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试探
    明珠正拿着一副彩色碎宝拼镶成的蝴蝶胸针在萧六身上比划,听得萧清瑶问话,微微一怔,笑道:“可有不少呢。”

    萧清瑶的脸忽红忽白:她从小就被祖母悉心教养,十岁起就有了自己的首饰作坊。十二岁始,她设计的饰品开始在自家的铺子里销售。虽说三大氏族的嫡系子女,没一个是吃干饭的蠢货!但放眼看去,女子中她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没想到,今日竟然被月明珠的作品给比得狼狈不堪!

    萧六笑着取过一枚双层戒指戴到萧五的手指上,笑道:“这回子你们信了吧?我早说明珠姐姐很厉害呢!”

    萧五望望堂姐难看的面色,心中有几分快意又有几分失落:任你萧清瑶再聪明能干,可在人家月明珠前,也算不了什么!难怪原本一直求着萧家将长女嫁与欧阳家的欧阳德改了心思,绝口不提婚事了。可她与萧清瑶毕竟是一族同根,堂姐被外人比下去,她难免也有些不太舒服。

    看着细长的手指上萧六给她戴上的戒指,萧五暗暗心惊:头一回看到用黄金打造的双层指环,一层用錾刻的工艺雕出一串连珠,当中镶了枚小小的透明水晶珠子,另一层铸成了十字相连形,中间镶着枚圆润的红宝石。精致又美艳。戴着只觉自己的手指更加修长白嫩。

    萧清瑶拿起一枚光华璀灿的蓝宝石挂坠,强作镇定的笑问:“这个坠子倒是别致。蓝宝石打磨成这么多面。看起来比圆形的光面更加耀眼呢。”

    明珠报看了眼那枚标准梨型切割的宝石,笑道:“是呀。”

    因为切割工艺受限,明珠统共就打磨了六块宝石,分散在三个主题院落里。萧清瑶的眼光还真锐利!只是,三大氏族的家主在开业那天怕是也注意到了这些宝石的异样,但都识趣的没有开口相问,为何?还不是因为大家都是吃这口饭的人,怎么可能你问了就坦承告之?

    今日萧家算是忍不住了!

    萧清瑶的目光仿佛要穿透蓝宝石,翻来覆去的研究端详。

    明珠也不阻拦,任她去看。宝石切割,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就算记住了所有的切面,也没多大用处。

    萧清瑶看了半日,终于露出了今日进门后最诚挚的笑容道:“真珠苑当真令人耳目一新!若我没猜错,这颗蓝宝石想必是和元飞白元公子那枚变色水晶出自一家之手吧?”

    明珠笑得明媚诚恳:“萧小姐好眼光。可还喜欢?”

    “喜欢。喜欢极了。”萧清瑶握紧蓝宝石坠子。

    明珠的笑容更加真挚的道:“这枚蓝宝石质地好,又经切割打磨,工艺复杂。价值自然与普通宝石不同。还配了那许多亮白小珍珠,是以价格也特别贵些。”

    萧清瑶从容不迫。她今日来之前,父亲曾经面授机宜。如若看到切割过的宝石不论价格一定要买回家来!其目的不言而喻。

    可明珠也不笨,直言其价格昂贵。

    “不知要多少银子?”

    明珠笑而不语,只伸出三个手指。

    萧清瑶扬眉道:“三千两?”倒也不算太贵。谁知明珠却摇了摇头。她倒抽一口冷气!三万两?!月明珠怎么不去抢钱?!

    萧家姐妹,算是合浦县中顶级的富二代了。在明珠这儿总共只买了六样东西竟也花了三万五千两银子。

    明珠笑容满面的道:“有新货我再通知你们。”

    萧清瑶心情复杂的扯了扯嘴角,真真是即期待又不甘。萧六笑着拍手道:“姐姐记着我们就好。”

    回府的马车上,萧清瑶面沉如水,反复翻看着她们买回家的饰品,一件件一样样,目光似要将它们拆卸入腹一般。

    萧六和萧五对望一眼,叹口气,唤她:“大堂姐。”

    萧清瑶恍若不闻,又举着那枚通透冷艳的海蓝宝石坠子一个切面一个切面的摸索研究。半晌,才自言自语的道:“月家到底从哪儿寻来的这些宝石?怎么我们之前就未曾见过呢?”

    萧六双眼微睁,神情有些诧异,忍不住问:“买来的?”

    萧清瑶好笑的看了堂妹一眼:“不是买来的,难道还是他们自己打磨的?”

    萧六神情怔忡的哦了声。

    “父亲已经打听过了。”萧清瑶淡声道,“洋人那边近来的确弄出个什么玫瑰切割法来。想必月家的宝石就是从那边得来的。他们倒是消息灵通,下手又快。”

    萧六想了想,又问:“其他两家的家主,也这么想?”

    萧清瑶奇怪的看着堂妹:“你想说什么?”

    萧六的嘴唇嚅了嚅,低声道:“堂姐,我总觉得,这些宝石可能是……月家自己弄出来的。”

    萧六的话一出口,素来端庄自持的萧清瑶绷不住,掩嘴直笑:“你呀!”她点了点眼角,“我知你与月明珠交好。她也的确是个有大才的。但是这种事——”她轻轻举起光彩摄人的蓝宝石坠子,“岂是她一个小姑娘能研究出来的?若说是月向宁,我还信。可为何他之前在宫中多年却无半点动静呢?”

    所以,这些切割过的宝石,还是月家从洋商手上买来的!

    在真珠苑内数着银票的明珠,嘴角的笑意味深长:萧清瑶买的蓝宝石坠子成本三千两。但加上她手工切割打磨,和别出心裁的设计,原来订价五千两。可她故意提了个离谱的三万两的高价,为的是试探萧家。萧清瑶明知被人狠狠地宰了一刀也咬牙买下,可见萧家对宝石切割的兴趣,浓厚非常。

    萧氏姐妹满载而归后,其他收到邀请涵的客人相约而至。

    明珠前世早有经验:珠宝这个行当,做得就是高大上!小牌子所谓的轻奢根本没有多少利润可赚。所以她邀请涵的发放都是有的放矢。来者非富即贵,再挑剔的客人,见过三个院落风情各异的珠宝首饰后,也心悦诚服。

    这一日,一辆粉纱罗帐的马车停在真珠苑外,从车上下来两位粉衣翠裙的娇娘,敲响了真珠苑的大门。

    贝娘经过几个月的突训,已能识得不少字。她见邀请涵上所写的姓氏,当即笑容满面的迎上前规矩规矩的行了礼,道:“许小姐到访,真珠苑不胜荣幸!”

    许月容,合浦太守之女。生母便是太守许卓的那位贵妾宋氏宋知琴。许卓有两个儿子,只一个女儿。虽是庶女,但在家中其实与嫡女无异,受尽万般宠爱。

    与许月容同来的,却是通判史沈言的女儿,沈安和的妹妹沈安苹。

    此刻她神情复杂难言,眼中即有艳羡,又难掩妒忌,与大方得体的许月容相比,显得刻薄、小器。

    贝娘一见之下,暗暗提防。相由心生。这位小姐,不是个善茬。

    d看小说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