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琳琅郡主
    元飞白欢喜的道:“琳琅来得巧!”

    柳管事陪笑道:“郡主先上公主那儿请安了。”

    元飞白瞧瞧月家的活计已经干得差不多了,亲手将主桌上六只水晶球依次装进了六盏宫灯内。

    明珠见了,微微一楞,刹时反应过来,脱口而出:“夜明珠?”

    元飞白得意的道:“算你有见识。这六颗夜明珠是我花了多年时间慢慢搜集而来。夜间光可照人!装在你这宫灯内,不也算辱没了它们!”

    向宁见女儿眼中从未有过的艳羡之意,又是吃惊又是好笑的道:“你若喜欢,为父帮你留心。”

    他可不知,即便是在前世,明珠也没有见识过品质上佳、通透如水晶且能自行发光的夜明珠!是以今日一见,即惊且喜。

    元飞白让柳管事叫来回雪楼所有的大小侍从,耳提面命了一番后,兴冲冲的赶去他的母亲、西宁公主那儿邀功去了。????明珠微微有些好奇:西宁公主和琳琅郡主这两位天之骄女,不知会是如何模样?

    香烟袅袅,珠帘辉映中的西宁公主沉静雍容。并无珠玉满头的华丽,也无锦绣玉斓披身。一件柔和又不失明丽的杏红色常服,几点粉色的珍珠钗环。即遮掩了她面容上岁月的痕迹,又衬托出她精致的眉眼五官。

    坐在她身边的女子肌肤赛雪吹弹即破毫无一丝瑕疵。一双妙目清幽如山间泉水,深遂迷人。气质自有一股清雅高华,令人望而生敬。正是琳琅郡主。

    “母亲!”元飞白兴冲冲的进来先请了安,再看向琳琅,一双眼睛笑得弯弯的道,“你今日来得巧。正遇上一幢美事!”

    琳琅臻首轻侧,发鬓边的冰蓝宝石轻轻滑过她的面颊,略带好奇的问:“什么美事?”

    “先容我卖个关子!”元飞白本就生得俊美无铸,这般笑起来,令原本已是美人在座,珠光环绕的室内,更添光华辉晕。

    西宁公主瞧着自己的儿子,唇角微露和熙得意的笑容,随意的将手中书卷递给身边的侍女,皇家贵女的风范便已在她这微小的动作中展露无遗。

    她伸手支颌,眼中半带调笑:“我儿笑容满面,精神焕发。可见这美事着实美得很!”

    元飞白往母亲身边一坐,眉飞色舞的道:“母亲可还记得半年前我寻来的那只贝壳烛台?”

    公主眼风略动,已有侍女从内室中取出那枚精致小巧的烛台,放在案几上。

    “公主喜爱它,常在内室把玩。”说话的侍女是公主的心腹宝娟。

    西宁公主微笑道:“这只烛台贵在工艺。能将贝壳打磨得纤细轻薄又别具匠心的拼在一起。虽无名贵珠宝相配,却叫人见之忘俗,难以释手。”

    琳琅郡主的目光往这只烛台上悠悠的转了几圈,眼中微露一丝惊艳。道:“这是表哥寻来的?不知是谁家之物,倒也舍得!”

    元飞白一心想逗两人开心,挑眉笑道:“可不是?!它那主人小器还不肯让与我。没法子,为了讨母亲欢心,我只好连骗带哄的硬抢来了!”

    西宁笑道:“琳琅,你瞧他说得!弄得自个儿好似欺男霸市的恶主一般!”

    元飞白嘿嘿一笑,眼底眉稍尽是得意:“母亲,今日孩儿再给您一个惊喜!”

    公主侧首望他:“喜在何处?”

    元飞白瞧了眼天色,道:“等用过晚膳,母亲随我同去回雪楼即知!”

    西宁公主素来宠爱独子,闻言笑道:“若我不喜?”

    元飞白俊眉一跳:“绝无可能!”

    琳琅美目含情的笑道:“姑母,表哥这般自信,可否容侄女先去替您掌掌眼?”

    西宁的笑容更加慈和。在合浦这地界,想要为儿子寻个称心的媳妃难如登天。她又不愿京城那边插手自家的事儿。幸好还有琳琅在!安和与琳琅从小青梅竹马,感情深厚,将来成亲,也是水道渠成之事。

    “去吧。”她轻轻拍了拍琳琅的手,又叮嘱儿子,“小心些,看好你妹妹。”

    元飞白自是大声应了。带着琳琅及她的侍女,边走边笑道:“原来你也是急性子!”

    “谁让表哥寻来的宝贝总能叫人喜欢。”琳琅金尊玉贵,莫说合浦越州,整个广西也没有比她身份更高的少女。但在元飞白面前,她只是一个爱娇的小妹而已。

    元飞白极喜欢她的奉承,笑咪咪的道:“待会我看看有无多余的小玩意,送你几样回去把玩。”

    琳琅嘟着红润润的小嘴不满的道:“小玩意儿?表哥真小器!”

    元飞白故作心痛的模样:“好啦,到时候给你挑件大的,满意不?”

    琳琅这才掩嘴一笑:“先谢过表哥了!”

    一行人到了回雪楼,月向宁父女已经将所有的灯具安装完毕,正在调试烛光。

    “再换大些的蜡烛。”明珠仰头审视灯光效果,晕黄的烛光映在她的脸上,犹如镀了一层柔和的金光,原本就美艳无双的面容又带上了些许圣洁神秘的味道。元飞白乍见之下,脚底不由顿了一顿。

    柳管事听见动静,扭头一瞧:两个主子来了!忙上前行礼道:“参见郡主!”

    明珠与向宁这才放下手头的活,随着柳管事一同行礼。

    明珠心中颇有不适:等级森严的朝代,她一介平民之女,心气再高,也不得不在这些贵族面前卑躬屈膝退避三舍。

    “两位请起。”琳琅一派贵女风范。她的目光似乎在明珠姣好的面容上只逗留了一瞬的时光,便将注意力转移至大厅内的摆设,及华丽无匹身平仅见的贝壳灯上。问道:“表哥,这些灯具,就是你给姑母的寿礼?”

    元飞白得意的道:“怎样?”

    琳琅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与欢喜之意,赞道:“设计新奇,用料精绝。此灯一出,必将艳惊合浦!”

    月向宁相当知趣,当即躬身道:“郡主殿下盛赞了!”

    琳琅这才仔细的打量向宁与明珠两人,笑问:“表哥,这两位是?”

    “合浦名匠月向宁。”元飞白极给月家面子。谁让月家给足了他的面子呢!“月先生曾在宫制造局任职多年。此女是先生长女月明珠。琳琅,你或许听说过她的名字——”

    琳琅惊笑道:“月明珠?!可是开出金珠的那位月大小姐?!受妈祖娘娘点化的那位?”

    明珠何等机敏的人:在真正的金枝玉叶面前,说什么妈祖点化,那不是得罪贵人么?当即应声道:“不敢!明珠的识蚌之道,一属家传技法,二是运气比常人好些。坊间传言,不敢当真。”

    琳琅温柔的笑道:“月小姐过谦了。不知这贝壳灯,是你们父女二人谁的主意?”

    向宁道:“是明珠的主意。我只为她打个下手。”

    明珠瞧着父亲笑道:“若无父亲监工,这灯是造不成的。”

    “行了。知道你们父女俩厉害。”元飞白已经执着一顶六角珍珠流苏宫灯而来。此时天色微暗,灯内的夜明珠已经放出些许莹莹的蓝光。

    “这种宫灯一共就做了十只。我送你一只,可好?”

    琳琅好气又好笑的看着他道:“只一只宫灯?你让我怎么拿得出手?”

    元飞白只得忍痛道:“好吧,两只就两只!”还不忘解释一句,“这灯里的夜明珠可不送啊!”

    许是他咕哝的说这话时,语音不清,将“夜明珠”三字糊成了“月明珠”。只听得琳琅眉稍微微一挑,又飞快的放下。半是撒娇半是埋怨的道:“就你小器!”

    两人说话间,向宁父女已经配好了所有的蜡烛。

    元飞白满意至极。柳管事似是想到了什么,在他耳边低讲了几句。他面色微变,对琳琅笑道:“琳琅一会儿可不能在我娘亲前说漏嘴。记得帮为我保密。”

    琳琅会意:“这是表哥给姑母的惊喜。琳琅自然不会坏了你一片孝心。”说毕,便带着侍女先行离去。

    走了一段路,她忽的停步,转身瞧向回雪楼。神情莫测。

    元飞白与向宁父女前后共行。

    “方才胡大已经查过了。未在马儿身上发现异常。”

    明珠蹙眉不语。

    “不过,胡大听了马匹发狂的样子后,断定马匹定然是让人做了手脚。最有可能的情况是,在一支细如牛毛的短针针头涂了药水。然后射进马身。但力度需掌握得恰到好处,不能入体太深。这样,马匹在剧烈的动作下,短针便会脱落。然药性已进入血肉之中。”

    明珠忽的问:“那么,找到短针了么?”

    元飞白瞧了她一眼:“柳管事派人去事发处查过了。幸好那边还没收拾完。还真发现了一枚短针。”

    明珠摇头:“可惜短针平常,针上的药也普通。所以再也查不出什么线索?”

    元飞白长眉微扬:“你倒是看得明白。不过小爷的人也不是吃素的。他们找到了最有可能射出毒针的地点。店家说,有个男子曾在那个位置的包间内呆了小半个时辰。马匹出事后,他才离开。”

    “能画下图像么?”

    “能。但是人像不够清楚。这种人,通常多少都会些许易容之术。”

    明珠闻言驻足:“既然这条路走不通。我这儿倒是有个线索。不知元公子是否愿意一试?”

    公主府的东西,都有人敢谋算,元飞白早就被惹毛了。恨道:“你有线索?怎不早说?!”

    明珠微笑道:“元公子可能不知。昨夜我家的仓库被盗。有贼人偷去一只贝壳香炉。”

    元飞白啊了声,脸色铁青:“竟有此事!原来他们早有策划!可恨!”

    “我家的库房,铁锁窗门无损,唯有一扇小天窗可容两岁小儿出入。”

    “内贼?”

    明珠轻轻摇头:“钥匙只有两把。我一把,父亲一把。贴身藏带。并无遗落。”

    “那么——”

    “线索便在此处。”明珠目光微凝,在发现室内有些许细小的足印时,她便有了这个大胆的假设。“请公子彻查本地所有的戏法人。”

    “戏法人?!”元飞白张口结乱舌。“难道你怀疑他们用法术——”

    “当然不是。”明珠好笑的瞪了他一眼。“戏法人,耍猴人。”

    向宁猛地想起一事:斗珠大会的复赛时,曾有个戏法人带着只极聪明的猴子表演节目。又想到自家的天窗,瞬间恍然大悟!

    元飞白也猜到了些许,神色凝重的道:“行。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顿了顿,嘿笑一声,“敢找我公主府的麻烦!”

    “郡主殿下!”侍女流云见主子久久凝望从回雪楼离去的三人,忙唤她。“殿下!”

    琳琅郡主轻轻吐了一口气,问:“你觉得月明珠,如何?”

    宝娟微笑道:“是个聪明漂亮的姑娘。不过她再如何能干,公主也无需将她放在心上。不过一匠人耳。”

    琳琅唇角微扬,似笑非笑:“是么?”

    缓步而去,背影迆丽,清贵无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