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试金石
    月家,也不平静。

    回东山寺的途中,明岚一路沉默不语。相对明岚的满腹心事,明华则欢快极了。在月母与叔父面前,眉飞色舞的叙述了事情经过。

    月母与向海听到欧阳博现身时,皆是面色微变!看着明珠的神色惊疑不定:明珠竟这般好运?!这下可真叫人难以抉择了!明珠是做官太太好呢,还是作欧阳家的嫡长孙媳妇好?无论哪种,对二房皆有百利而无一害。

    于是月母和向海看着明珠的眼神愈加温柔慈爱。

    月向宁却无多少欢喜之色,他神情恍惚,时不时望着几个儿女,竟似有愧疚之意。

    回家的马车上,十分不解的明岚瞧着明珠,几番欲语还休。

    “你是想问我,为何要教欧阳博贝雕之技?”明珠摸了摸指腹,方才用刀狠了,指腹受了点伤。

    明岚眉间紧蹙:“姐姐从不作无谓之事,我思来想去,莫不是为了让许家知难而退?还是姐姐真有心与欧阳家交好?可用此绝技作为代价,未免也太高了些。”????明珠轻笑:“这也不算什么绝技。许伯友是太守之子。的确不好拒绝得太过明显。既然欧阳博也在,便借他一用。贝雕之技一来算是谢礼,二来,也算是块试金石。”

    明岚蹩了口气:“姐姐是技多不压身哪!”

    明珠瞧出明岚心有不满,劝解道:“家中并无人擅长雕刻。欧阳家以雕工闻名,贝雕之技赠与他家也不算是明珠暗投。”她顿了顿,轻轻掀开帘子,遥望远方,“明岚,知人知面不知心,我要靠贝雕这块试金石,验验欧阳家的诚意与品格。”有些事,她并没有全告诉明岚。丁大郞与二舅舅的远洋船,已经快到达目的地、找到她所需要的东西了吧?等他们归来之日,便是合浦珠宝界重新洗牌之时!

    欧阳德,我已抛出橄榄枝,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

    明岚垂下眼帘:或许是她太性急了。

    “我信姐姐!”她捏紧手指,长长的松了口气。

    明珠颔首:“我倒是期待,欧阳家能给我什么样的惊喜!”

    这一夜,向宁到家就直接进了书房,只点了一盏烛灯,神情十分的古怪。

    明珠听着白芷的禀报,心中一叹。

    赏桂回寺后,明珠竟然从父亲的身上嗅到了那股淡淡悠绵的香味。

    自从成为月明珠后,她对月向宁一直有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怪异感来自于,他明明只是一个工匠,无权无势。但他却能在犯下大错后从京城幸运的全身而退。回到合浦,二伯虽然是县丞,但对父亲毫无助力。自己一时意气,在斗珠大会上力压三大氏族,拿了个魁首。原以为会引发不少事端,还担心遇上些不怀好意有所图谋的求娶者或是设阴谋谋夺家产的人,没想到风平浪静,今日才起涟漪。仿佛背后有双强有力的手替他们遮风挡雨,化解了所有的困难。

    今日看来,她之前所虑并非胡思瞎想!

    明珠思量了番,还是亲自热了碗夜宵送到月向宁的书房外。

    “父亲?”明珠轻轻唤他,“女儿给你送点心来了。”

    并没有让她久等,月向宁打开门站在阴影中,明珠看不清他神色如何。只觉得父亲身上的气息有种细微的变化。

    “我无事。”向宁瞧着女儿明亮如星的眼眸:一双儿女的眼睛,长得最像辰雪!“你们也早些歇息。”

    明珠沉着的道:“父亲自在东山寺便起了忧心。所为何故?”

    向宁窒了一窒。

    明珠却不许他回避:“是见到了什么故人么?”

    向宁身影轻轻一晃,眼底神态露出几分惊慌。“你怎么知道?”他为女儿的敏锐摇头苦笑,“为父今天的确遇上一个故人。”黑夜中,他的眼睛清澈而明亮。“是我年轻时结交的好友。只是他身份贵重,我也不好对你们明说。让你们担心了。”

    明珠靠近向宁,晚风吹过隐隐带来一股香味。不是任何一种鲜花的香味,也不是女子脂粉香的甜腻。前世便喜欢合香的明珠,有钱有路子,各种珍贵的香料都买来试用过。然而在东山寺、在父亲的身上她却依次闻到这种名贵至极的香料:龙涎香。

    合浦还有谁用得上龙涎香?

    北海王,朱泰玄。

    父亲北海王是旧识。

    这个认知,令明珠一度惊诧不已。

    月向宁瞧着明珠眼底的了然,敏感无比的问:“你猜到了?”

    明珠默默的点头。心里所有的疑问全都获得了解答。难怪,难怪!有北海王庇护,难怪父亲这些年有惊无险,难怪月家无权无势她大出风头后却风平浪静没一点异动。全是北海王的功劳!

    明珠叹道:“父亲交游甚广。”顿了顿,斟词酌句的问,“父亲进宫后,可还与他有所来往?”

    月向宁目光一闪:“并无。”

    明珠松了口气:尚好。父亲并未卷入皇子之争。又问:“父亲与他话旧,可曾提到女儿?”

    月向宁摇头:“未曾。”

    那也不是为了自己挑珍珠的本事而来?非常好!

    “父亲与他,交情匪浅?”

    月向宁被女儿问得良久无语。他侧头避开明珠满是好奇的眼神,故作轻松的笑道:“你说好便好吧。夜凉,早些歇息。”他转身关上房门。

    明珠在晚风瑟瑟中,暗暗念道:北海王?你tmd做了什么让父亲这般忧思重重郁郁寡欢?

    忽的想到,那梅辰雪香炉中的第一柱香,也是北海王所上?

    明珠顿时脑补了一场三角恋的苦情大戏!

    是父亲与北海王同时恋上了梅辰雪?还是梅辰雪苦恋北海王却碍于身份最终只好黯然嫁给父亲?亦或是梅辰雪不堪北海王的追求,于是父亲才举家搬到京城?

    明珠摸了摸下巴,这事祖母与叔父应该清楚,改天问问去。

    “明珠!”月向宁突然再度推门而出,脸上一改之前的萎靡,震惊欣喜不已。

    “什么?”

    “明年年初合浦珠宝行会会展的邀约涵!”月向宁高举手中一张淡洒金粉的梅花笺。

    明珠接过,边看边满心欢喜的道:“会展!太好了!”有会展,就代表着她的作品的市场将更广阔!最重要的是,她能一饱大明朝的各种珠宝精品!

    最重要的是,这封邀约涵,邀请的并不是向宁,而是月明珠!向宁为此即是骄傲又是欣慰:“你怕是历年会展上年纪最小的参展人了!”

    明珠收了涵,笑道:“父亲,今日已晚,明日我们再好好研究!”

    向宁含笑点头,目送女儿娥娜的背影,他笑容渐淡。

    “我已然对不住辰雪,绝不能再对不住两个孩子!”

    欧阳府中,欧阳博正向祖父禀报:“月大小姐收到了邀请函。听说,原本并没安排月家,但是前两日吕会长亲自吩咐下面的人,给月家挤出了场地!”

    欧阳德奇道:“月家何时与吕会长搭上的关系?”

    欧阳敏眉心一跳,低了头暗骂:月明珠忒好运!唉,有些事,真是不作不死!

    欧阳德瞧到孙女的神情,皱眉笑唤:“敏敏?”

    欧阳敏不情不愿的道:“梅岭花市鲍鱼珠那日,恰巧吕老也在。”

    欧阳德哦了声,摇头笑道:“瞧,妈祖庇佑之女,毕竟福运非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