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招商大会
    诸人心下微凛:坐在这里的不是行家也是半个玩家。依兰花油精贵无比,全越州也只有梅岭花市才有得卖。十多年来,不是没有其他商人四处寻找其他的香源,可惜一无所获。依兰,紧紧的被梅岭花市攥在手心!连依兰花的模样,也无从得知。

    木夫人淡声道:“这瓶香水中依兰所用的份量甚少,龙先生竟能嗅出,佩服!”

    这点子依兰,是明珠缠着如雪讨来的。想到如雪当时鲜红的脸颊,明珠暗暗好笑:成了亲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啊!

    欧阳敏虽心有杂念,闻到此香的瞬间,顿时整个人柔软得仿佛回到多年前,在一树的凌霄花下,初逢心动时的场景。

    这瓶香水的持久力比第一瓶更长一些,花了好些时间才挥散干净。

    第三瓶香水一打开,馥甜浓郁的香味立时霸占了所有人的呼吸!

    这瓶香,是芳华少女嫁为人妇后,成熟中带着些许性感魅惑的味道。

    龙归海叹息道:“依兰。这是依兰和麝香。因为这两味香太过浓郁,所以用了不少苦杏仁调解。”????明珠听得心中一动:这位龙归海,不仅能够分辩出花香品种,还能极快的揣测出配料用途。是个人才!

    木夫人赞赏的道:“龙老板见微识著!”

    龙归海感慨的道:“能将这些不同的香料融与一体化为水,又使其香味经久不散者,才是真正的高人啊!”

    却听木夫人问:“穆九!这些香水,怎么拍卖法子?”

    穆九笑道:“此香非我所有。穆某也是受人所托。”

    欧阳博兄妹一脸的凝重:什么时候起合浦这般卧虎藏龙?一个月明珠不够,还冒出一个制香大师?之前却半点风声也不露?太过诡异!

    “竞拍成功者,自然可见委托人。”穆九看眼老皮尔,道:“拍卖前,委托人有几个要求需与诸位声明。”

    “第一,今日与其说是拍卖,不如说是协商。最后成功得此香料秘方者,无须支付任何费用,但委托人须占三成的红利。”

    话音刚落,众人一片喧哗。

    “这个——占红利?便是要与我们分成!我们宁愿花钱买方子!”

    “是啊!三成!这抽成也太高了!”

    穆九不理会台下的议论纷纷,续道:“秘方所含的不仅仅是配料,更有配料的提取方法及制作工艺。委托人以家传秘制要求分取红利,并不为过。如有不同意者,现在可以离开。”

    一些小商行小铺子的老板原本就是过来凑个热闹的。此时便有几人起身告辞。

    倒是那几个雅好焚香的书生才子,正襟危坐,其中一名三缕胡须的中年男子若有所思的问:“梵香之道,贵在清心养神。这香水之道,贵在何处?”

    穆九闻言唇角微扬:“劳宋秀才下问。香水之道,怡情怡性,悦己悦人。”

    明珠暗暗点赞:好口才。

    宋秀才摇头晃脑的叹息:“靡靡之物也!”

    木夫人突然开口道:“梅岭花市,愿以四成之利让于秘方之主。”

    龙归海刹时面色一变,朗声道:“龙记也愿让四成之利与委托人!”

    欧阳博没料到拍卖初始就这般激烈,与妹妹对望一眼,他哀声叹息的道:“此行原本只为讨家母欢喜,如今看来却难如愿了!”

    胡瑞文眼中精光暗闪,顺着他的话试探道:“欧阳公子何出此言?这香水秘方,即能讨令尊欢心,又能有大笔进项。这般两全齐美之事,何处去寻?”

    欧阳博顿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话虽如此,欧阳家也不吝于三四成的红利,但毕竟未曾涉足香料的行当,暂时也无这个打算。”

    胡瑞文将信将疑,暗暗松了口气。

    明珠察言观色,细嫩红润的指尖轻轻敲了敲桌面:“龙归海与胡瑞文等香料商家竟是结盟而来。有趣。”

    木夫人自也瞧出端倪,瞧了眼胡瑞文,微微颔首。

    越州城的香料商行总算还不笨。终于想到了结盟共战!如此一来,他们还真有与梅岭花市共争高下的机会。

    穆九瞧了眼欧阳博,嘴边迅速掠过一抹哂笑。

    “委托人第二个要求。”他慢理斯条的将三支水晶瓶放回木匣中,挂上锁,待现场再度鸦雀无声,才道:“第二个条件,有远航船队者,优先。”

    现场一片抽气声!

    “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有远航船队?!”

    众人面面相觑。

    龙归海眼睛刹时明亮若星子:“想做海外的生意?”

    穆九摇头。他已从老皮尔的口风中探知,海外也已出现了类似的香水。月明珠的秘方,说不定就是从海外而来。即如此,明珠定然另有目的。

    “一群笨蛋只知道赚钱!”老皮尔在后边听得忍不住跳脚。“我有远航船队!可以抵达英国、法国、俄国!你想找的原料我都能帮你找到!考虑一下我老皮尔吧!”

    明珠边笑边叹息:从玫瑰式琢形到香水,老皮尔实乃她知音也!

    穆九瞥了老皮尔一眼:“再喧哗就赶出去。”

    老皮尔哼的声扭过头,眼珠子却骨溜溜直转。

    木夫人轻笑道:“梅岭花市,有五艘远洋船。”

    龙归海眸子一黯,胡瑞文心凉如冰:他们最大的问题在于,摸不透对方的底!

    此时,欧阳敏好奇的声音响了起来:“哥,我们家可有远洋船?”

    欧阳博点头道:“有。”

    “欧阳家的生意虽未涉足香料,但有船有钱。为何不能与在座诸位合作呢?”欧阳敏看似天真的话,却让龙归海等人心动如斯。

    胡瑞文却摇头低声道:“欧阳家说得好听,其实他们早想染指香料生意。与他们合作,我担心与虎谋皮!”

    “与虎谋皮,还得谋一谋。就怕不谋之后,你我毛将焉附?”诸商将目光投向龙归海,龙归海面色阴沉,望向欧阳博兄妹,实难决断。

    “这就是前有狼,后有虎。”明珠眼眸清亮,相当好奇龙归海该如何选择。

    欧阳博兄妹心底也绷紧了弦:若能与这些香料商合作,他们欧阳家有的是机会将他们一一蚕食一统香料行!界时,凭香水的秘方,再拿下梅岭花市!

    龙归海双眸一闭,正自决断间,忽闻木夫人一声轻笑。

    “香水利润如何,尚不清楚。但我梅岭花市一家,吃得下合浦、吃得下越州,却吃不下江南、京城的生意!”

    她话音未落,龙归海蓦然睁眼,惊喜的道:“夫人的意思是——”

    木夫人优雅的起身,面向诸人道:“香水的秘方,我们必然是要拿下的。但拿下之后这生意怎生做法,却值得好好斟酌。”

    欧阳博兄妹暗道不妙:木夫人正以利诱之!

    “最简单的方法,划区而治。”木夫人身后的两名随从迅速展开一张宽广的地图,上面已用红线圈出京城、苏州、杭州、南京等繁荣之地。“我梅岭制成香水后,卖与你们。你们按各自商家的实力,各自分配阵地!”

    明珠躲在内室听得心神俱震:这位姐姐莫不也是穿来的?连区域分销制都搞出来啦!

    诸商听得一股热气从足底冲上脑袋,兴奋的接头接耳不提。

    “木夫人的话,能信么?”

    “若真能这样做,可是大大的好事啊!”

    “万一她骗我们呢!”

    那几个秀才文人见场内风云突变,不由都瞧向欧阳博兄妹。

    “木夫人好大的野心!”宋秀才连声冷笑。“这么一来,在座的香料老板,便成了你的部下!今后的生死不就都在你梅岭花市一念之间了?”

    明珠双眼微眯:这帮子秀才文人,终于露出今日真正的意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