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穆九的身份
    果然,胡瑞文等人立刻停了议论,再度迟疑起来。

    木夫人摇头道:“宋先生此言差矣。我只卖香水,其他香料还是各家自行买卖。说我能断生死,未免太高看我,也小看了诸大商行。”

    “香水一出,香料生意必然大受影响。木夫人难道连这点也想不明白?”宋秀才质问不断,针针见血。

    “宋先生不懂香料,就莫要大放厥词了!香料取才包含万千。但可提取花油的花叶不过百数。更何况——”木夫人下巴轻抬,满身的骄傲。“穷途思变!我梅岭花市初入香料行时,不也曾被人打压排挤几近绝路?若非制出依兰花油,恐怕梅岭花市早成昙花一谢!如今在座诸位渐入绝境,再顾前思后不敢出手,或鹬蚌相争、为他人做嫁衣,结局如何,各位心知肚明!”

    “木夫人莫要危言耸听!”宋秀才听出她话外之音,急道,“你又凭何取信与人?”

    木夫人忽的一笑,明艳中带着坚毅:“我愿与诸位在此结盟!”

    “结盟——”

    胡瑞文抑不住心中狂喜,失声道:“此言当真?”????木夫人缓缓点头:“香料之道,源于我华夏。与丝绸同为海外竞相争买之物,洋人得之以为傲。但各位有所不知,我们收到消息,海外一个小国的女王已经命人用花油研制出特别的香水,倘若我等不奋起直追,只怕今后难再与其匹敌!故,梅岭花市愿与诸位结盟,盟誓即成,不弃不离!古有丝绸之路,今日有我合浦之民共建海上香途!”

    明珠捂着砰砰乱跳的胸口惊叹不已!之前对梅岭花市的嫌恶在此刻也消失殆尽!

    木夫人妥妥的女强人啊!先给警醒,再给承诺,最后描绘了一张宏伟的前景图——共建海上香途!

    想到香水源源不断的从合浦送至全国各地甚至跨洋过海,建立起一张交错繁密的香旅之途,连经久经商战的明珠听了都为之怦然心动!

    现场哗的一片沸腾。

    胡瑞文脸都红了:“龙归海!干不干?”

    龙归海似笑非笑的瞧了他一眼,摇头叹道:“我们输给梅岭花市,着实不冤啊!”

    欧阳博兄妹目瞪口呆,一种极度的不安涌上心头:梅岭花市,只做香水生意也就罢了。若是他们想要涉足其他行当,会是何等场景?!

    欧阳博更是自问:自己作为祖父、父亲精心培养的接班人,可有木夫人的魄力与本事?

    宋秀才还想泼冷水,欧阳敏却朝他摇了摇头。她捏紧的手心直冒虚汗,身子发热。望着木夫人,心中只满满一个信念:迟早有一日,她也要像木夫人一样,咤吒风云,谈笑间江山在握!

    穆九清冷的声音再度响起:“最后一个条件。”

    “还有条件?!”

    “闭嘴,听着!”

    穆九垂下眼帘:“不能透露她的身份。”

    木夫人黛眉微凝,笑道:“必不负你穆九所托。”

    大势已定,欧阳敏的嘴角却露出一丝冰冷的笑容。明珠一直在注意众人的神色,恰巧捕捉到了这丝略带诡异的笑。心底微微一紧:欧阳家还有后招?!

    招商大会顺利结束。

    宾客散尽之后,明珠坐在巴台前,小手撑着下巴,喃喃的对穆九道:“我有点儿不甘心。太便宜他们了!”岂止是便宜了梅岭花市,简直是为他们做了嫁衣!

    穆九递了杯黑啤给她:“什么时候与木夫人见面详谈?”

    明珠冷哼一声,背梁挺直,清凌的目光如箭般射向穆九:“何必找什么木夫人?与你这位梅岭花市的当家家主面谈岂不是更直截了当?”

    穆九的身形微微一僵,温润的眼中刹时透出一丝寒意:“你说什么?!”

    明珠举起杯子,面上露出几分嘲弄之色:“如果说一开始,我就怀疑你和梅岭花市有关联,你相信么”

    穆九弯了弯唇角:“不相信。”

    “我见识过梅岭花市的花油。”明珠淡淡的道,“花油通常是用蒸馏法提取。民间传统的蒸馏法制取的花油,因为工艺所限,最后一步的水油分离颇难处理。但是你们的花油实在提取得非常干净。这让我不得不怀疑,你们用的蒸馏法与众不同。我想来想去,只想到一个可能性。”

    穆九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明珠,眼底掠过一丝讶异。

    “听说在国外,已有人改良了蒸馏法,比如蒸气蒸馏法。”明珠微笑时,眼儿略弯,“梅岭花市显然不是洋商的产业,那么,合浦谁最有可能得到国外先进的技术提取花油呢?”

    穆九笑了笑,眼中似要漫出水来:“这个人,就算没有海外的经历,也必须与海外有一定的联系。”

    明珠轻轻拍手:“没错。而且不是简单的生意往来,因为他是私底下,密秘进行的。”

    “何以见得?”

    “因为这种方法,至今为止,只有梅岭花市一家在使用。这也是你们在越州香料行所向无敌的原因之一!”

    穆九轻轻呼了口气:“你认识的人之间,能满足这些要求的,只有我么?”

    明珠侧了侧头,发侧珍珠流苏的坠子轻轻落在她白嫩的面颊上,珠光映射,美得难以言述。

    “当然还有其他的原因。”

    “说来听听。”

    “你告诉我,花市的主人是个女子。但是我从紫鸢的话中分明听出,她口里的家主,是个男子,且是个年轻男子。说不定长得还不错。所以紫鸢对来找她家主谈生意的年轻姑娘防备不已。”

    穆九难免有了点可爱的尴尬。

    “但是今天木夫人的表现让我确定,你、穆九就是紫鸢口中的家主。”

    穆九皱眉,思量了片刻,恍然道:“木夫人准备得太充分了!”

    “不错!”明珠媚眼微睁,透出一缕得意后又迅速掩饰了下。仿若只可爱的猫咪,穆九瞧着只觉心里一热。微微侧了脸不敢多看。

    “木夫人准备得太充裕!她显然对我所提的这几点要求早有准备。这些要求事先只有你我两人知晓。我从未与他人提过,泄露与木夫人消息的人,只能是你。”

    穆九摸了摸下巴:“我只是个传话的——”

    “木夫人对你很客气。”明珠甩了他一个“你当我是瞎子啊”的眼神。“与其说客气,不如说是慈爱。再结合之前种种线索,你就是梅岭花市的家主这个事实,呼之欲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