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开张
    至此,贝娘的归属尘埃落定。陈氏夫妇再怎么哭天抢地,在一纸冰冷的卖身契前终究束手无策。他们倒想报官,可惜官府的衙役一听事情经过,便不耐烦的道:法令没规定儿女不能自卖自身。至于卖身银子,自个儿回去和女儿商量。

    陈氏夫妇这才绝望。在贝娘冰冷的目光下,要钱的话,也始终没敢说出口。

    贝娘却不是绝情的,父母无情,兄长淡漠,但弟妹却与她感情甚笃。

    “我赚了钱。不会忘记你们。”贝娘冷声对父母道,“我只有一个要求。小妹不能再做采珠女!今后我混得好了,会带妹妹一起去城里干活。至于两个兄弟,愿意搏个出身的,我也会尽力而为。”

    贱民改良藉是不可能了。但如果能遇上个好主子,奴藉也比贱藉强百倍!

    陈氏这才止了泪水与满心的恨意:“你兄弟明明可以做良藉的!”

    明珠扯嘴冷笑:“娘你是有多天真?贾老爷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有见过贱民转良藉的人?”

    陈氏一噎。

    “要转良藉,只有偷顶死人的户口。您若是想兄弟们背井离乡担惊受怕一辈子不敢回家也执意不悔。那等我赚到钱,帮兄弟这把也未尝不可。”

    陈氏瞪大眼,震惊不信的道:“什么?贾老爷没这么说过啊!你别骗我!”

    贝娘冷笑:“骗你?你就当我骗你吧!”她转身摸了摸小妹的头,望着小妹瘦小的身子,眼睛一酸,差点掉下泪来。

    “阿兰,等姐姐来接你,好么?”

    阿兰用力的点头,泪珠子直流:“嗯!月家都是好人。我放心!”

    贝娘忍住泪,拎着极轻的包袱,头也不回的离去。阿兰哭着追出门,看着姐姐的背影,泪眼朦胧中仿佛见到了在海浪中搏斗的鸥鸟,坚强、无畏。

    月家,正在作坊内赶制饰品的明珠见到瘦了些许,但精神气十足的贝娘,淡然一笑:“来啦!”

    贝娘点头:“来了。”

    放下手上做了一半的镶宝石坠子,明珠的笑容更加明媚。贝娘看了也不禁有些失神:怎么天底下就是有这么幸运的人呢?长得美,聪明能干,家世又好!

    “为了把你从贾老爷那儿弄出来。足足花了我一万两银子。”明珠实话实说。她送给贾老爷的那些珍珠宝石,不止一万两。

    贝娘脸也不红:“我可以帮你赚回来!萧老太太当初也只是一个只会打鱼的渔女而已!”她满面骄傲,“将来我也会和萧老太太一样厉害!”

    明珠轻轻拍手:“萧老太太乃一族掌妇。虽然风光,但还是少不了伺候一大家子的男男女女大小姨娘。呕心沥血,有什么意思?我们女人,该有自己的事业。”

    明珠对贝娘的期望绝不是做一个家族的掌妇!原以为自己这番话贝娘听了会大惊失色,没想她面露惊喜之情,欢喜的道:“你也这么想?!可恨我即是贱藉,又一穷二白!”

    明珠大为意外!第一次,她在这个时代的人身上,有了知音之感。

    “你既然投靠我,我便给你一个机会。你可否愿意到我的铺子里从一个小小的管事做起?”

    贝娘欣然同意。她知道,她的人生,从今日起,开启了一个新的篇章!

    明珠收了贝娘后,还想将斗珠赛中开出水滴珠的丁大郎收到麾下,谁知双方约了碰头,浅谈一番后才意外的发现,丁大郎竟然是越州城内想买她珠子的丁二胖的兄长。丁家也是合浦小有名气的商户!

    明珠立刻改变策略,收揽变成了合作。丁大郎家里的珠宝生意早遇上了瓶颈,正在寻求突破,月明珠伸出橄榄枝,丁大郎飞快的接住了。

    “放眼越州,珠宝大项生意已经被三大氏族吃掉八分。丁家想在合浦再做大家族的生意,难。不过,只要另劈奚径,也不是没有前途。”

    丁大朗搔着脑袋,苦笑道:“三大氏族,各有所长。另劈奚径,谈何容易。”

    明珠轻轻吹散茶面飘浮的烟雾:“我只问你们,一、信不信我?二、敢不敢出海?”

    丁大郎离开茶室后,抹了一头的冷汗!回头望了一眼,叹道:“年纪轻就是好啊!敢冲敢拼!”

    明珠会了账后带着红玉一路闲逛,买了不少小玩意。途径瓷器店时,她总要进店张望两眼。红玉猜到了主子的心思,乖乖的跟在身后帮衬主子敲边鼓。

    然而明珠失望了,她并没有找到哪怕一尊与妈祖瓷像有半分相似的作品。

    “回去吧。”明珠眉心微拢,若是那么简单就能找到,这案子也不会变成悬案。她现在,还是想着如何努力赚钱养家,满足她前世那般奢侈的生活!

    两个月后,月家筹备了半年的珠宝铺子,正式开张。

    开张前,月向宁带着明珠特意设计的请柬亲自前往三大氏族,自是得到了客气亲切的接待。看到请柬的家主们,无不为之惊艳。

    手绘的请柬,三张主图皆不相同。谢家的请柬上画的是一枚娥黄花瓣粉红花蕊的的茶花花钗。与上次明珠送萧六的花钗同属一个系列,磨得薄薄的红宝石页片,经络清晰可见。恰到好处的枝槾上点缀着零星几颗雪白的小珍珠。茶花做得栩栩如生,配色极美。谢晓轩瞧着请柬半晌没回过审。这等画工,此等设计!他真不知父亲为何要放任月家坐大?现今想拦,是否还拦得住?!

    萧家的请柬上画的则是一只珠光闪烁的八宝华胜。金丝累出如雀屏般的完美扇形,顶部一弯十一颗通透水润的白玉髓,又用白色的贝壳雕出荷叶粉莲镶在扇形底部。三缕椭圆形小珍珠在莲叶下串成三弯半月,每缕相交处垂下一束珍珠串,共三串,每串底下勾着一枚小小的粉玉莲藕。萧承宣目光复杂,暗道:劲敌啊!

    欧阳家的请柬上画的是一串双层珍珠手链,倚在一块紫檀木嵌贝壳的珠宝匣子上。珍珠手链见得多了,并不稀奇。但这串手链同时用了白色、粉色、紫色三色的珍珠串成,每颗珠子间还用了一只小金珠作隔,最别致的是搭扣处的设计,黄金铸成一道灵蛇,底端镶了枚略大些的圆润珍珠。欧阳彦独自看了良久才长叹一声:皇宫怎么就把月向宁给放回来了呢!

    原本只打算让家里大管事送份贺礼了事的三位家主,同时改变了主意。

    谢家和萧家的两位家主携各家的少主前往恭贺开业之喜。这样的阵容已经给足了月家面子。没想到欧阳德那老头儿更给力,竟然亲自与欧阳彦带着一双子女欧阳博、欧阳敏同来。

    焕然一新的贝娘带着几个伶俐的丫头穿花蝴蝶般的招呼着来往的客人,她笑意盈盈,八面玲珑。萧承宣一见她,眉头微皱。当初他亲自派人到陈家招揽贝娘,却被她父母一口回绝。后来听说她定给贾进士作妾,也就息了心思。没想到,竟然让月家得了去!

    d看小说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