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龙归长青
    穆九长长叹了口气,笑吟吟的道:“我没骗你,梅岭花市的主人的确是女子。”

    明珠哼了一声。

    穆九续道:“那个女子,是我的祖母。”瞧了瞧明珠的微露讶异的目光,又道,“木夫人是我姑姑。”

    祖母、姑姑?

    对于木夫人是穆九姑姑之事,明珠并不如何震惊,方才见木夫人对穆九的态度她已隐隐猜出两人的关系。只是若有所思的瞧着穆九:姑姑这般厉害,不知他的父母是怎样的人物?

    穆九暗想:又是这样一副撩人的猫咪样……

    “我祖母年轻时出海行商。身边跟随了一大批水手。等这些水手年纪不适合再出海时,祖母就用自己种花的手艺,办了梅岭花市。让她的老伙计们种花养树,赚钱养家。”穆九算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但我真没想到,这么快就会被你识破。”他微微眯起眼,打量明珠,似有疑惑的道,“合浦的女子,怎么都这么聪明……”????明珠震惊于穆九的祖母身为一个女子,竟然能出海行商?故而对他的奉承延迟了小会才反应过来:“现在讨好我也太迟了吧!”

    穆九莞尔一笑,些许羞涩,些许得意。他原本不过二十的年纪,长得又好,这般一笑,令明珠暗道一声:合浦的男人,怎么都长得这么好看?!

    穆九想起一事,又问:“既然你早就怀疑我的身份,为何还要找我办这场招商会?”

    明珠舔了舔唇上的啤酒沫:“一是为了确认你的身份。二是为了给你添堵。”

    穆九失笑:“还记恨紫鸢的事?”

    明珠哼道:“我还从没被人这般欺负过!原本我是打算给你们寻个大麻烦的。只要能与其他商料行合作,我就可以利用他们的资源出海寻找依兰。”她有详细的海图!找到依兰的可能性极高。只是苦于手上没有可用可靠的人和船。一旦与香料商行达成协议,在巨大利润的推动之下,明珠根本不担心合作商会背信弃义,同时也教训了梅岭花市。

    “你为什么对依兰这么执着?”穆九微眯了眼,眼中有探究。

    明珠清亮的目光与他刹那相汇,似乎知道双方互有保留与秘密,他们各自会心的一笑。

    明珠一脸惋惜的道:“枉你依兰花油做了这么多年,难道没有发现,依兰除了香味浓郁外,比其他花油保持的时效更长久么?”

    穆九挑眉:“我以为是它花香浓郁的原因。”

    明珠摇头:“处理得当,依兰可令香料挥发均匀,使香水的留香时间更持久。所以,我才对依兰这么执着啊!”

    穆九一脸了解的道:“原来如此!”

    两人心照不宣,默契天成。

    “不过你也别得意得太早!”明珠提醒他,“欧阳家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他们必然留有后招!”

    穆九点了点头:“欧阳德那老头儿,向来喜欢扮猪吃虎。”

    “有没有想过,如果他们图谋抢走香水的生意,最有可能的方法是什么?”明珠眼中暗藏狡黠。

    穆九认真思索了片刻:“找出幕后人,夺走配方。”

    明珠臻首轻点:“找到我并不难,可配方都在我脑子里。而此时,我已经通过梅岭花市与全越州的香料商达成了利益一致!毕竟欧阳家的主势力都在珠宝界,香料这一行还来不及插手。当他们发现奈我不得时,会怎么办?”

    穆九一时迟疑。

    明珠拔下发间一枝小簪子,送到穆九的手边。簪子顶部一颗圆润光滑的莹白珍珠幽幽地散发着美丽的虹彩。

    龙归海与一众兴奋的同行至酒楼把酒言欢,大大畅想了一番宏图壮业后,心潮起伏难定的回到了家中。

    书房内,一名古铜肤色的英俊男子已久候多时。

    “怎么样?”他开口便是一连串急切的追问,“香料秘方如何?你们有没有成功?”

    龙归海瞧着他,温言道:“等了一上午了吧?午饭吃了么?”

    男子打量他的面色,刹时失望无比的坐回椅子上:“你们没成功?还是输给梅岭花市了对不对?!”

    “长青!”龙归海摸了摸桌上的茶壶,尚有余温。便倒了一杯与他,“也不算失败。我们这次,与梅岭花市结成了同盟。”

    关长青双眼一亮:“同盟?”

    “嗯。香水秘方虽被木夫人得了去。好在我们结成了同盟。越州的香料商都可从中获利,不亏。反而大有赚头。”

    关长青眼中的亮芒又逐渐黯淡下来:“可是,依兰花的消息,就难查到了!”

    龙归海心有不忍的劝道:“既然有了这层关系,今后往来也就方便许多。我们找机会再作探查。”

    关长青苦笑两声:“归海。多谢你。”

    龙归海轻轻拍他肩膀:“说这话可生分了。”

    关长青打起精神:“给我讲讲今天的事儿吧!”

    龙归海捧了茶杯坐到他的身边。他说得仔细,关长青听得认真。

    听完后,关长青的面色更加凝重:“梅岭花市,一个木夫人就这么厉害?!”

    “他们有备而来。”龙归海轻叹,“我估摸着,他们早有企图,欲整合越州的香料行供他们所用!这次香水秘方是个契机,从今往后,越州的香料生意唯梅岭花市马首是瞻了。”

    关长青摇摇头:“不是今后,早就如此了。”

    龙归海一怔,抹了抹脸,笑道:“是啊!早就如此。多亏有你在旁提点我,我龙家才未像其他商行一般没落。”

    关长青的眼底逸出些许苦涩:“他们也算手下留情。”望了望天色,起身道,“我该回去了。明早还要出海。”

    龙归海眉心微皱,却没劝他。只是目送着他孤寂坚挺的背影暗道:那么强大的对手,我怎么忍心让你独自面对?!

    欧阳府中。

    欧阳德面容难得的布满阴云:“木夫人?好个木夫人!”他心中恼怒至极,却又强自忍耐。

    “爷爷。”欧阳敏迟疑的道,“孙女总觉得木夫人眼熟。却想不起她是哪家的女眷。”

    欧阳德眉心一跳:“敏敏觉得她眼熟?是曾见过她,还是觉得她容貌与谁相似?”

    欧阳敏忽的瞪大眼:“爷爷这么一提,敏敏倒是有了头绪!或许不是之前曾见过,而是她的相貌,竟与谢家的曼柔姐姐有些相似!”

    “和谢家闺女长得像?!”欧阳德有些茫然的道,“谢家的人咱们还不熟悉?怎会没见过她——”蓦地,他瞪圆眼,猛地一拍桌子,失声道。“她姓木!难道是她?!”

    欧阳敏好奇的问:“她是谁?”

    欧阳德挥挥手,脸上恢复了往常的慈和笑容:“莫急,先等爷爷我确定后再做打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