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初露端睨
    “是关扬么?”明珠沉声问。

    向宁缓缓点头:“是他。他的妻子在尸体上找到了一个母贝妈祖像。那是关扬自己雕刻的。”

    “这么说,也不能确定关扬是否参与盗蚌。他有可能也是受害者。”

    “话虽如此,但人言可畏!不久,失踪的两艘采珠船相继被发现。可惜没再找到其他的线索。这案子就此成了悬案。”

    听完父亲的话,明珠的大脑此时如有一双灵巧至极的双手,将她散落在各处的零星记忆如珍珠般一颗颗串在一起。

    第一颗珍珠:谢老爷子与白瓷妈祖像。

    “这是老夫二十年前从一艘船上收来的东西。”

    “船上出了事故么?”????“嗯。一船的人都死光了。”

    第二颗珍珠:望断池盗蚌案。

    第三颗珍珠:失踪身死的关扬。

    第四颗珍珠:关长青。

    关长青嫉世愤俗性情难以捉摸。但他对各类珠母贝了解极深。明珠曾试探过他是否经常下海。他承认了。官府规定非采珠民不得采珠,他即非采珠,难道真的去打渔?可他身上也并无鱼腥味,那问题便来了,关长青下海所为何事?

    明珠蓦地瞪大眼睛,失声道:“连起来了。”

    “什么连起来了?”明岚不解。

    她暗骂自己反应太慢:“我早该想到!父亲,关长青还在调查当年他父亲失踪的案子!”

    二十年前,一批贼人不知用何种方法或引诱或逼迫关扬为他们偷盗采珠船。事成之后杀了关扬抛尸大海。贼人则登上了早已备好的船只扬长离去。谁知在逃离的途中发生了变故,导致人财两亡。这才有谢老爷子二十年前误上幽灵船,捡回了白瓷妈祖像的经历。而关长青或想要为父伸冤、或有其他目的,一直追寻着当年的案子不曾放弃。他下海寻找的,也一定是与他父亲失踪有着极大关联的东西。

    比如,谢老爷子上过的那艘船。

    向宁啊的一声,不解的问:“你怎么知道?”

    明珠摇头道:“这事说来话长。父亲,我前世的前世一定是个捕快!”

    明岚好奇的问:“前世的前世?”

    明珠暗骂自个儿嘴快,眨了眨眼,微笑道:“因为我前世定然是个金匠哪!”

    事到如今,望断池案的线索便系在了谢老爷子谢翎和关长青的身上了!

    贝娘的家中,也是一派鸡飞狗跳。

    原因无他,月向宁按计划派人将贝娘卖身之事通知了她父母,连卖身契都带来了!素来被捏在手心的长女竟然背着父母自卖为奴,打乱了他们为儿子们的筹谋,能不怒火中烧?

    “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陈氏哭嚎,“你卖给月家有什么好处?他们能给你什么?”

    “至少能给我一万两银子。”贝娘面无表情的望着她的父母。“总比卖去做小妾强。”

    “你——还卖了一万两!钱在哪里?”

    贝娘冷笑:“我自卖自身。我的钱你们管不着。”

    陈氏大怒,猛举着柴火棒就要抽贝娘,贝娘也不躲,冷冷的道:“你若打伤我,我家家主必然要你赔我医药费。你且试试!我可值一万两银子呢。”

    陈氏手一抖,柴棍没敢打下去,却气得胸脯起伏不停,脸色铁青:“好啊,好啊!我们辛苦把你拉扯大,给你许了好人家,你就是这么报答我们的?”

    贝娘呵了声,难掩恨意的道:“我十岁下海采珠。换来的钱粮供养家人。可没半分对不起这个家。倒是你们,为了我兄弟的前程将我卖于老头做小妾,还有脸说是好人家?”

    “你这个逆女——”陈氏闻言暴怒又起,贝娘主动凑了脸过来,轻描淡写的道,“打呀,你打呀。你要是再敢碰我一下,无论我归月家还是贾家,都不会让你们下半辈子好过!”

    陈氏气得眼前一黑,险些昏倒。被她丈夫伸手扶住。

    贝娘的父亲陈大羞恼的扶着陈氏,道:“你要是不把银子交出来,你甭想出这个门!”

    贝娘哈的声:“这话你与月家和贾家说去。不过估计你们是没机会了。”

    “你什么意思?”

    “一个女儿不能卖两次。你们如今可是犯了法呢。”贝娘嘻笑,“要是月家贾家好好商量个结果来也就算了。否则,你们就等着上衙门对官老爷解释吧!”

    陈氏吓得一个激凌,再度昏厥。

    傍晚,夕阳如火烧般照亮了天边的晚云。贾老爷瞧着火红绚丽的景致,心中却隐隐有不祥的预感。

    太红了啊!

    他踱进县衙外的一间酒楼的包厢里,一名男子起身迎向他:”贾兄!“

    男子一身宝蓝色常服,相貌俊朗,眼中颇有算计。正是县丞月向海,他满怀歉意且忧虑重重的道:“转藉的事恐怕是办不了了。”

    贾老爷被接蹱而至的意外打击得头昏脑胀:“怎么会办不了呢?”

    向海叹了声气,暗骂晦气。好不容易有笔赚钱的生意,竟然黄了。

    “县令大人接到上头的通知。说最近有盗贼冒用良民的身份行欺诈之事,在外县被人识破。这不,立即命我们将失踪人口的户藉整理上报!还要挨家挨户的查证。这一来,事情就极不好办了啊!”

    贾老爷惊楞半天,全身没了力气软在椅子上,闭上眼睛思量了片颏,突然睁眼问:“听闻你有个兄长,可是名唤月向宁?”

    向海略觉诧异:“贾兄也认识他?”

    “巧遇,巧遇。”贾老爷微笑。“你这位兄长,很了不得啊。”

    精明如向海,一听贾老爷话中之意,便知兄长定然和他有过节。暗想大哥怎么会和贾进士扯上关系。不过想到贾老爷斗珠的爱好,心中略有了谱。当即笑道:“我兄长自是有本事的人。他的长女月明珠也不可小觑。”

    “是啊!”贾老爷深以为然的点头。漫不经心似的道了句,“你兄长背后的靠山硬得很哪!”

    贾老爷可不是天真不知事的楞头青。

    如今他几乎已经可以确定。斗珠坊之战绝非偶然。就算当时不是他自个儿作死找上月明珠,他们也有的是办法与他对斗!偏偏又这么巧,隔日便出了县令彻查失踪户藉之事。这之间若无关联,打死他都不信!

    月向海没头没脑的听了贾老爷这句话,楞了楞,猛然间恍然大悟!

    对啊,为啥兄长在京城惹了这么大的蒌子也安然无恙?为啥兄长一回老家也没怎么折腾就站稳了脚跟?上到通判史下到县令,都称赞过兄长能干。毫无疑问,他背后的靠山在护着他呢!

    自以为想明白的月向海更是追悔莫及。

    贾老爷见向海神情莫测,心下咯噔一记:“他的靠山真那么硬?”

    向海长吐了口气,才道:“沈大人与他有旧交。月明珠结识了公主府的人。”

    这个他倒真没猜错。月明珠的确找了元飞白相助,请他想办法禁止私下办理身藉的黑幕事。她挟着开出金珠、声名正旺的声势请元飞白办些正事,元飞白岂会不应?他也想弄颗金珠玩玩呢!

    通判史沈言也就算了,公主府——贾老爷倒抽一口凉气!

    “原来如此。”他喃喃摇头。“原来如此。”

    向海不再多说,他倒是想挑唆两方对上呢,只是贾老爷是他的钱袋之一,真把人弄废了,得不偿失。另外,他还指望着大哥替他打理两间铺子多些进项呢!

    因此他语重心长的劝道:“贾兄若是能与我家兄长交好,是件天大的好事!”

    贾老爷一番心血落空,垂头丧气的回到府中,迎面便是夫人凶猛的怒骂:“姓贾的,你把事情给我说清楚!”

    “什么——”贾老爷一脸茫然。

    贾氏保养得良好的面容此刻狰狞可怖:“你要纳妾,我何曾拦过你!可你竟然要花一万两银子弄个贱民回来是怎么回事?”

    “夫人听我解释——”

    #¥……&*——++||+|……

    贾老爷躲藏奔逃中迷迷糊糊的想,难怪今日的天红得像血,还真要见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