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各有不甘
    许伯友不知自己是如何回到家中的,在屋子外听见宋氏正与自家嫂子闲话:

    “我家伯友,生得一表人才,又是太守之子。有才有貌。配那月家小姐,绰绰有余!”

    闻言许伯友调头就走!

    宋夫人柳氏却是个明白人,只笑道:“这事还得看缘份。”

    宋氏有些不悦,自哀自怜的道:“唉,我与伯友命苦!若他是嫡子,这正妻之位哪还轮得到月明珠?”

    柳氏嘴角微抽:小姑子这些年被许太守宠坏了,竟有些不知天高地厚起来!好像月明珠是她一求必得的囊中之物!

    她放下杯子,正想劝宋氏几句,却听丫鬟来报:“姨娘,二少爷回来了!”

    宋氏面露欢喜的道:“快,叫他进来!”????那丫鬟却道:“二少爷说他有些不舒服,休息会儿再来向姨娘请安。”

    柳氏心中咯登一记:事情没成!

    宋氏也不是蠢的,闻言一张笑脸立时冷了下来,挥退丫头后,面色阴沉,猛地摔了杯子怒道:“她凭什么看不上我儿!”

    柳氏好言相劝:“莫急,还是问了伯友再作打算。说不定,出了什么意外呢!”

    宋氏想了想,唤来了儿子的书僮问话。那书僮并未随主子上山,但在伯友下山时,也听说了山上的一二事。于是便道:“少爷是跟在月家小姐和欧阳公子后下山的——”

    宋氏厉声打断他的话:“你说谁?月明珠和谁一起下的山?!”

    “欧阳家的公子欧阳博。听说欧阳公子正巧在山上作贝画,与月大小姐砌磋技艺,相谈甚欢。”

    宋氏捏紧了绢子,心下暗恨:“什么巧遇!欧阳家这是明摆着也在打月明珠的主意!唉,我儿命苦!如何争得过欧阳一族?!”

    书僮见宋氏面色不佳,识趣的道:“欧阳公子与月大小姐都是手艺人,他们话多些也是正常的。临别前,月小姐还特意与我们少爷打了招呼呢。”

    宋氏满心的期望只换来这个凄凉的结局,心痛如绞,恨声道:“扶不上的刘阿斗!官家少奶奶不做,倒和欧阳家的勾搭上了!”

    柳氏蹙眉,朝书僮使了个眼色,书僮如逢大赦的退了下去。她望着小姑的青白的脸孔,道:“我方才就说了,这事得看缘份。既然月家与咱们无缘,咱们也不好强求。凭伯友的才干,娶个门当户对的妻子又有何难?”

    门当户对?!宋氏现在最恨的便是这个词!凭什么那个胖子就能娶到谢家的大小姐?凭什么她那般出众的儿子只能娶个官家的庶女?商户人家中好容易看上个月明珠,是个眼皮子浅的不说,还让人半路截胡!

    凭什么?!

    柳氏见小姑秀美的脸显现出几许怨恼与愤恨来,知道她又在为自个不是许太守正妻,儿子不能做嫡子的事儿钻牛角尖了。

    “个人有个人的缘份。东山寺的师傅不是说了么?前缘后果,天注定。咱们再帮伯友好好谋划就是。”

    这日傍晚,许太守回府后,照例直接去了宋氏的屋子。他手中拿着两张纸,神情有些难以捉摸,看不出是喜是怒。

    宋氏心情不佳,感怀身世又落了回泪,此时病恹恹的,瞧着极其婉转可怜。

    许太守一反常态的没有上前搂着她安慰,而是淡声问:“今日伯友游东山之事,是你安排的?”

    宋氏又红了眼眶:“你这个做父亲不上心,自然只能由我这个姨娘出面!”她咬重了姨娘二字,听得许太守心中一痛。

    “儿子和月明珠在山上各作了一首桂花诗,你可知道?”

    宋氏失笑:“月明珠还会作诗?!”她眼底眉间满是轻蔑:想她身为举人之女,读过不少书,作诗之道略通一二而已。月明珠一介工匠之女,识得几个字便不错了,会作诗?

    “这倒不知,拿来我瞧瞧。”

    儿子的诗,是之前便已经看过的。宋氏直接扫了眼明珠的诗句,一眼,惊怔。

    “欲问岁如何,唯道香如故!”她面上的不屑此时显得犹为尴尬与可笑!她不可思议地的瞧着许太守问:“你莫弄错吧?这是月明珠写的诗?”

    许太守叹息一声,坐到她身边:“这这两首诗已经在云深书院传遍了。我早劝你不要急着动手。现在反倒打草惊了蛇。月明珠,我劝你还是不要再想了。”

    宋氏泪珠涟涟:“除了她,你还有什么好人选?难道真要我儿子娶个不成器的庶女?”

    许太守皱眉道:“庶女中也不是没有人才。我家月容,将来定要嫁个好人家的!”

    提及许月容,宋氏稍稍宽心:“那是!月容聪明能干,她——”宋氏想起女儿的叮嘱,将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女儿看中了沈安和,在他身上用了不少心思。这事可不能让丈夫知道。

    然而明珠的事,宋氏即不敢强求,也不能得罪欧阳家,暂时只能作罢。

    与她同样恚怒的,还有沈安和的母亲英氏。桂嬷嬷叹着气劝道:“夫人,您瞧瞧您,为了个不相干的人,生了多少冤枉气!”

    英氏近来瘦了不少,脸上的肌肤难免就显得松驰,鱼尾细纹也爬上眼角,连她自己,都不愿多照镜子。

    “怎么是不相干的人?”英氏恨极,“月明珠害我至此,害我儿至此!自个儿却逍遥快活,还和欧阳家搭上了!怎么,难不成她还想嫁给欧阳博做一族掌妇?!”

    一族掌妇,风光无限。何况又是城里三大氏族之一的欧阳家?

    想到自己的女儿安苹只能嫁个乡绅之子,月明珠这个她当初弃之如敝履的人今后却稳压安苹之上,那股子无名业火烧得更加旺盛!

    又想明珠将来嫁到欧阳家,大展才华,欧阳家与其共荣,英氏又觉得浑身发冷:想借着嫁入高门打她的脸?!月明珠,你休想!

    桂嬷嬷自知劝不了夫人,暗叹:就怕夫人讨不得好,还惹一身骚啊!

    欧阳府中,欧阳德这老儿放声大笑:“好!好!好!”

    欧阳博花了一天两夜,将明珠所雕的砗磲补充了完整。繁茂的树叶下,一架秋千,三两少女笑容盈盈。不远处的花草与亭台楼阁皆用浮雕之法所雕,妙就妙在,整个贝壳外部完好,内里从深至浅,因地制宜。楼台的小门竟可以打开,还能瞧到内里的桌椅琴架!擅长玉雕的欧阳一族,飞快的体会了明珠的浮雕之技,并将其在贝壳上付诸实施。

    欧阳德欢喜不尽:“这一届珠宝行展,我欧阳之族,必然能力压萧谢二家,重压魁首!”

    欧阳敏见到这尊贝雕时人已近虚空:这是月明珠教哥哥的技法?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乍听爷爷的话,她猛地回过神:“如果月家也以此参展,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