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铛珠
    闺房的梳妆台前,明珠正把玩那尊妈祖瓷像。

    红玉已将妆台上的饰物收拾干净,按小姐的要求铺了张黑天鹅绒软垫。

    妈祖宝相庄严不失柔美,一手握如意,一手呈拈花的姿态端立波涛中。

    自从得到这尊瓷像后,明珠已经把玩多时,可惜一无所获。

    红玉瞧着自家小姐魔怔般的一寸一寸摸索过瓷像的每个角落:仙裙的褶皱、突起的项链、发冠下有无细微的裂缝,一一查验。忍不住道:“直接砸了它不就成了?”

    明珠楞了楞,骇笑道:“这可是妈祖像!”白芷红玉都是京城过来的姑娘,不如本地民众对妈祖有着天然的敬畏与尊重。但明珠魂穿而来又身负异能,故而对神佛之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还真下不了手直接损毁它!

    明珠再度端详妈祖像的整体构造,从她的流珠发冠,到颈上的珠链,再到手上的如意——如意,如意,如我心意。

    明珠眼睛忽的一亮,妈祖的目光正看着如意灵芝状的顶端!另一只手虽呈捏花状,但中指微屈,正指向如意!????这柄如意的造型极其别致,从柄底开始,伸出一段梅枝,花鸟相伴。在如意的头部刻着数根交错的枝条,梅花初放。

    明珠吸了口气,一手握紧瓷像,一手在如意上轻轻板动。

    毫无异状。

    明珠暗道:不应该啊。再下手时就重了些。

    一旁的红玉瞧得胆战心惊:“小姐。轻点啊!”

    明珠小嘴微厥,有些失望的用力扯了扯如意头。谁知竟然听到咯的一声轻响!

    若不是室内寂静无声,这声轻响完全有可能被忽略。

    红玉吃惊的道:“小姐,您不是弄坏它了吧?”

    明珠瞪了她一眼:她有那般不知轻重么?

    再度用力轻拉如意头,又是声咯咯轻响。

    这一回,红玉看明白了,兴奋的道:“小姐,再用些力。”

    话音才落,明珠已经卡嚓一声,将如意头拆了下来。

    明珠本就精于工艺,一看之下,笑道:“这是扣上去的。缝隙藏在如意头部外一圈圈的花纹中。倒是做得天衣无缝!”

    如意柄中空,里面塞着一卷泛黄的羊皮纸。

    明珠即失望,又满是期望的打开它。

    羊皮纸不小,平展开足有一尺来长。纸上画着一幅详尽的海图。大海之中,一座小岛。岛上植物茂密,另有浪拍岩石,大鱼浮出水面。

    在羊皮卷的左上方还标有几行文字。明珠研究了片刻,道:“这些应该是到达此岛一路过去的陆标、以及此岛的水深数据、还有海底土质情况、经常出没的大鱼品种。”

    明朝还未有经纬度的运用。古人靠这些数据指引海路。

    这座岛,难道是他们藏匿珍珠的地方?可是,她明明能感觉到珍珠就在这尊瓷像之中!

    忽然间,耳尖的明珠听得几声极细的喀喀声,看向瓷像时,刹时目瞪口呆:原本完好无损的瓷像突然间崩析分离。眼见一条条裂缝从如意开始向四面八方延伸,不过十息的功夫,一块块的瓷片开始脱落!

    更令两人震惊的是,瓷片相继剥落后,竟露出内里一尊淡黄色带着些许甜香味的小号妈祖像!

    红玉不可思议的喊了声:“这是什么!”

    明珠眼底满是惊赞,嘴里呐呐的道:“失蜡法!反其道而行的失蜡法!聪明,真是聪明!这批盗贼不可小觑!”

    红玉一头雾水:“什么失蜡法?”

    明珠轻轻拿起蜂蜡小像,叹道:“春秋战国时期,工匠用蜂蜡铸成模型,外敷瓷土或是金铜材料,整体铸型后加热,蜂蜡融化,即形成空腔的半成品。”这种古法,延用至今。明珠前世没少用。

    她顺着蜡模外圈一道缝隙处稍一用力,蜡模登时分成两半。刹时,几许晶莹的光亮闪过,红玉不可置信的直揉眼睛!

    珍珠,十颗大小不定色彩各异的珠子嵌在蜂蜡内里,幽幽的散发着柔和神秘的光芒。

    “小姐,怎么可能——这里面怎么会有珍珠?!”红玉的脑袋不够用,只剩惊叹了。

    明珠轻叹道:果真如此!

    珍珠娇嫩的身躯根本接受不了高温的烘烤。所以明珠一直在为珍珠如何固定在这尊瓷像中绞尽脑汁。

    万没想到,这批盗贼精明至此!他们在瓷像烧成后再往瓷像内部注入蜂蜡。蜂蜡成形后脱膜而出,将其剖成两半。在盗得珠蚌,取出珍珠后,将珍珠嵌进蜂蜡上,再将蜂蜡合并塞入瓷像内,最后套上波浪的底坐,一整套工序造就了一个完美的障眼法!

    “只有十颗珍珠。”明珠瞧向手边的羊皮卷图纸,暗想:望断池被偷的珠蚌可不止这些!是有人逃脱了呢?还是说其余的宝物都藏在了这座小岛上?

    隐隐的,明珠觉得有个重要的线索被自己忽略,可是一时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红玉已经兴奋的将蜂蜡上的珍珠挖了下来。

    两颗大小相仿,一寸大的孔雀绿黑珍珠、三颗一寸五分的白珍珠。三颗姆指大的粉色珍珠,两颗一寸左右的紫色珍珠。无论是形状、光泽、伴色还是珍珠表皮,都挑不出一丝瑕疵,堪称极品!不愧是望断池的珠子啊!

    史有记载:合浦珠,一寸至一十寸五分径者为大品。一边光彩,微似镀金者,此名铛珠。其值一颗千金。古来明月,夜光即此。白昼晴明,檐下看有光一线闪烁不定,夜光乃其美号。非真有昏夜放光之珠也。

    不愧是望断池出品!这十颗珍珠,几乎一半都是价值千金的铛珠啊!

    “收起来吧。”明珠叹道,“希望有朝一日,能物归原主。”

    红玉不解的望着小姐:“这些珠子原本是谁的?”

    谁的?皇帝陛下的呗!

    明珠好笑的强咽下冲口而出的话,免得吓到这丫头。她将蜡模单独收在一只缎袋内,嘴角掠过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或许,这套蜡模还有其他用处。

    次日,贾老爷亲自登门拜访,客客气气的对月向宁道出决定:君子不夺人所爱!何况贝娘卖身月家在先。他已经到陈家要回财礼,贝娘之事,就此了结。

    向宁大为欢喜,当即取出一只小小的漆木匣子,赠予贾老爷。贾老爷连忙推托不肯要,向宁再三坚持。贾老爷只好收了。

    坐在马车上,他打开小匣子一看,目瞪口呆。除了明珠开出的那枚上品白珍珠外,放满了血红、深蓝的宝石。统共有五六颗!宝石质地极好,没一丝杂质,且打磨得光滑圆润,漂亮极了。识货的贾老爷撸着胡子直叹:月家有钱啊!月向宁会做人啊!

    满心的不甘与愤憾不知不觉间消退了许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