的望向少女姣美的脸。她这手本事,不知比月家的大小姐如何?心思忽地一动,脸上露出恍然神色!

    贾老爷却是面色铁青。

    这一输,可足足输了三百两银子!

    正自恼恨间,忽听店外传来一声鼓响。

    咚,咚咚!

    少女微怔,不解的看向父亲。

    “这边的规矩。开出下品珍珠,可上斗珠台击鼓一声以示公告。开出中品珍珠,可击鼓两声。若是上品珍珠,需击鼓三声!”不过,剖出下品珍珠,也没谁好意思上去显摆。

    少女再一看,大胡子已不在店内。想来击鼓的人就是他了。

    这三声鼓响后,整个斗珠坊刹时热闹起来,不停的有人往莲华居里溜:“珍珠呢?上品珍珠呢!”

    “大胡子,长青,你们运气不错啊!”

    “是谁剖出的珠子?让我们见识见识!”

    少女和父亲却早已避入内室,贾老爷也没脸在外面丢人,加之账还未付不能跑人,所以也跟着一起躲起了清静。可他的心情真真差到极点!虎视眈眈的瞧着那对父女,恨不得将他们大卸八块!

    他磨了磨牙,硬挤出一丝客气的笑来:“难得结识一场。还不曾讨教两位尊姓大名。”

    男子客气的还礼道:“不敢。在下姓月名向宁。合浦人氏。”随即看了眼少女道,“长女明珠。”

    贾老爷哦的声撸着胡子道:“月明珠啊——”刹时呆若木鸡,眨了眨眼睛高声反问,“月明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