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鲍鱼肥!
    欧阳敏一脸惋惜的道:“明珠姐姐的本事,我是领教过的!可是此处却无珠蚌,我看还是算了吧!“

    看似在解围,实则在给紫鸢递梯子!

    “这有何难!“紫鸢叫唤,“板牙叔,您去厨房挑些蚌来!“

    之前的花农长着两只大板牙,白亮亮甚是喜人。

    接受到紫鸢的示意,板牙笑着应了声:“好勒!“

    欧阳敏拍手:“月姐姐大显身手,你们过会儿别看呆了才好!“

    于是,明珠一言未发,就被这两个小女子套进话里。

    白芷气得脸孔涨红,几番要开口,都被明珠拦下。

    “若是我大展伸手后能得花市之主一见,有何不可?“明珠笑如芙蓉吐蕊。下话套子,谁不会?

    果然,紫鸢面色微变!她下的战书,现在轮到对方反攻了,应,还是不应?

    欧阳敏笑道:“月姐姐。这事紫鸢姐姐可作不得主!见与不见,还需他们家主自行决定。“

    此时,板牙抱着一只大木盆颤颤威威的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道:“来了。来了!”

    明珠瞳孔一缩:好大的力气!

    紫鸢瞧了眼木盆之物,嘴角划过一道得意的笑容。

    明珠搭了眼那木盆内的东西,忍不住好气又好笑:海洋内有十几万种贝壳动物,能够产珠的贝类寥寥可数。此类母贝统称珠母贝。眼前这只盆里,各种海蚌、蛤蜊、牡蛎,鲍鱼混作一堆。却唯独没有珠母贝!

    她若有所思的瞧了眼紫鸢,又看向欧阳敏。

    欧阳敏噗嗤一声笑道:“板牙大叔哟!难不成你们以为海底只要有壳之物就能产珠?这几只鲍鱼倒是够大够新鲜!”

    紫鸢笑嗔道:“不是说月小姐能够点蚌生珠么?“

    明珠摇头,面色如常的道:“坊间传闻,难免夸大其辞。”

    紫鸢似笑非笑:“莫非月小姐名不副实?”

    欧阳敏不再搭话,只在一边看似关切的瞧着明珠。

    其他人也禁了喧哗,彼此传递眼神,猜测紫鸢的心思及明珠的应对。

    明珠定定的看了紫鸢片刻。走至那木盆前,目光一一检阅每一只贝类。

    的确没有珠母贝。不过——明珠嘴角忽的轻扬,嫣然一笑道:“我若能点蚌生珠,紫鸢姑娘便替我通报贵家主?”

    紫鸢呵呵轻笑:“一言为定!”

    明珠教白芷替她退下指环、束了衣袖,一双如玉素手探入木盆之中,摸索了片刻,握住一只鲍鱼时,指间传来一股熟悉的热感。明珠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已成竹在胸。

    “便是它了!”

    满怀期待的诸人见她挑了半天,竟捞出一只大鲍鱼,惊怔之余无不大笑!

    明珠耳朵极好,在众人的哄笑声中,她听到了一声充满惊诧的“咦“。她循声而望,在人群中瞥到一位发须皆白的老先生。相貌威严,气度不凡。一顶碧玉束发冠,海蓝色的细绵长袍,腰垂碧玉无事牌。

    欧阳敏骇笑道:“月姐姐,你怎么……怎么挑了只鲍鱼?!”

    紫鸢也掩袖轻笑。暗想:从未见过鲍鱼能生珠!月明珠真当自己是神女?莫不是破罐子破摔吧?

    谁知明珠一脸故作不解的反问:“你们不是说我点蚌即能生珠么?我想着鲍鱼也长着壳,所以刚才就点了鲍鱼呢!”

    明珠说得一本正经,有些人笑声更响,有些人面色微变!

    欧阳敏神情怔忡,一双灵动的双目瞬间敛了笑意!明珠的本事,她如何不清楚?瞧着那鲍鱼她心下犹疑不定:月明珠凭什么那般自信?

    紫鸢轻笑两声:“即如此,那便开壳吧!”她瞧了眼板牙。

    板牙将一把锄草用的小弯刀擦了两下,一手拿着那鲍鱼看了半天,笑嘻嘻对明珠道:“月小姐是否还要再吹口仙气?“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谁料明珠摇摇头,一脸认真的道:“不必了。只是我功力不足,这只鲍鱼内的珠子怕是不能完全点化成功。“

    欧阳敏闻言,骇然失笑:月明珠莫不是疯了吧?

    紫鸢更是笑弯了腰,捂着嘴道:“那就请开蚌吧!“

    板牙却因明珠淡定平静的神态心中略起不安。他皱了下眉头,举刀破壳。

    刀破贝壳,倒也干脆利落。想来平时吃过不少牡蛎生蚝。

    带着一点咸腥的海水随之淌出。明珠第一个反应竟不是内里有无珍珠,而是咽了咽口水:好肥美的鲍鱼!

    前世即便她长居海边,这般品相的野生大鲍鱼也难得一尝!不如带回家洒上蒜蓉蒸一蒸?

    多年后板牙与小儿们讲述起今天这幕开蚌的场景时,依然口若悬河,心情跌荡起伏。

    “我当时想着,鲍鱼怎么可能有珠子呢?老子在海边长大,吃了大大小小多少鲍鱼也没遇到过什么珠子啊!可那天就tmd奇了!我撬开蚌壳,除了那块鲍鱼肉,啥都没看见!我当时就说了——“

    “月小姐,您的神功没发错地方吧?“板牙见明珠没反应,只盯着那鲍鱼肉目光炯炯,还以为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而没回过神。为了让她死心,板牙顺手用小刀在鲍鱼上割了几刀,谁知他的小刀咯的声,遇上了异物!

    明珠同时一声痛心疾首的喊道:“不要啊!“瞪着板牙控诉,“这么肥美的鲍鱼,你切成马蜂窝让我怎么吃?!”

    板牙的状态是错乱的!他才为小刀碰上了异物而震惊,又被明珠的指责弄得措手不及。顾不得太多,他扔了小刀,动作粗鲁飞快的拔开鲍鱼肉,刹时间全身僵硬,一双眼珠子似要落下来般瞪着蚌壳。

    紫鸢原以为胜券在握,但一见板牙的神情便知事情不妙,当即俏脸微寒,几步走至板牙身边,张眼往蚌内一瞧,也刹时目瞪口呆。

    蚌内,赫然一枚颜色鲜艳的异形珠。

    更多的人围了上来,不多久,整个花市沸腾了!

    “天哟!那是什么东西?“

    “是不是珍珠?!“

    “不象珍珠!但看也有点象珍珠——怎么可能,谁见过鲍鱼内有珍珠的?!“

    珠子的颜色与寻常珍珠完全不同,它呈现出一种绚丽的色彩,明艳的孔雀蓝和孔雀绿奇异的揉合于一身,晃动间,光彩变幻万方。与欧泊石有异曲同工之妙。

    但是这颗珠子表面颇有凹凸,形状也不规则,是一颗歪斜的水滴状珠子。

    不知是谁小声的说了一句:“刚才月小姐不是说她功力不足,点化可能不完全成功?“

    紫鸢倒抽一口冷气:这,怎么可能?!如果板牙不是她的人,她定要怀疑明珠暗中作了手脚!

    欧阳敏暗暗捏紧了拳头,心底说不尽的惊恐与妒忌,浮于表面却是惊喜与赞叹:“我方才没说错吧!月姐姐一出手,果然让你们看呆了!“

    议论声此起彼伏,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震惊。瞧着明珠的眼神再无之前的轻视,个个敬畏有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