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宴无好宴
    最近城内的谢家家主,有些焦头烂额。

    谢晓轩脸色阴沉。谢逸云虽闲雅依旧,但内心焦虑已生。

    “真以为靠上了公主府这棵大树,就后顾无忧万事大吉了?!”谢晓轩狠狠敲了桌子。原本封杀月家的计划,在这次月家贝壳灯出尽风头之后,无疾而终。

    三大氏族在业内再有势力,也不能太得罪供货商!何况这些人眼尖耳利,风向探得贼清。一见月家得了公主府垂青,立即表示:要解除对月家的禁售令。谢逸云也知此事不能强求。于是,月向宁再逛海市时,顿时感觉到了春天般的温暖!

    最令谢晓轩烦忧的,另有其事。

    自月家大批购进贝壳之后,欧阳家紧随其后,竟也购入了大量砗磲壳!

    欧阳家办这事时也没偷偷摸摸,似乎并不在意被人知晓。实际上,因为砗磲内壳如玉晶莹润泽的质地,本就是做饰品的材料之一,刻磨成的手串和小像,外观几乎与白玉完全相同。但价格又便宜许多,所以砗磲饰品的生意,有不少人家在做。欧阳家也不例外。

    坏就坏在欧阳家太贪心!????三大氏族的家主是什么样的人?一点的异常情况就能令他们抽丝剥茧的探出真相。欧阳家的进货量若不是那般大得惊人,也不会引起其他家族的注意!但他们太过贪心!这倒不是欧阳德的主意,而是他儿子欧阳彦办得蠢事。他想到的是:贝雕一旦问世,品质上好的砗磲必然会成为紧俏之物!他想连着原材料的钱一起赚足!等欧阳德发现这件事的时候,已经太迟!萧谢两家回顾了一番欧阳近期的动态,立即探出究竟:欧阳博曾与月明珠巧遇东山寺!之后欧阳家才大举购入砗磲!

    东山寺的事儿也不难查。谢逸云从自家在云深书院读书的侄子那儿一问即知。萧家有萧六,萧老太太对明珠作的诗及贝雕的创意大为赞赏,更觉此女不俗。倒是萧六闷闷不乐的道:“谁知欧阳家这么狠,也不让我赚些零花钱!”

    谢逸云对父苦笑:“谁能想到月明珠竟然这么大方!”心中不禁有几分悔意。早知如此,当初就该好好拢络她,祖父本就赏识她,说不定,那贝雕之技,就是谢家的了!

    “月明珠这般做,一是讨好欧阳家,二来也是告诉其他人:她月家有得是本事。但绝不会独占市场,有财大家一起发,有钱大伙儿一块赚!啧啧!”谢逸云瞧着父亲难看至极的脸色,沉声道,“事到如今,要么将月家一撸到底令他们再无翻身的期望。要么谢家放低身价,与他重修旧好。”

    月家的问题不在于一个月明珠。要动手,就得把月家父女三人一起解决。这可不好办!谢晓轩烦扰的挥手道:“你让我再想想!”

    十日之期眼看将至,明珠收到了红玉带来的口信。

    “沈公子说,为防万一,请小姐不要赴宴!”沈安和得知母亲的赏珠宴竟请了明珠后,一阵心悸,即痛苦又烦恼:怎么母亲就不能安分些!

    想要提点英氏,英氏却不容分说的道:“我满心好意,想与月家重修旧好。我儿莫要胡思乱想!”

    沈安和瞧着亲娘一脸志在必得之意,心中暗寒:她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啊!

    只能传话给明珠:千万莫来赴宴。

    明珠哂笑:“我若不去,沈夫人必安排了车马前来接我。”沈夫人自认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怎会轻易放过她?!

    到了赏珠宴那日,明珠一早起床,沐浴梳洗,调试妆容。今日她不张扬一番可对不起沈府这场大戏的主角之位!

    着意让红玉替她梳了个华美的飞天髻,三股发鬟娥娜多姿,一整套金丝镶粉红碧玺缀珍珠的头饰,细长的珠链坠着枚水滴状的碧玺垂在额间,两侧垂下珍珠并金线流苏。配上华美的烟紫色抹胸襦裙外罩精绣万字文的披帛,又亲自动手淡扫娥眉,轻点朱唇,前世流行的咬唇妆看呆了红玉:呜,真想咬上一口怎么办?

    至于明岚,原本是下定决心绝不去凑这个热闹的,可事到临头,她却犹豫起来:万一姐姐真着了那个老妖婆的道,坏了名声,她也讨不到好!有自个儿在,好歹还能多双眼睛盯着些!这样一想,她不顾林氏的劝阻,执意要同明珠一同赴宴。

    明珠见明岚粉衣娇嫩,俏丽有余沉稳不足,便从自己的妆台里取出一枝缠丝玫瑰花钗缀在她双螺髻底部之间。这花钗的玫瑰花有盛开有花苞,皆是由粉色玉髓琢成,几颗剔透的小水晶作露珠恰到好处的点缀了花叶,明岚一见之下,眉间忍不住一蹙:“姐姐何时做的新物件?

    明珠微笑道:“这花钗是萧六带与我的。”

    明岚释然,笑道:“她与姐姐真好!”

    明珠嗯了声,又取了枚白色的香丸放入她的荷包内,这才牵了她的手一同上了马车。

    明岚闻到一股清冷的香味,顿觉精神一振:“姐姐这香丸制得好!”

    “若是觉得头晕脑胀,嗅它即可。”

    明岚自然会意。

    谁知车到半路,就遇到了第一个意外:一只车轱辘居然当街横飞了出去,马车咣的声大震,瘫在了路口!

    明珠暗暗好笑:这是谁在出手帮她?直接令她去不了沈府避开这场官司?

    四个随行的丫鬟从后边的小车上下来,急问:“小姐没事吧?”

    眼看就要造成交通拥堵,第二幢意外紧随而至:一辆黄纱青帐的华贵马车停在了她们后方。

    马车里,下来一个年轻的女子,相貌柔美,通身华贵。她款款走至明珠的马车前道:“敢问是哪家的马车横于路间?”

    明珠心下一动。这女子竟是在公主府有过一面之缘的琳琅郡主的侍女!她何德何能,竟然惊动了尊贵的郡主殿下?

    宝娟听红玉解释了番后,笑道:“原来是月家的小姐。”她回头看了眼自家的马车,“这么巧,我们郡主今日也要上沈府赏珠。两位小姐不如乘坐我家的马车如何?只是要委屈两位小姐坐后边一辆小马车了!”

    郡主出行,自然不止一辆马车随行。

    红玉楞了楞:这位郡主好大方!只是,她家与郡主似乎并无往来。却见明珠掀帘而下,宝娟一见明珠,心中暗惊:竟不知月明珠还能有这等气度?!难怪郡主她——

    “恭敬不如从命!”明珠带着明岚行到琳琅的马车前行礼谢过。琳琅透过重重纱帘,看着一身华美的女子,温柔的道:“月家小姐客气了。”

    想到姑母生辰那日,父王硬是将一整套烛台全部抢走的行径,琳琅即吃惊又好笑!忍不住道:“月向宁既然是父亲的旧从,令他再为您做一套便是!”

    谁料父王当时就怔了怔,随即笑道:“琳琅倒是知道得不少!”

    那套烛台,就放在了父王的书房内,成了他的新宠。

    明岚心思缜密,惊疑不定的道:“我总觉得今日这番事故,太过巧合。”

    明珠微笑:“有人不想让我冒这个险,自也有人希望我万劫不复!”

    明岚的心噗通一跳,捏紧了拳头:无论如何,不能让姐姐在这个时候出事!

    白芷忽的嗅了嗅鼻子,极低声的道:“这马车里焚的香好奇怪!”

    明珠眼睛一亮,颇为惊喜嘘了一声,诸人自是取出自己的荷包放在鼻下轻嗅不提。

    沈府内,得知琳琅郡主亲临消息的英氏,喜不自胜!

    她难抑激动的自言自语道:“还说郡主对我家安和无意,这人不是来了嘛!快,叫安和来,迎接郡主!”

    桂嬷嬷暗暗摇头:方才还在怒骂明珠给脸不要脸,其她小姐早到了,偏她这么晚了还不见人影!一听郡主驾到,就欢喜得什么都忘了。

    夫人,唉,魔怔了!

    想起大少爷沈安和前几日来给夫人请安时,特意提醒夫人,话里话外都教夫人莫要再对明珠动了歪心思。夫人表面不显,只道她怎会做那些不靠谱的事?等少爷走了以后,却发了一通的火。大骂明珠狐媚惑人,只配给小妇的儿子当侍妾!

    桂嬷嬷之前是英氏的亲信。但近来却因主仆二人对月家不同的态度而起了生分。桂嬷嬷几番婉转规劝英氏莫要再与一介小儿计较,英氏明显的恼了她。很多事,都与另一位傅嬷嬷商量。桂嬷嬷一听夫人话里的意思,立即猜出些许。心下又惊又怒:定是那傅氏挑唆的夫人!夫人却偏偏信了她的鬼话!若月明珠真在自家出了意外,夫人能洗得清怀疑?老爷必然要受牵连!

    可她也知,自己若是将此事告之他人,势必要与夫人决裂了!

    愁思之下暗自决定:只能在宴上多加小心,不让夫人有下手的机会!

    沈安和与母亲一同在府门前迎接郡主,却意外的发现,月家姐妹竟也在郡主的马车上!

    英氏脸一僵,自有郡主的侍女道:“路遇月小姐马车巧遇意外,故带了她们一程。”

    沈安和面色一沉:人算不如天算!瞧着明珠缓步而至,艳光四射,气度娴雅竟丝豪不逊郡主!他不禁又是惊叹又是感慨:两人终是有缘无份!

    明珠笑容满面,先向英氏行了礼,不尽感激的道:“月家明珠,谢过夫人近年来的爱护关切!”

    同来迎接郡主的女客一听之下,无不掩嘴偷笑:今日这场戏,算是敲锣开场了!

    英氏不觉面上一燥,心下恚怒,面上强笑着扶起她赞道:“明珠这般人才,辰雪泉下有知定然欣慰无比!”

    明珠的笑颜在阳光下闪烁着惊人的姣艳!瞧得在场的官家小姐们即觉刺眼又觉惋惜:这么个美人,今日不知要被折腾成什么样了!

    明珠姐妹是商户小姐,官眷们自不会主动与她搭讪。是而明珠姐妹的位置排在最末也无可厚非。郡主谦让之后坐在了主位。沈安和需避嫌,未入花园。在外边焦虑不安已极。

    沈府花园的布局,比之真珠苑可差了不少。好在花木繁盛,还算热闹。

    许月容精心妆扮,即不太过出挑,也未曾掩没在众女之间。她虽是庶女,但知进退晓情趣,也从不逞强好胜,所以在一群少女中混得如鱼得水,从未因其身份而受排挤。

    她笑着与明珠点头示意。事实上,她心中颇为忧虑:她看中的是沈安和的人。但若是沈家因英氏的糊涂断送了沈父的前程,沈安和再出众,前途也要困难许多。所以她是除沈安和之外最希望英氏莫要胡乱出手的人之一!当然,若是沈夫人有万全之策,另当别论!

    闺房内一针一针绣着嫁妆的沈安苹,脸上带着狰狞的笑:月明珠,你害我至此!今日我便一报还一报,你好好受着吧!

    喝了茶,吃了点心,闲聊之后,英氏命人取出绿珠,笑道:“此珠是我儿安和偶然得之。安和孝敬与我!”

    底下的夫人见绿珠精圆深邃,霞光萦绕,无不赞道:“沈公子孝顺,沈夫人好福气!”

    明珠恍若不闻,自顾自的品饮茶水。明岚瞪她:“这儿的茶水你也敢喝?”

    明珠微笑:“沈夫人还没那般蠢!”

    明岚似是想起一事,疑惑的问:“你又何时得罪了郡主?”

    明珠非常诚实的回答:“我也不知!”

    明岚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

    听明岚这口气,明珠奇道:“莫非你知道?”

    明岚故作假笑着点头:“细细一想,便明白了。姐姐你想想,这个合浦这个越州甚至整个广西的女子除了北海王妃及公主外以何人为尊?”

    明珠应道:“自然是郡主了。”

    “可是自从你回到合浦之后,立即成了众人口中妈祖点化的神女,锋头无人能及!你说琳琅郡主焉能不恨你?”

    明珠沉默了片刻,瞧了眼主坐之上的秀雅高华的女子:妒忌么?

    “你还能找到其他的原因么?”明岚冷笑!

    明珠缓缓摇头!或许吧!

    绿珠在诸家小姐的手中流转观赏,终于传到了明珠姐妹的位置上。明珠瞧着这颗绿珠,忽然间眉心一紧:珍珠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