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闻香
    黑市,穆九的啤酒小屋,两楼拍卖堂。

    一只手掌高,两掌长,外裹雪白天鹅绒的木匣子静置桌上。空气中隐隐透出些许极细的香味。时辰未到,台下已经熙熙攘攘的坐了不少人。

    老皮尔的声音犹为响亮:“阿九!幸好我提前回来!否则就要错过这么重要的拍卖会了!你是知道的,英国人、法国人是有多喜欢香水!”

    穆九瞧着他,素来温润的双眸略显无奈:“对不起皮尔,你不能参加拍卖!”

    其他国人立即松了口气。这个老皮尔赚起钱来无孔不入,要是在华人眼皮子底下被一个洋人买走秘方,然后他转手制成成品再高价卖回中国,那他们这些华商也没脸再混了!

    老皮尔登时睁大眼连声质问:“为什么不让我参加?凭什么我不能参加?!”

    穆九微笑道:“不是我不让你参加。是秘方的主人事先声明,这次拍卖,只限华商。洋商不可入场。”

    老皮尔急得跳脚,胡子一跳飞得老高:“凭什么?怕我出不起钱么?我要找秘方的主人理论!”????穆九忽的一笑,那笑容,令台下坐在兄长边上的欧阳敏心跳骤停了一拍。眼中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了几分伤感留恋:昨夜她辗转难眠,想象了无数遍她再度出现在穆九面前时,穆九的神情。是欢喜、是失落、是惘然、是怨恨?然而她错了,穆九的视线没有在她身上停留哪怕一息,淡漠得仿佛她与他只是普通的陌生人。这个认知令欧阳敏心痛如锥。

    “你自己方才也说了。英国人法国人热爱香水。你觉得,我们会放弃这么好的商机拱手让给洋商么?!”穆九毫不留情的戳破了老皮尔的奢望。老皮尔眼珠骨溜溜转,控诉道,“阿九!我要向你祖母投诉你的无情!”

    穆九轻笑:“请便!”

    老皮尔气忽忽的要走,转念一想,却一屁股坐在最后排的椅子上。无赖般的喊:“我不参与拍卖。我就欣赏一下拍卖过程,这总行吧?!”

    藏身隔壁套间的明珠瞧得莞尔一笑,想着自己还让老皮尔捎了一台宝石打磨机呢!拍卖结束后,可以领回家了。她眨了眨眼问白芷,“怎么连欧阳博兄妹也来了?”

    一旁侍候茶水的小厮见白芷摇头不解的样子,开口道:“据说欧阳家现任家主夫人极喜欢调香。”

    明珠哦了声。那欧阳博兄妹是为了孝顺母亲而来?孝心可嘉。

    小厮又道:“坐在欧阳博右身后那一排的客人,都是城中有名的香料商行的老板。龙记商行的龙归海、胡记商行胡瑞文是其中楚翘。”

    胡瑞文身材精瘦,小眼大鼻,一把山羊胡子的外貌与他身边穿着讲究、俊美的郎君龙归海比起来,逊色太多。

    小厮又道:“坐在靠窗那几位同来的先生,都是当地小有名气的才子,平时雅好焚香。”

    明珠暗想,焚香之道与香水之道南辕北辙,这几位今日怕是要失望而归。

    “梅岭花市的人来了么?”明珠话音刚落,忽地呼吸一窒!

    一名身着烟紫色窄袖衫,深一层淡紫流云长裙的女子缓步而至。她容色算不上极美,大约三十出头的年纪。发挽流苏髻,一对黄金嵌红宝石珍珠步摇做工繁复,斜插两髻。一张雍容饱满的鹅蛋脸,眉拟远山黛,却稍显棱角。眼若碧水沉,但略觉凌厉。鼻挺且直,唇形不够柔美犹显坚毅,配上罕见的美人沟下巴,明明分开看都极普通的五官揉合在她的脸上,却令人一眼惊艳!

    紫牙苏石榴石串成的步禁随着她莲步轻移微微折射出剔透华美的光泽,室内因为她的出现瞬间陷入寂静。

    穆九亲自引她入座,向众人介绍:“这位便是梅岭花市的木夫人!”

    木夫人?

    明珠想到穆九曾道梅岭花市的老板是个女子,难道就是她?!

    其他人倒还罢了,胡瑞文眼中刹时透出几分凛冽的寒意与激动!他别过头轻哼一声。倒是龙归海起身向木夫人行礼微笑道:“木夫人,久仰大名!在下越州龙归海!”

    木夫人眼眸微睐,笑意浅露。刹时如一潭秋水荡起无数涟漪,教人几乎要陷入她波光粼粼的眼波之中!

    明珠不由倒吸一口凉气:世间最难抵挡的便是这种眼若秋水的美女了!简直可以醉死人!

    龙归海却定力极强,如此佳人,视若平常,竟无一丝动容!

    “龙老板不必客气。”木夫人音色甘醇,“难得今日越州城的同行汇聚一堂,皆为寻香而来,一会拍卖时莫伤了和气,大家以和为贵,不要辜负穆九的一片心意!”

    龙归海朗声道:“正当如此!”

    胡瑞文扯了扯嘴角算是回应。胡记商行,在十多年前梅岭花市突然插手香料生意后,日渐败落。他心有不甘,却无力回天!瞧了眼身边笑容恰到好处的龙归海——龙家的香料生意也大受影响。可人家没把鸡蛋全放在一个篮子里,同时还做着其他生意,又肯放下身段和梅岭花市交好,这些年混得比胡记好多了!

    欧阳敏的目光自木夫人出现时便盯着她焦灼不放。心中诧异,对兄长道:“这位木夫人的身形,我总觉得有些眼熟!”

    欧阳博知道妹妹记性比他还强上两分,忙道:“木夫人素来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今日一见,绝非寻常人家的女眷。你仔细想想,可曾是在哪家内宅中见过?”

    欧阳敏眉心紧蹙,正自回忆间,鼻尖却嗅到一股淡淡的茉莉花的香味。抬眸见穆九立在台前,已经打开了木匣,取出一只细长颈的袖珍水晶瓶,瓶内之物透明如水,轻轻晃动间,晶莹剔透。

    欧阳敏一时忘了香味,目光有些痴痴的瞧着穆九白净修长的指节,见他极小心的倾出些许香水喷洒在试香纸上,分发来宾。空气中立刻弥漫着一股淡雅甜蜜的香味。

    原本还有些喧闹的现场立即安静下来。

    胡瑞文眼尖心细,早注意到这只水晶瓶内之物不同以往。待拿了试香纸一看一捏,惊怔道:

    “即不是花油。也不是花露!”

    老皮尔坐在后排用中文吼了句:“这是香水!香水!”

    没人知道老皮尔心中难以描述的激动与懊丧:他带着玫瑰式琢型的宝石切割技法回到英国,名噪一时大受欢迎!随即听说匈牙利女王命人制作了几款独特的香水,香味经久不散且变化莫测。功效比之前容易挥发的精油强十倍!他还想着若是能够搞个几十瓶卖到中国来,一定大赚。没想到,中国人自己竟也已研制出类似的香水来!

    他搓着手指,如果,他能拥有配方——老皮尔仿佛见到无数金币从天而降!

    龙归海紧闭双眼,修剪过的玄月眉在他的眼部投下两道半圆的阴影,神情肃然,仿若入定老僧。

    木夫人瞧着穆九微露赞许之色。

    正当诸人沉浸在香氛之中时,龙归海突然睁眼道:“茉莉、橙花、玫瑰!”

    明珠在内室颔首道:“此人有副好鼻子!”

    穆九淡淡的道:“天下香料近百种。若都能以此技法融与一体,变化何止千万?”

    说毕,他命人开窗通风。等室内的香气散尽后,取出第二只水晶瓶。

    这一瓶的香味比之前少了几分清甜,多了几分清雅。仿佛豆蔻年华的女孩慢慢长大,成为正当芳华的妙龄少女。

    依旧是龙归海,轻声道:“豆蔻、丁香、玫瑰,还有——”他顿了顿,看向木夫人。“还有依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