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依兰花油
    果然,沈安和摇头道:“钟二不合适。”

    英氏一楞,恼道:“怎么不合适?”

    安和瞧了她一眼,问了一句:“安苹的性子,可坐得稳官宦家后院的主母之位?”

    英氏急道:“不是有你么?”

    “我能替她打理后宅?我能替她应酬交际?我能代她孝敬公婆?”安和扯了扯嘴角,“钟二的母亲,喜欢温柔大方又能持家的女子。钟二自个儿喜欢容色娇俏的姑娘。妹妹两面都不讨好,这门亲事,谈不拢。”

    英氏这下真的急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真成了亲,我就不信钟二是个糊涂的。”

    安和长叹一声,瞧着母亲的神情复杂难言。她以为,自己没为妹妹打过钟二的主意?

    沈言见状抚着额头叹道:“你一定要儿子明说么?钟家看不上安苹!”

    英氏原本瞪圆眼,张开了全身的刺准备发作,闻言突然间如同泄了气的河豚鱼,一声悲泣:“安苹啊,娘亲对不起你啊!”

    安和不理睬母亲的哭泣,从袖袋中取出一卷纸来,展于桌面上,“这是我打听到的,越州当地乡绅家未婚男子的状况。”

    “乡绅?”英氏怒极反笑,“你要把亲妹子嫁给这些土财主?”

    安和淡淡望了母亲一眼,对沈言道:“父亲。本地乡绅中有不少年轻有为的少年。这几位已经过了童试,来年考个秀才问题应该不大。”

    沈言眼睛一亮:这个主意好!实际上这样的闺女,他还真不好意思祸害同乡!可是,自个儿的女儿,能不担代着?

    英氏也止了哭声,瞪大眼睛瞧着纸上的人名、详细情况。

    最后,定了个越州方家十六岁的嫡次子方泽秀。家底丰厚,因为是次子,也无需操劳管家事宜。今年过了童试,成绩还非常不错。

    “若是安苹有造化,将来当个举人娘子,也是有可能的。”沈言颇为满意。“安和。这幢亲事,交给你来办。”他瞧了眼欲言又止的英氏,“夫人,该筹备的事儿,都筹备起来吧。”

    英氏心一酸,眼眶泛红,自知大势已定,只好低声答应。

    没多久,明珠从贝娘那儿听说沈安苹匆匆的地了亲。对方是越州城乡绅的小儿子。定了亲的女子就不能随意出门,安苹出嫁前只能在家中绣嫁衣打理嫁妆,断绝一切社交往来。

    “这就是所谓的‘交待’啊!”贝娘啧啧两声。“真是个好哥哥。”这样的亲事,在沈家看来是对安苹的处置。可对她来讲,却是求也求不得的好姻缘。

    沈安和这个男人——明珠微微摇头,可惜了。

    明珠略微失神后,继续手上的事儿。她正在临摹从妈祖瓷像中取出的羊皮纸海图。

    贝娘瞧了两眼,奇道:“这是什么地方?”

    “我也不知。”明珠一笔一画描得认真。

    贝娘皱眉道:“我出海采珠,所去的都是固定几个珠池。若论对北海大小岛屿最熟悉的,还是当地的渔民。”

    明珠听贝娘提到渔民,不知怎地就想起了斗珠坊莲华居的关长青。

    他连稀少的白蝶贝和企鹅珍珠贝都认得,所去的海域必然深且广。

    明珠画完了岛屿,却换了一张纸,将岛上的植物一株株的分开描绘。

    贝娘惊讶的瞧了眼她,小心翼翼的问:“这张海图很贵重么?”

    明珠笑道:“对我而言,无足轻重。”只是各种线索机缘巧合的送到她面前,激起了她猎奇的心性。

    画完绿植后她放下笔端详了片刻,挑出一张植物图绘:树杆高大叶片宽长。浅黄色的花朵倒垂如钟,花瓣如菊。花名依兰。

    贝娘瞧了半天,摇头:“依兰?这是什么花?从未见过。

    明珠忽的一笑:“没见过就好!”

    明珠前世长居海边。自家的养殖场内就种有两树依兰。依兰花香浓馥郁,喜欢制香的明珠没少祸害它们。但在古代,依兰极度稀少,可遇不可求。

    红玉嘟着嘴一脸惭愧的进屋来:“小姐,我和管家找遍了合浦大小花市,也没见到你说的依兰花树。”

    明珠并不生气,反而欣慰的道:“找不到我就放心了。”

    红玉目瞪口呆:“啊?”

    过几日,明珠外祖母家派人来信,告之表姐如雪的婚期将至。

    如雪成亲的头面首饰,明珠原想一手包办。但祖母思量后婉言拒绝了。

    “如雪的夫家虽然出了几个才子进士。家境也不错。但她夫君是个庶子,庶子媳妇嫁进门太风光,怕他嫡母心里不舒服。”

    明珠一想确实是这个道理。于是就将心思放在了添妆礼上。钟家是书香门第,自有傲气,但如雪也绝不能让他们小觑了!

    明珠思量多时后,设计了一套精巧别致的小首饰。

    不过蛋子大小的椭圆胸针,正面是素金镂空缠成一枝葡萄藤,葡萄由小米珍珠累成。葡萄藤上停着一只毛发毕现的小黄雀。最精致的地方在于,这枚胸针可以打开。打开后,内里可以存放些许珍珠宝石。因为正面镂空,鲜亮的颜色由此透出,使得这枚原本素金的胸针活色生鲜。

    两枚同样形状的戒指,正中间是一块鲜红的石榴石,外镶一圈镶精亮小珍珠,又在戒指四角用珍珠嵌成梅花状。戒指也可以打开,精妙的是,打开后,中间的镶珍珠红石榴可以取出,另成一副耳钉!

    明珠素来喜欢流苏耳环,圆润的小珍珠轻晃,珠光流动间风情暗生。这副耳环却可以和两支芙蓉花簪并成两支步摇!

    一套首饰看似不怎么并华贵,实则用尽心思。钟家主母初始对这个公公亲自求来的庶子媳妇不以为意:还不是看在她家有些银钱,可以帮衬到那个庶子么?结果见如雪的嫁妆也不过如此,心中更生不屑。但见识到这套陪嫁饰品后,她心下咯登一记:这套东西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打听到这套首饰是月家为侄女的添妆,暗暗蹙眉:钟琪走了狗屎运!谁能料到梅家的亲戚中竟然出个有才又会斗珠的月明珠?

    二舅母陈氏自然感激明珠的心意。她双眼含泪,拉着明珠的手道:“你们姐妹感情好,如雪又是个实诚的。今后少不得你多帮衬她。”

    明珠笑着安慰舅母:“您就放心吧。等如雪当上举人娘子、进士娘子,我还要她照应呢。”

    陈氏被她说得破涕一笑,抹了眼泪道:“承你吉言!”暗想:明珠可是娘娘庇佑的孩子。她说如雪将来能当进士娘子就一定能成!

    明珠却嗅了嗅鼻子,眼底露出几分惊讶的神色:“舅母,您身上的香味是——”

    陈氏一拍额头:“瞧,我差点把这事忘了!”她匆匆回房取了只两指般细长的小瓷瓶。明珠跟在她身后,闻到这熟悉的浓郁的香味,心跳陡然快了起来。

    依兰!这是依兰花油的香味!而且香味纯正,提取得还不错!

    陈氏见明珠还在,脸一红,哄她道:“明珠先陪陪你外祖母去。我有些事要与如雪交待。”

    明珠眨了下眼。秒懂!

    也不知哪个古人研究说依兰香能助性!于是国外常有新婚夫妻用它助燃激情!没想到竟传入国内来了!

    她故作天真的笑问:“小舅妈,这香真好闻。是哪间铺子里买的呀?”

    陈氏随口道:“这玩意精贵得很。铺子里可买不到!”

    明珠暗暗皱眉:难道是走私来的?一双好奇的眼盯着陈氏不放。

    陈氏为了打发她,只好说:“我半年前就与花市的人定好了。前天才送到。你看这小小一瓶,用了我十两金子!”

    花市?

    明珠追问:“哪家花市?”

    陈氏无奈的告诉她:“城北的梅岭花市!”随后又郑重的告她,“这种花油只有新婚夫妻才能用。你一个小姑娘万万不可乱用!”

    明珠乖巧的表示明白,陈氏这才得以脱身。

    梅岭花市?

    d  .. q,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