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安苹作死
    许月容预约的院落是江南水乡。她身姿柔美,颇有其母之风,自是江南水乡的风格更适合她。

    安苹倒是想见识一下牡丹阁。听说牡丹阁内都是重工之作。可一方面她今日是陪许月容来不好擅作主张。另一方面,她荷包里银子不多,万一看中买不起就糗大了。唉,如果月明珠还是大哥的未婚妻子,这么些东西还不是随她挑?

    (明珠内心:你是不是对姐有些误解?姐我像是为了男人败家送钱的人么?)

    想到此处,安苹脱口而出:“月明珠呢?好歹我与她也算是世交。就算她与我哥退亲了。也不该避而不见吧!”

    许月容吃了一惊,忙扯了下她的衣袖,笑道:“瞧你说的。我知道你和月小姐有交情。你若要与她话旧,挑了首饰再去。哪有让人家小姐出来招待客人的道理?”

    贝娘浓眉微挑。她家月大小姐,只在第一批客人,萧家姑娘们到访时亲自接待了一回。冲的还是与萧六的情谊。这位沈小姐不过是明珠之前退了亲的男子的妹妹,竟如此大言不惭!当即哦了声。笑道:“原来是沈大人的千金。请恕贝娘失礼!”

    安苹哼了声,被许月容说了一通,却没觉得自己哪儿有错:“许姐姐你这话可不对。月家是开门做生意的,既然是做生意,月明珠出来招待我们又有何不可?”

    许月容嘴角微抽:糊涂!

    贝娘笑容不变,只露惊讶的道:“许小姐请恕贝娘孤陋寡闻。原来还有这个道理。看来县里三大氏族的小姐们,也都得到铺子里招呼客人?”

    安苹心血冲脑脱口又道:“月明珠也配和三大氏族的小姐比?”

    许月容手捂额头,一声哀叹!沈安和怎么会有这么蠢的妹子!

    贝娘眉一挑,笑容陡收!

    “沈小姐!”她语带好奇,“您方才说与我家小姐是世交,难不成您也不配和氏族家的小姐相提并论?”

    安苹刹时面红耳赤羞恼无比!一个恶狠狠的“你”字未出口,已经被月容握紧手腕,一股刺痛传来,她抬眼看到月容冰冷警告的眼神,非但没有警醒,反而怒意更炽:好啊,连你也帮她欺负我!

    “姑娘莫生气。安苹她素来嘴快,绝无恶意。”许月容陪笑。“若有得罪之处,万请见谅!”

    贝娘似笑非笑的瞧了安苹一眼,对许月容极为客气的道:“许小姐知书达理,贝娘钦佩不已。”

    言下之意,她沈安苹就是野蛮不懂礼数了?安苹用力甩了许月容的手对贝娘喊道:“你不过一个贱民,在这儿装什么蒜?!”

    贝娘怒极反笑,轻描淡写的道:“我一介贱民,不懂礼法,想来也无人会怪罪。”说着,目光似嘲似讽的往安苹身上从上到下的一扫而过。弦外之音,呼之欲出:你沈安苹是官家千金,还不是一样不通礼法粗俗不堪?

    安苹听出了贝娘的言外之意,差点气出内伤!手指轻颤的指着贝娘道:“你、你——好大的胆子!我一定要我爹爹治你的罪!”

    “治罪?”一道清冷的声音在诸人身后响起。“沈小姐好大的口气!”

    许月容眼瞳微缩,循声望去,少女一身娇软的娥黄色绮罗绣裙,头梳惊鹄髻,一束雪白的小珍珠长流苏自左额上方的发间垂至面颊。珠光映面,竟分不清是少女肌肤白亮还是珍珠光彩更甚?

    这位就是沈安和之前定亲的女子、斗珠赛中一鸣惊人的月明珠啊!

    许月容大脑一时间空白无物,直至少女缓步而来,一股清冷的香味沁入她鼻尖——是栀子花的香味。她精神为之一爽,这才回过神,心底先紧后松。

    她庆幸无比:若非月明珠已经与沈安和退亲,她绝无机可乘!

    安苹在斗珠赛上远远见过明珠一眼,当时就因她们姐妹俩姣嫩雪白的肌肤心生妒意。今日近观,明珠岂止是肌肤白嫩!容貌身姿,自己与之相比可望而不可及也!一瞬间,安苹竟浮出一股自惭形秽之意来,但随即就被铺天盖地涌上的妒恨所掩盖!

    “月明珠!这个贱民对本小姐不敬!按律可问罪!”安苹原本只能算清秀的脸此时扭曲得难看以极。

    明珠冷冷的看着她:“第一,贝娘卖身与我,已是奴藉并非贱民。第二,沈小姐说她对你不敬,可有证据证明?”

    安苹哈的声嚣张不屑的道:“我说她对我不敬就是不敬!还需要什么证明?”

    许月容万万没想到,自己好心带安苹来逛铺子,竟然闹得这般难看!

    她急忙按住安苹的手,厉声喝道:“安苹!你再这般胡闹,我便要和你爹爹说道说道了!”

    安苹素来最怕父亲,可此时脾气上来也顾不得许多,一把推开她,对着明珠道:“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和那贱民串通了欺辱我!定是你被我家退了亲,心怀怨恨。可这怨得了我家么?谁叫你在京城做得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坏了名声?我大哥人中龙凤,岂能娶你这种不知羞耻、声名狼藉的女人?!”

    许月容深恨自己方才为何不直接捂住她的嘴将她拖走!见过蠢的,没见过这般蠢的!

    真恨不得自己立地消失,不认得眼前这个蠢笨又不自知的朋友!

    贝娘在一旁听得冷笑:这姑娘真是投了个好胎!

    明珠侧了头,目光沉静无波,忽地一笑,樱唇轻启:“可我偏偏就怨上你们沈家了,那又如何?”

    安苹一怔:“你说什么?”

    明珠一字一字的道:“你看,反正我名声本就坏了。又和你家退了亲。我便是再坏一些,又能如何?”

    安苹瞪圆眼睛,退后一步惊叫:“你要做什么?!”

    明珠轻笑,笑容意味深长:“我能做什么?对了,知州冯夫人与小姐已经到了好一会儿了!”

    知州冯夫人?!安苹一时茫然。

    贝娘拍手笑道:“想起来了!冯夫人要给未来的儿媳备份彩礼!定的是牡丹阁吧!”

    安苹猛地恍过神!足下一个踉跄!面色苍白!

    她方才的样子要是被冯夫人见到——安苹全身轻颤几欲晕倒!

    许月容不容分说的拉了安苹就走,嘴中道:“今日多有得罪,改日再登门致歉!”她身边随行的侍女几步冲到前方,转回来时面色凝重的向她点了点头。

    许月容又恨又庆幸:幸好她没做出丢人的事来。

    她拖着浑浑愕愕的安苹离开真珠苑,将她推上马车。不等安苹回神,叭的声一记耳光打得安苹羞恼欲狂,大喊:“你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

    许月容长得颇为俊俏,此时的神态,当真是艳若桃李,冷若冰霜。“我为何不能打你?!”她寒声怒斥,“我再三替你描补遮掩,你却变本加厉!如今被知州夫人、小姐撞见,你还指望她们守口如瓶?你今后还要不要嫁人了?!你不要脸面,你父母、你兄长还要!”

    d  .. q,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