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兰会许家郎
    明珠一行人一路赏香,一路笑谈。走了半晌也只到半山腰。山路两边,不少人搭了简易的摊位、拎着篮子买卖一些简单的吃食与海产饰品。还有人从山里挖了各种兰草,卖力哟喝:“兰花哟,稀有的兰花哟!快来看一看罗!”

    明珠随意看了几眼,都是些常见的春兰也就没放在心上。又往上走了几步,却见一群人围在一处,议论纷纷。

    “这是什么花?真好看!”

    “是呀,从没见过!哪儿寻来的呀?”

    更有人问:“到底卖多少钱?你开个价!”

    “我这花不卖!”卖花人是个中年男子,相貌端正,一身干净整洁的儒袍,分明是个读书人。“此花是我无意间从山中得来。”

    一株翠绿的花枝亭亭玉立,不过一尺来高。枝杆上半部分长出许多小花枝,枝头一朵朵白色的晶莹小花。已开的花型有些象蝴蝶兰,山间阳光的映射下,玉白的花瓣娇嫩得仿佛一碰即碎,带着露水的花瓣更仿佛透明一般,淡紫色花蕊自带妖娆,在风中轻轻摆动。

    明珠难掩诧异不由驻足观望:这还真是一株罕见稀有的兰花品种!????那卖花人斯斯文文的道:“此花寻来后问我遍全越州城的花市都没人认得它。今日放与此处与诸位共赏,谁若能识得它花名,我愿赠银百两!”

    明珠了然一笑:这是为花扬名?

    不知何时,他们身边聚了四五个年轻男子,皆是穿着一色质地上乘的浅蓝色长袍,系银白色云纹腰带。身上还斜背着一只书袋。

    “这是什么花!”

    “还真没见过!院长喜欢兰花,说不定院长识得!”

    “咦,伯友呢?”

    “伯友常受院长指点,说不定认得这兰花呢!”

    明华眼带羡慕的对妹妹们低声道:“看服饰,这几人都是云深书院的学生。”

    明珠嘴角轻扬:这几人唱得一台好戏。

    说话间,一少年信步而来,瘦长挺拔气质不凡,眉目清秀堪称俊俏。

    明珠记性颇佳,见到这少年时心下微微一动:有些眼熟!哪儿见过?

    “伯友,你可来了!”另一少年拉着他的手,指着那花道,“瞧,这花稀罕不?你可认得?”

    少年见到那兰花,双目微睁,惊叹道:“好花!”

    明珠听得他的声音,蓦地想起:伯友?许伯友!许太守爱妾宋氏的儿子,许伯知的弟弟!曾在斗珠决赛上见过一面。

    今日倒真是——巧了!

    联想到祖母突然要与他们同来东山寺,又主动提出让他们上山赏桂,异常热络关怀的态度,明珠心底原本的疑惑,此刻有了答案。

    再看那株珍稀的兰花,明珠已经没了半分兴致,转身便走。

    明岚见方才还是一脸惊喜的明珠此刻意兴阑珊的模样,好奇的道:“姐姐不想知道那是什么花么?”

    明珠嘴角划起一抹冷笑,声音清脆的道:“有何难猜的?不过是玉凤花的新品种而已。”

    她话音刚落,许伯友原本暗藏得意的笑脸刹时一怔。身边的几个少年惊讶道:“伯友,那位姑娘说是玉凤花,可对?”

    伯友微僵的脸立时笑得圆润自如,追上明珠行了一个礼,道:“原来月小姐在此。月小姐博闻广记。伯友佩服!”

    明华与明岚相顾皱眉:此举有失轻浮。

    明珠想此人是太守的儿子,不好太过得罪。淡淡的道:“许公子客气了。”

    许伯友心下一喜:明珠记得他!笑容愈加飞扬的道:“今日甚是巧合,竟与月小姐兄妹在此相遇。东山寺的金桂名驰合浦,不若由我带几位同去赏花吧?”

    明华识破他眼底的算计,满心的不喜,暗道:谁要你陪?

    明珠瞧了眼四平八稳的山道:“许公子不必客气。你携友同来,我亦有兄妹相伴。不若在金桂处再聆听公子的佳作,如何?”

    许伯友刚应了声“好”,忽地笑容一僵:她怎知道自己准备在山上桂花树下吟诗?!

    不知不觉,他手心里竟捏了一把冷汗!

    明珠瞧着他惊疑不定的面色,笑道:“难得诸位学子同来赏花,焉有不吟诗作对的道理?”

    小样儿的!我看你们还能弄出什么花样来?无非是先在事先安排好的卖花人这边显摆一下自己的风雅,随后再念两首备好的诗展露才华!以此打动她的心?

    天真!

    许伯友却松了口气,心道:原来如此。姨娘说得没错,月明珠果然聪慧。想家里的兄长定了谢家的长女,据姨娘讲,那是夫人与父亲谈的条件,只要许伯知能求娶到谢曼柔,婚后她便带着小夫妻俩回南京老家。父亲这才厚着脸皮向谢家求了亲。没想到,谢晓轩竟然同意了!原以为谢曼柔会哭闹不休,誓不下嫁一个蠢胖子!他与姨娘都准备着看出好戏,又没想谢曼柔竟毫无嫌弃许伯知的意思乖乖的绣好了嫁妆等着进门了!

    大失所望的宋氏不免恶意猜测了番:别是谢家姑娘有问题?不然哪家小姐看得上许伯知?

    她自己揣测也就罢了,竟私底下与别家女眷传了这等闲言碎语。不料立即被人告到夫人陶氏的面前。陶氏勃然大怒!不顾丈夫的阻拦狠狠的责罚了宋氏。

    许太守虽然心疼宋氏,但一来宋氏这回做得实在过分。谢家人的声誉也是她能诋毁的?何况儿子已与谢家定了亲,这可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事。二来,也晓得妻子对他已经毫无顾忌,他再怎么拦也拦不住。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宋氏挨了板子关在房里抄写女诫。

    经此一事,许伯友突然发现,原来太守府的后院,还是夫人陶氏说了算!姨娘再受宠,犯了事也只有认罚的命!何况许伯知得了谢家这座靠山,就算他们一家子避到南京去,合浦有谢家在,他和姨娘也甭想出头!

    想通这一节的宋氏母子后悔不已。于是宋氏便思量着要给儿子寻一门更好的亲事。然而放眼三大氏族,又有哪家肯把嫡女嫁给庶子出身的儿子呢?宋氏也没好高骛远,细细思量了一番后,将主意打到了声名正旺的月明珠身上。

    月家在合浦的生意才起步,已然大有直追三大氏族之意!宋氏与许太守道:与其看那三族的冷眼,不如扶持一个新贵!今后还怕月家不帮衬自家?

    官至太守,许大人绝不简单。他当即婉言相劝宋氏:“再等等。”

    “为何?”

    “月明珠声名雀起,想要打她主意的人必然不少。可是你看如今月家风平浪静。连个上门试探的媒人都无。为何?”

    宋氏一听,也觉不解:“这倒是有些古怪。”

    “各方都在观望。生怕一出手,反倒引来别家的围攻!不能因为一个月明珠,便坏了合浦长久以来的平衡局势。”

    宋氏揉了揉帕子,不悦的道:“我们官府人家,不和三大氏族搞一块儿,这也不行么?”

    许太守叹息:“谁让伯之定了谢家长女呢?”

    宋氏刹时会意,眼眶一红,恼得直捶许太守的胳膊道:“都怪你,都怪你!你只顾着那胖子,丝毫没将我与伯友放在心上!”

    许太守苦笑:“这不是为了我们今后的日子?你不是一直想当家作主么?你不是一直觉得有陶氏在,你便不得自在么?”

    宋氏无言以对,只点了眼角默然伤心。

    许太守最受不得爱妾这副玄然欲滴的样子,直让人怜惜到骨子里!忙搂了她道:“我也不是不同意这事。只是还需再观望一阵。”

    宋氏只得应了。

    前几日,惊闻明珠开出了鲍鱼珠,她激动之下,再也等不得了。立即联系了自家兄弟的妻子柳氏,便是刻意与月母交好的那位宋家夫人筹谋了一番。于是便设计了今日这出“东山寺兰会月家女,金桂下诗意动佳人”的戏码。可惜,戏才开场,许伯友就有些演不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