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放铒下勾
    三大氏族的家主竟然同时莅临真珠苑,向宁惊喜之下,自然殷情招待不提。

    欧阳德笑呵呵的左右逢源,直道向宁出息有本事,言中之意又对明珠极为欣赏,恨不得她是自个儿闺女。

    萧承宣与谢晓轩对视一眼,暗骂:老狐狸!可恨自家嫡长子都已成亲,嫡次子若娶明珠,以她的本事,定不安于做一个本分的二房。庶子——绝无可能。

    如今与明珠合适又未婚的,唯有欧阳家的欧阳博。

    谢晓轩似笑非笑的望了萧承宣一眼。三大氏族谁不知欧阳德之前意欲求娶萧家长女萧清瑶作孙媳妇。没想到今日竟然转了方向,打起明珠的主意来了。

    萧承宣自是暗暗恚怒。欧阳德是长辈,他不好失礼,于是面上笑容可掬的道:“月大小姐萧家是求娶无望了。不过月家的二小姐我们萧家还是能争一争的。”

    诸人闻言会心一笑,皆赞向宁教女有方。

    向宁直道:“各位家主抬爱了。”

    欧阳德打量真珠苑的装饰,笑呵呵的道:“今日算是一块儿恭贺你乔迁之喜么?”

    向宁微笑道:“这是小女明珠的妙想!将苑内三个院落改为风格不同的三间珠宝铺子。还请各位多加指教。”

    诸人闻言,顿时一楞。原来不是他们误会,而是,铺子真的就开在这座大宅院里?

    “萧爷请,此院名为‘江南水乡’。”明珠带着萧家一行人踏入小桥流水十足江南风情的院落。室内陈设自不必多说,令人耳目一新的是,所有的珠宝就放在你的手边。一个转身,便能看见角几上一只精巧的首饰架子,架子上挂着几串晶莹的耳环、细巧的手链。再看半开的梳妆台,琳琅满目各色钗环。逛累了可坐在软榻上休息,品品江南新来的茶,配来几块味道别致的点心。

    对了,茶几上还有一盘缝珠镶玉的荷包绢帕。

    明岚带着谢家人,领略了一番“异域迷情”的风采。家具十足十的尼泊尔风格,费了明珠最多的精力。精美的银饰,闪亮的宝石,维多利亚风格的珠宝,充满着异族风情的首饰看得众人眼花缭乱。谢晓轩震惊诧异的望着明岚:如此复杂多变的异族风格,他们怎生把握得这般好?

    月向宁则带着欧阳彦一行人去了最富丽堂皇的“牡丹阁”。

    牡丹阁内,多是奢华大器的珠玉饰品,每一件都是前所未见、新奇精美的重工之作。只说一只黄金掐丝镶彩宝大叶片,托着朵精雕细刻的白玉牡丹,便让诸人瞧得目瞪口呆。

    欧阳敏自斗珠大赛输给明珠后一直心情郁燥,今日被爷爷拉来真珠苑,看了半日后,冷着脸沉默不语。忽然间,她从一盘饰物中拣出一只黄水晶戒指。水晶色泽冷冽通透,令她注目的是,这块黄水晶被切成了长方形,多了好些个切面。欧阳彦也发现了这枚戒指的异常,眼中光芒一闪。

    向宁见了,微笑道:“欧阳小姐好眼光!”

    欧阳敏俏眉微挑,笑道:“以往见过的水晶,不过就是圆形,没想到方形也能这般漂亮。”

    向宁点头:“初见时,我们与小姐一样惊喜。”此句之后,无论欧阳敏再如何旁敲侧击,他都避而不答。欧阳敏只好识趣的不再追问。

    欧阳德笑得眼睛都眯起:“酒香不怕巷子深啊!”

    月家自然有所保留,每一家只参观一个院落内的部分饰品。纵使如此,三家人已然觉得不虚此行。心情俱是复杂难言:眼睁睁瞧着一个劲敌成长,实在不是什么舒心的事儿。

    参观结束后,向宁将客人请至苑里花园内,在水榭平台上开了三桌酒席,感谢他们大驾光临。

    明珠兄妹的外祖梅家,两位舅舅也拖儿带女的前来恭贺,各自送了厚厚的红包。

    月向海带着妻子和月母也来观礼。趁着机会结识了不少朋友。月母事先被向海警告过,她自己经宋夫人提点,也知道多说不益。因此竟然学乖了满口称赞向宁能干,明珠孝顺。听得林氏惊诧无比:老太太转性啦?

    一顿别有滋味的宴席后,三位家主纷纷告辞。临行前,贝娘又给每家送了份事先准备好的回礼。

    马车上,欧阳敏急不可耐的拆开回礼,取出一个信封,打开一看,楞道:“这是什么?邀请涵?凭券入苑购物?”

    欧阳德半眯着眼睛,轻描淡写的道:“这种铺子,岂能让人随便出入?无约不可入门,未请不得擅入。真瞧不出,月家竟然有这么大的野心!一家铺子,就将合浦上乘的客源一网打尽。”

    欧阳彦难掩焦虑:“父亲——”

    “莫急!”欧阳德挥挥手,“且看看再说,看看再说!”

    明珠一共只印发了五十张邀请涵。分送给三大氏族、外祖家、叔父家以及之前在妈祖选拔会上认识商家小姐们。合浦当地的官员也少不了送一张。另外便是黑市的穆九、公主府的元飞白,甚至,斗珠坊的莲华居与贾老爷也没忘记。

    邀请涵上标明如下:真珠苑地方有限。只接受提前预约的客人。凭券安排时间。每次限同来三名客人。

    第一个凭券到访的,是明珠的好闺蜜,萧六萧恬恬。

    她带着大堂姐萧清瑶和五堂姐萧清竹一同前来捧场。明珠亲自接待。

    三人也不算陌生,之前都曾见过。一番寒喧后,明珠便笑问道:“可曾想好去哪个院落?”

    萧六抿嘴笑道:“她们都喜欢你上次送我的花簪子。那是哪个院子的?”

    明珠笑道:“自是江南水乡。”

    萧六看向萧清瑶:“姐姐觉得如何?”

    萧清瑶含笑道:“有劳月大小姐了。”

    明珠还礼:“萧大小姐客气了。”

    待到了江南水乡的院落外,萧清瑶淡然的神色这才微微一变:父亲与奶奶都说月家的这个首饰铺子不得了!月向宁的工艺加上月明珠的图纸,再有这般别致新颖又大器的销售方式。月家大房崛起是迟早的事儿。她原本还不以为然,今日一见之下才惊觉:自己坐井望天了自以为是了!

    不说院落的精巧,只看院外的假山流水花草扶苏,便知月家用尽了心思。到得屋内,萧清瑶只觉得眼睛都不够用!触目而及,全是她之前未曾见过的、样式新颖别致又精美无匹的各色钗环首饰。她摸摸一串流苏珍珠长耳环,又取了枚浅粉、浅紫、透明三色六颗碧玺圆珠用金链串成的手链细看半晌,随后又扑向梳妆台上的钗环,拿着一枚娥黄色山茶花的花簪瞧了良久,终于长长的吐了口气,看向明珠:“月小姐。这里的首饰,有几件是你的作品?”

    d看小说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