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回雪楼
    半个时辰后,元家很准时的派了刘管事前来收货。

    这些灯具的外观虽然是明珠设计,但明珠对明朝的建筑结构毫无了解。横梁能承受多重的灯?卡扣如何设计?哪种材料实固结实不易脱落?诸如此类的问题全由月向宁解决。因此,灯具的安装工作,必然是由向宁负责。

    一只只大箱子轻手轻脚的放进马车箱内,不一会,便装足了三辆马车!

    刘管事之前已来月家视察过这些灯具,只看了些半成品就被惊得一楞一楞的。今天更是兴奋得直搓手:只要能让公主殿下高兴,少爷就高兴。少爷一高兴,他的日子才能好过!

    刘管事神抖抖的呼喝道:“都小心些啊!这可是少爷送给公主殿下的寿礼!”

    *******

    欧阳德负手望着月家的方向:“孙儿,你说,月家的寿礼能安然无恙的送到公主府么?”

    欧阳博皱眉不语。????欧阳德拈着胡须,微笑道:“月家真让老夫期待啊!”

    期待他们能做出些新意的东西,又担心他们为此而再上层楼。真是矛盾的心情啊。

    唯萧老太太不以为然的道:“月家出手,必然不俗。”

    萧振林望着祖母:“您老就这么看得起月家?”

    萧老太太瞧着屋外爬满了花墙绿意浓浓的蔷薇,朵朵暗红色的花朵娇艳可爱。

    “谁让月家出了个月明珠呢。”

    *******

    三辆马车车速缓慢有序的向公主府驶去。

    刘管事坐在第一辆马车上,月向宁带着两个徒弟坐在最后一辆马车上。前瞻后顾,以防万一。除此之外,还有六名随行的家奴。一边走一边低声议论:

    “你说这是什么灯啊?让管事这么紧张?”

    “肯定是镶满了珍珠宝石,华丽无匹!”

    “这种灯,咱家还少?”

    “哈,倒也是!”

    “行了。回去不就知道了?急啥。”

    马车行驶至一个热闹的街市,一名小厮笑道:“瞧,前面是吴家的馅饼铺子了!”

    “它家的玫瑰花饼子最好吃!”

    “怎么,你现在跑去买上几只,再赶回来?”

    “你想我被刘管事骂死啊!”

    正嘻笑间,忽听得马声嘶吼,当中一匹马车的马突然受惊般前腿立起,不住嘶鸣。随后,竟然不管不顾的横冲直撞。

    家奴们大惊失色:“这是怎么了?!”

    “马儿受惊了!快!快拉住它——”

    “不行,它发狂了!”

    刘管事惊见变故,也不慌乱,急忙跳下马车指挥小厮道:“快,快拦住它莫伤了人!”

    月向宁见状,立刻夺过车夫的马鞭,将自己所坐的马车赶到疯马之前,拦住它的去路。随后跳车滚落在地。刘管事见了,立即学样,也将另一辆马车赶到疯马的后方。三匹马顿时一场混战!

    四周的人早已逃得逃散得散,都离得远远的。任由它们踢翻棚子,推倒铺子,香的臭的红的白的,一地狼藉。

    只是说来也怪,也没多少功夫,那匹马竟然安静了下来。喘着粗气,刨着蹄子,不再胡乱攻击。

    回过神的刘管事瞧着从马车上落下的箱子,目瞪口呆,欲哭无泪。

    地上散落着各种贝壳、铜片——“哪个小子害得我!”刘管事仰天大骂,“要是被爷捉住,剥你的皮抽你的筋!”

    月向宁轻轻踢开脚下的零散贝壳,暗里喟叹。此时他才明白明珠那句“他们只需要确定我们做的是什么物件,那便足矣”的深意。

    他走至刘管事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刘管事面色顿变,大喜过望的道:“真的假的?!”

    “骗你作甚!”

    刘管事摸了把脸,对赶来的衙差道:“麻烦兄弟们算下损失。到公主府寻我报账!”

    这可是个肥差!闻声而来的衙差们顿时眉开眼笑:“刘爷尽管回去。这里包给兄弟们了!”

    不远处的一座酒楼两楼的包房内,远远看着这边动静的人刹时收了得意之态,暗道一声不好!急忙飞奔离去。

    刘管家气喘吁吁的赶到公主府的侧门前,果然见到三辆马车,府上的家仆们正搬卸箱子。一身着淡紫细棉绣蝶戏水仙长裙、容貌姣美的女子立在门口,笑容浅淡,目如星矅,唇若玫色。而他家俊俏的公子,正站在这姑娘的边上,胡乱指挥着下人。

    “这是——”刘管家不曾见过明珠,不由望向月向宁。

    “小女明珠。”

    “啊呀!”刘管家猛拍大腿。脸上顿时多了几分敬重之意。“可是玲珑湾斗珠魁首的月明珠月小姐?啧啧,名不虚传,名不虚传啊!”

    “父亲。”明珠见到向宁及他身后狼狈不堪的马车,笑容更加明艳:果然是出事了啊!

    刘管家忙整了整衣冠,上前客气的行礼道:“此次谢过月大小姐筹谋了。”

    明珠忙还礼,道:“份内之事,何足挂齿。”

    元飞白先是与向宁见了礼,随后走上前打量了马车一番,挑眉问:“马车翻了?”

    刘管家一哆索:“是。”

    “如何翻的?”

    管家听元飞白的口吻中透着几分冷冽,心下更是紧张:“第二匹马突然当街发狂。”

    明珠与元飞白一同听得眉毛微挑。

    “可曾伤人?”明珠忍不住问。

    刘管家笑道:“月大小姐心善。庆幸只毁了几间铺子。无人受伤。”

    元飞白命道:“去叫胡大过来看看这马缘何发狂。”

    不一会儿,便有个精瘦的中年男子跑了过来。见了元飞白正要行礼,被他挥手道:“甭废话了。查了再说。”

    胡大是公主府管马的马倌。几匹马见了他,欢快的点着脑袋。

    元飞白等不及,先带着向宁父女进了公主府。

    月向宁是在宫中待过的人,公主府再华贵也不以为意。而明珠敛眉收目,一路潜行,绝无东张西望新奇羡慕之态。

    元飞白从来没小看过月明珠的本事,此刻更高看她了几分。京城中说她攀龙附贵之言,果然不可信。

    几人一路穿花拂柳的到了一处楼阁前,元飞白道:“便是此处了。”

    明珠抬头,见牌匾上龙飞凤舞三个大字:回雪楼。

    曹植《洛神赋》诗中曾道: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然而北海气候宜人四季如春,终年无雪。公主以此命名,心中是否还在感念故土?

    元飞白道:“回雪楼是我父母宴会亲友所用。明日母亲的寿宴就办在此处。”

    月向宁打量了番内里的装置,赞道:“元公子费心了!”

    为了衬托配合这套蒂凡尼灯具,公主府将整个回雪楼装满一新!室内的账幔一律用了华丽典雅的猩红色,配上透明的鲛纱。大大小小款式各异的珍珠帘子,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另有六只未曾镶嵌的拳头大小的水晶球,静置案几。室内每一个饰物都是海底的奇珍、山中的异宝,连前世算得上是顶级白富美的明珠都忍不住惊叹:壕!

    欣赏之后,向宁开始测量大厅的面积、计算灯具安装的位置。他两名徒弟负责拆箱。在明珠的指导下,将各个配件安装组合在一起。

    最难安装的是三盏大吊灯。饶是月向宁也花去了大半日的功夫才安装完毕。

    元飞白好奇心盛,耐心极好的看着他们将一只只精巧的小配件拼成一盏盏大灯,又兴致勃勃的瞧着向宁安装壁灯时,柳管事急匆匆的跑来道:“少爷,郡主殿下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