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赏珠宴
    西宁公主热闹的寿辰过去之后,合浦官场女眷之间平静无波的状态,突然被许太守夫人英氏的一张贴子打破了。

    “赏珠宴?”明珠拿着请柬,这才想起当初她卖给沈安和的那颗绿珍珠。入城前月家满身的狼狈在开到这枚绿珠后,一扫而尽。不过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月家长房卷土重来,再现当初盛名!然而物事人非,母亲当年的闺蜜好友英氏,竟与月家莫名其妙的结了仇。

    英氏广邀城内名门闺秀,共赏偶得的稀世绿珠。为表诚意,她竟派心腹桂嬷嬷亲自上门拜访月家。此际她满面笑容的道:“不知十日后,月家两位小姐可有时间赴会?”

    明岚瞧了眼明珠,垂头不语:英氏遣嬷嬷亲临月家,这不是明摆着逼她们同意赴宴么?

    明珠努力回想英氏的模样。斗珠赛时远远看过一眼,依稀是个丰润饱满的中年女子。只是她眼底的轻蔑与冷嘲,以及之后的所作所为,令明珠知晓:英氏对她毫无好感。更何况,不久前还出了安苹的事儿。想必,这是来找场子了?

    明珠冷笑两声,当她好欺负?

    “桂嬷嬷怕是忘了尊府小姐在真珠苑辱骂于我一事吧?”

    她语气端的是轻描淡写四平八稳,但桂嬷嬷却听得心头一跳,脸上发热。忙陪笑道:“正是因为安苹小姐年幼无知,口无遮拦,得罪了小姐。所以我家夫人才特意令老奴来请小姐赴会!咱两家怎么说也算是世交!不能因为一点小儿女的私事,就此交恶。这也太可惜了。您说是不是?”????明岚冷笑:好张利嘴。倒怪起姐姐不懂事了。

    “此话怎讲?”明珠似笑非笑,“我月家不过本地一届小小的商户,怎敢与沈大人交恶?这话若传出去,我月家可担代不起!”

    好利的嘴,好狠的威胁!

    桂嬷嬷心肝乱跳,可千万不能让她们将安苹的事儿给说出去!老爷好不容易给小姐寻了门亲事,又求了知州冯夫人母女,才将这事儿压了下来。断不能再起波澜!

    “月大小姐恕罪!”桂嬷嬷急道,“老奴也是好意。只想两家合好,绝没其他的意思。”

    明岚见戏唱得差不多了,微笑道:“桂嬷嬷也别怪姐姐生那么大的气!遇上这档子事的姑娘家哪个不是寻死觅活得生不如死?沈伯母的赏珠宴,请恕我家消受不起。”

    桂嬷嬷脸色青了又白,白了又红。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姐姐嘴利,妹妹也不遑多让。

    “我家夫人心疼月大小姐无端受了欺负,还责令安苹小姐届时向您道歉呢!您若是不肯去,夫人怕是要亲自来请您罗!”

    明珠心下大怒,面上却不显:好个英氏。这是逼她非去不可了?即如此,你莫要后悔便是!她笑容微扬,略显得意又无奈的道:“怎敢劳夫人亲至?也罢,我去就是了。”

    明岚眉心微蹙,终未开口。

    姐姐,自有姐姐的打算吧。不过,她可不会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赴那鸿门宴。

    桂嬷嬷如释重负的回府复命。

    明珠回房后思量了一番,唤来红玉道:“帮我传个话给沈安和。就说他娘亲又要作妖蛾子了!他若管不了,休怪我下手无情!”

    红玉恨骂:“老妖婆!”

    明珠又让白芷将之前特制的几枚香丸取来,放进贴身携带的荷包内。白芷不安的问:“小姐,出了何事?”

    “听说过宴无好宴这个词么?”明珠冷笑。她生平唯一被人算计险些入套的也就前世的男友。“沈母若无害我之心即罢,否则,我必然要她身败名裂,在合浦永无立足之地!”

    白芷急红了脸:“小姐。要不准备个防身匕首吧?”

    明珠闻言一楞,笑颜如花的道:“好白芷。亏你提醒我!”她轻轻拔下发间的珍珠发簪,瞧了半天,又拔弄了会儿指间的戒指,暗自庆幸:幸亏她前世在古董首饰上下了狠功夫!

    月向宁回府后听明岚说起沈家派人请明珠赴宴的经过,勃然大怒!

    好个英氏!也忒不知好歹!念在她与辰雪曾经的情谊上,他不与她计较,没想她竟倒不依不饶得算计起明珠来!

    他捏紧了拳头,强自忍耐,独自一人回了书房。平复了心境后,冷声道:“你还在不在?”

    屋内寂寂,院外凄清。

    “我知道你在。”向宁冷笑。“明珠是我的女儿。她若有个意外,我定不会让你主子好过!”

    树影婆娑中,似乎有个黑影一闪而逝。

    许太守府内,许月容也收到了帖子。

    “许伯母寻到一颗绿珠。要办个赏珠宴。”

    宋氏瞧着请柬,一张秀美的脸划过丝诡异的笑容:“赏珠宴。这可是个好机会!”

    月容轻轻放下请柬,淡雅的娥眉轻挑:“您放心。沈安和已是我囊中之物!”

    女儿年轻貌美,聪慧过人,配那沈安和,家世相当郎才女貌!宋氏还有些不放心:“你可不能太大意!英氏这个女人,素来掐尖要强!她可是一心想让儿子攀高枝儿的主!”

    月容微露冷笑:“攀高枝,小心没攀成,反还摔个大跟头。”

    宋氏轻笑:“可不是。那么好的儿媳妇都被她退了——”转念又恼道,“不过那也是个不识趣的主儿。”

    月容却不惯她亲娘,直言道:“若是我。我也不会放着欧阳家的宗妇不做,嫁个庶子。”眼见自个儿娘亲又是一副着恼后委屈的模样。又道,“何况月明珠不是个眼皮子浅的。我瞧她对欧阳博,也没什么特别。”

    宋氏这才好受了些,细眉一扬,轻声道:“月容,你说英氏这赏珠宴,会不会邀请郡主?”

    月容哼了声:“绿珠虽难得,但郡主肯纡尊降贵到沈府才是奇事!”

    宋氏掩嘴笑道:“你就帮我记着那英氏失望没趣的样子。回来好好与我说道!”

    英氏是正妻,素来不将作妾侍的女子放在眼里。宋氏再得宠,夫人圈里的贵妇却从来不给她面子,只与大妇陶氏交好。宋氏早受了一肚子的气!

    没几日,收到请柬的贵妇小姐之间,突然传开了一个消息。英氏竟然还邀请了月家长房的两个女儿!许月容讶异之后,面色微沉。

    沈母这是要搞事情的节奏啊!

    这场赏珠宴,请的几乎都是官眷,唯明珠姐妹属商户人家。何况之前又是退婚又是安苹大闹真珠苑,许月容还真不觉得沈母有那么宽广的胸襟能原谅明珠!

    沈母会怎么做呢?她该怎么做?

    真珠苑的后园内,萧六笑嘻嘻拎着串荔枝,一边吃得汁水淋漓,一边不忘向明珠请功:“我的效率不是盖的吧!这会子,全合浦的贵妇都知道妒忌发狂的沈夫人想借赏珠宴的机会陷害你了!”

    明珠嘴也没停着,这般新鲜甜美的妃子笑,前世也没吃过几回。

    “沈夫人好日子过惯了!”明珠冷笑,“这次我令她阴谋变阳谋!看她如何收场!”

    在实力面前,一切的阴谋就是纸老虎。明珠一年来在合浦的经营,此时终于显露一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