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明珠另一个选择
    “不愧是娘娘点化的神女!”人人都在心里叨念了这一句。

    板牙瞧瞧珠子,瞧瞧明珠,老半天才吸了口气,问:“真的是你点化出来的?”

    连白芷也一脸崇拜的望着自家小姐。明珠噗嗤一笑,若三月春花,鲜妍妩媚。

    “我若真有那等本事,早已富贵无敌,又何必开铺子、寻生意?”她轻轻捏起珠子,沉吟道:“我曾见过古藉中记载,鲍鱼亦可生珠,色若孔雀,形状不定。今日剖得一枚,实属侥幸。”

    众人安静了片刻,忽地有人越众而出,追问:“那你是如何得知,此枚鲍鱼内有珠?”

    明珠一瞧来人,正是那位气度不凡的老者。当即客气的行礼道:“老先生,个中缘由,不足为外人道也。”

    老者楞了楞,扯了扯嘴角道:“也是。”他锋锐的目光扫过欧阳敏和紫鸢,两人面色微变,同时上前行礼道:“见过吕老先生!”

    老者点点头:“敏丫头也在啊。今日算是长了见识吧?”????欧阳敏面孔飞红一片,低头道:“敏敏受教。”

    紫鸢面色微赦:“我这就去通报家主!”

    “不必了。”明珠将鲍鱼珠交与她手心,“即便你家家主想见我,我现在也变了主意。”

    紫鸢雾眸突显厉色:“月小姐,你什么意思?”

    明珠目光往余下的贝壳上扫了一眼:“你们即无诚心,我又何必勉强。”

    紫鸢与板牙忍不住面孔一红,有些心虚的撇开了目光。

    “强扭的瓜不甜。”明珠放下衣袖,欲就此告别,可实在舍不得那几只鲍鱼,只好厚着脸皮对紫鸢道:“你们这几只鲍鱼实乃上品,可否送与我回家蒸了吃?”

    紫鸢不可置信的瞪着明珠,面色红白交替,只当明珠是在报复羞辱她,咬牙笑道:“有何不可?!”

    明珠欢颜:“多谢!”顿了顿,又有点不好意的道,“这几只牡蛎也一齐给我吧——”

    这日晚食时,月家人尝到了鲜美无比的鲜蚝油蒸一品大鲍鱼!

    “所以,今天的鲍鱼是小姐赢回来的?”

    听完白芷叙述花市经历的红玉,非常果断的下了结论。

    “但是,你说小姐为什么突然又不想见花市的主人了呢?好不容易赢了呢!”白芷满腹疑惑。

    红玉冷笑两声:“以我家小姐的本事,轮得到她们拿捏作态?”

    白芷狠狠的点头。

    海风微熏,海螺呜鸣不断的码头边。

    一艘泊在岸边,降下风帆的大黄船内,隐隐飘出浓郁的花香味。

    主舱室里的男子黑色幕篱遮面,莹润如玉的指间把玩着一枚色彩绚丽的异形珠。

    紫鸢仿佛听到他轻轻的笑声,那笑声,分明是对月明珠的激赏与惊叹。这令她原本就焦灼不安的心更加郁燥难安。

    男子将珠子收入掌中,问道:“她要与我谈什么生意?”

    紫鸢微垂头,露出一小截细长白嫩的头颈,神情半是自责半是委屈:“月小姐未曾提起便走了。”

    男子沉默了片刻,才轻叹一声:“你怎会以为,能在官府斗珠赛上赢了三大氏族最优秀子弟的月明珠是徒有虚名?”

    紫鸢飞快的看了眼男子,那眼神楚楚可怜中带着几分隐忍。

    “这次,是紫鸢大意了。请家主责罚。”

    男子点头道:“下个月,你随阿春她们一同制花油吧!”

    紫鸢刹时面色雪白,眼中有泪欲滴未落,神态凄楚绝美。

    男子低笑了两声,嗓音骤然严厉:“你觉得委屈?”

    他抽出一张烫金的请柬,挥至紫鸢的手中,紫鸢打开一看,目瞪口呆:

    古有鹅梨帐中香,今有芬芳怡人处。

    吾偶得香料配方数枚,不敢独享,愿与君共赏之。

    另赠秘香:玫瑰私语。

    紫鸢手指轻颤的取出请柬夹着的一张截成细指宽长的纸片,放在鼻下轻嗅。原本还委屈不甘的神情,刹时委顿!

    “这怎么可能——”紫鸢喃喃自语。这个香味——“原来世间还能有这种花油!”

    在单一花油统领天下的朝代,这张纸片上同时散发出的玫瑰、天竺葵、檀香的香味,足以令人为之惊艳!

    紫鸢望着男子,轻声的问:“月明珠?”

    男子缓缓点头:“三日后月明珠将在黑市办一场香料配方的拍卖会。价高者得。若非你当日自作主张,怎会横生这般枝节?!”

    紫鸢慌恐之下终于泪流满面:“家主,紫鸢知错!紫鸢甘愿受罚!”

    男子叹息道:“这回免不得要费些力气了!”

    紫鸢自知被贬已成定局,心中虽恨,却也想着将功赎罪。她面带愧色的道开口道:“紫鸢之所以刻意为难月小姐,并非无缘无故!”

    听那男子嗯了声,紫鸢才续道:“前几日,有人在各个花市和香料铺子里打听依兰花油。”她从袖袋中取出一张画纸。“这是他们在花市询问时出示的画纸,家主请过目。”

    男子接过画纸,只瞧了一眼,城府如他,也不禁惊噫一声!

    画纸上一支连叶带花的依兰,宽长深绿的叶片,用娥黄色描绘的如菊花瓣倒垂似钟——栩栩如生!

    男子沉吟片刻,笑道:“有意思。”

    紫鸢瞧听着男子的语气缓和了许多,心中暗喜:“这批人不同于之前来寻依兰花的商人。商人只闻依兰之名,对花树模样全不知晓。也不同于关长青。”紫鸢提到这个名字时有些许迟疑。“关长青只知花形与香味,但是这批人若非见过依兰,怎会连花带叶画得这般逼真?当时我就留了心,派人一路跟踪又偷了这张画纸,家主可知我查到谁了家?”

    男子轻轻一叹:“真珠苑,月明珠。”

    紫鸢惊诧的道:“您怎么知晓?正因紫鸢知道是月家在寻依兰,故而月明珠出现在花市时才会刻意为难。不想却坏了家主的大事!”

    男子瞧着画纸,沉思良久。

    紫鸢望望手中的请柬,又道:“家主,此际紫鸢有个猜测,不知对不对?”

    “说来听听吧。”

    紫鸢颇有把握的道:“月明珠机缘巧合,偶得香料配方,配方中有依兰花的图形,故而她才以此寻到梅岭花市意与家主合作。后因紫鸢的误会,令她改变主意,才有了此次香料配方的拍卖会。”

    男子忽的地一笑:“若真是这般简单,便好了。”那个女子,不可以常人之心度量。

    紫鸢不解的看着男子,她迷惑不解时的神情犹为动人,仿佛一只天真懵懂的小兽。湿渌渌的眼睛内俱是华彩。

    男子却不为所动,他带着些许笑意轻声讲:“若非她年纪不对,我倒要怀疑她与二十年前的案子有关联。”

    “不可能。”紫鸢失声道,“她今年才十五岁!”

    “是啊!”男子将画纸折起,郑重其事的放入衣襟内。“这场拍卖会一定非常有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