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贝雕现世
    许伯友眼睁睁的瞧着明珠兄妹漫行上山,他只好硬着头皮和友人跟在身后。不时指点风景,吟两句诗,还探讨了学识见闻,可惜未得佳人一顾。

    明岚低声道:“这个许伯友,脸皮还真厚。”

    明华也不悦的道:“亏他还是读书人!”

    明珠不屑:“理他作甚?”

    三人没了闲逛的心思,很快便到了山顶,果然见到两株高大的金桂,鲜黄色的小花一簇簇的挂满叶间。不用上前,只需远远的站着,花叶一动,香便随风而至。

    “山风习习,桂香暗飘。此情此景,当得一诗。”与许伯友同来的少年笑容满面的道,“伯友,我们这些人中,数你诗才最好!”

    许伯友脸一红,余光瞧了眼明珠,见她与妹妹坐在石椅上,低头垂目,不知在想些什么,心中暗道:姨娘与外祖家的一番苦心,绝不能白费了。

    他也顾不得谦虚,笑道:“怎能只我一人作诗?人人一首,莫想逃了!”????当下叫苦声一片,嘻嘻哈哈之后,却也沉静了下来。明珠知晓他们正在寻词作句,乐得清静,总算得以好好赏花。

    山顶也有几个摊贩,摆了几株失了颜色的小珊瑚与大贝壳,目光殷情的盯着往来游客。

    其中有一个摊位尤其特别,他卖的是贝画!

    一张黑色棉布上,放着大大小小五六件精细的贝画作品,明珠着意细看,有一只手掌大的白蝶贝刻画得最为精细,何仙姑踏海游东海,美貌端庄,授带飘飘,发丝毕现。足底的莲花盈润丰美。只是贝壳色白,即便细刻也不明显,所以又用色彩描绘,即为贝画。另两只蛤蚌、扇贝上刻的也是海底仙境,神话故事的人物场景。

    摊主头戴纱笠,看身形年纪不大。手持一只手掌大小的扇贝,另一手持刀,正在一枚洁白的内壳上小心刻绘。

    明珠暗暗称奇,此人年纪轻轻,刀工之纯熟生平罕见!不禁多看了他几眼。

    耳畔传来许伯友的吟诗声:“群子游东山,风轻桂花黄。西池凉露满,吹断月中香。”

    明华一直关注着这群人,闻诗惊道:“好诗!”

    不愧是云深学院的学子,才学不容小觑。

    “伯友兄此诗一出,我等皆无颜以对了!”

    许伯友成竹在胸,见明珠也面含赞许之色,暗暗欢喜。

    明华又念了遍此诗,叹了一句:“可惜此时无月。”

    有学子对他笑道:“此诗重在意境,莫要强求同景了。”

    “是啊,伯友的诗句,我们院长都夸才气逼人呢!”

    明华面孔微红,低了头不再言语。

    明珠见兄长有羞愧之态,哼了声:事先备好的诗也有脸这般吹嘘!

    她略微沉吟,半闭双眸,将周遭的景致全纳于胸怀,脑中将前朝桂花相关的诗句梳笼了一遍,截取精华,汇成新诗,轻声念道:“山中寻寺僧,偶得云中桂。欲知岁何许?唯道香如故。”

    此诗一出,周遭一片静谧,几可闻风动花落之声。

    诸子面前,仿佛出现一张水墨画卷:诗人在云雾飘渺的山间寻找僧友,偶然发现了一株桂树。想问桂树已有多少年岁?满山空旷无有应答。只有那年年不变的花香,似在倾诉岁月流长。

    许友柏痴了一番,呆呆的反复吟颂:欲知岁何许,唯道香如故。

    同来的学子面面相觑:伯友的诗,可被那位小娘子比下去了呀!听伯友唤她月小姐,合浦姓月的小姐中,何曾出了这么个才女?

    明华即惊且喜,瞧着妹子的眼中满是骄傲。

    明岚拂去面颊畔的发丝,心底沉沉欲坠:妈祖的点化,竟这般厉害?!

    许柏友望着明珠满腹感慨:姨娘只道此女貌美善斗珠,谁知竟也有这等才华!心下忽地咯噔一记,如坠深渊:他不过一介庶子,再得父亲宠爱,身份也无法改变!月明珠天之骄女,看得上他否?

    他内心交锋,又觉得自己今日这番做作实在是自取其辱!直想一走了之,却又不拉不下面子,一张脸青白交接,精采极了。

    那刻贝的男子,手中刀速忽快,行刀酣畅流离,半柱香的功夫,贝壳内显示出一幅奇妙的风景画来:正是方才明珠所念桂花诗的再现。群山险峰中,一名仙风道骨的诗人,侧望云雾间一株高大的桂树。花叶间缀满细小的桂花,精细逼真。

    这一手刻工,不知苦练了多少年!

    男子还在贝壳的右侧留白处刻下了明珠的诗句。

    长长松了口气,他起身行至明珠身边,将贝壳递予明珠,一边道:“今日多谢月小姐提点!”

    明珠眉稍微挑。看来也是个熟人?她掂量了下那贝壳,沉吟道:“此乃白蝶贝。内壳洁白晶莹,但是壳身太薄。稍不注意,便会毁了这难得的母贝。”

    男子冷不防明珠与他说道这些,楞了楞才应道:“壳薄方显技艺。”

    明珠却对他道:“你去买只砗磲壳来。”

    男子讶异之下,飞快的在卖贝壳的小摊上买了只手掌大小的砗磲。

    砗磲,海中最大的贝类,素有贝王之称。最难得的,是在它粗糙难看灰不溜秋的外壳下,内壳却是莹白如玉丽质天成。前世继水晶之后,砗磲的价格也被炒热。明珠研究过一阵后未曾跟风。只因砗磲在海中的数量过于庞大,除非是个中极品,否则并无投资收藏的意义。

    明珠端详了这枚砗磲壳片刻,问那男子:“想来这贝画,你已经钻研了不少时日吧?”

    男子点点头,声音中难掩讶异:“已近三年。”

    明珠眉稍微挑:“三大氏族中,谢家擅作彩宝,萧家精于金饰。欧阳家,以玉雕扬名。你是欧阳家哪位弟子?”

    男子身形微僵,缓缓摘下了斗笠。

    一直关注他们的许伯友大吃一惊,失声道:“欧阳博!”

    明珠微微眯了眼:果然没猜错!合浦寻常人家,这样的年纪鲜能有这般了得的雕工!又能寻到稀罕的白蝶贝练手,除了欧阳一族的子弟,不作他想。

    欧阳博微微红了脸:“早知月小姐今日也到此赏桂,我万万不敢献丑。”

    明珠微笑道:“欧阳公子刻苦用功,令人钦佩!”

    许伯友顿时紧张起来:欧阳家的嫡孙,将来的家主继承人,可比自己的条件好太多!

    他急得生出一身热汗,欧阳家不能得罪,月明珠又不理他。今日莫非真要白忙一场?

    明珠却已取过欧阳博的刻刀,往手中的砗磲上用力刻了下去!

    欧阳博惊呼一声:“月小姐!”

    明珠前世习惯在蜡膜上雕刻塑型,还是第一次在坚硬的贝壳上动刀。但她只求大意,不求细节,几十刀之后,欧阳博与观望的诸人突然发现,原本以为只是胡乱的刻划,突然间活过来了!

    明珠刻的是一丛树叶!与欧阳博之前只是刻出线条的树叶相比,明珠刀下的叶子由远至近层层叠叠,足够厚实的砗磲壳支撑着明珠混乱的刀法。一棵逼真的大树展现在诸人面前。

    这是浮雕之法在砗磲壳上的创新应用!欧阳博大吃一惊,激动得心脏乱跳,许久也难平静。他知道这件雕刻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从今日起,合浦出现了一种新的工艺珍品,而欧阳家将以此艳惊全国!他瞧着明珠的眼神,露出了志在毕得之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