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针锋相对
    明岚袖风微动,被明珠在桌下紧紧按住!明岚心下一跳,不自觉的杏眼微睁:这颗珠子有问题么?

    不远处正在观察她们的英氏与傅嬷嬷暗暗得意:今日你是绝计逃不掉的!

    园内不知何时安静了下来,其他客人的目光,竟也焦灼在明珠身上。许月容见明珠这般淡然的模样,似是对那颗绿珠毫无兴趣,心底也不觉奇怪:连金珠都开出来了,绿珠对月明珠而言,的确不算什么。

    但明珠这只看不摸的轻慢态度却让英氏即着急又着恼。

    她低头抿了口茶,掩饰了下自己的心慌,放下茶杯时,已是一副温柔笑颜:“明珠,今日所到之客,除郡主外,论识珠之才首推的还是你。不如帮伯母看看,这颗珠子品质如何?”

    明珠明亮的双眸暗芒掠过,似笑非笑的道:“既然是沈夫人要我点评,那我便点评一二!”

    她也不碰那珠子,只冷声道:“色虽艳却无芒。绿虽浓,却无魂。沈夫人,你何故弄颗假的绿珍珠来愚弄我们姐妹?!

    明珠此言一出,四下俱惊!就连琳琅也微露意外之色,瞧向沈夫人:她经手无数珠宝,方才可未瞧出这颗珠子有什么问题!????英氏心下大骇:不可能!她怎么一眼就识破了真假!甚至没有上手!这让她后边的戏,怎么安排?!

    傅嬷嬷眼珠一转,似笑非笑的道:“月大小姐此话何意?我家夫人有何必要在这里欺骗诸位小姐甚至是郡主殿下?还是月大小姐觉得,这里除你之外,无人懂珠?”

    明珠冷冷一笑:“这话该我问您和夫人才对!为何之前给诸位欣赏的是真绿珠,到了我这边,就换了颗假珠子戏弄于我?!若是夫人觉得明珠不堪与官家小姐们同坐此园,又何必让桂嬷嬷再三强请,逼着我们姐妹不得不来赴宴?”

    英氏的脸刹时难看至极:她竟灵敏至此!又一张利嘴,暗指自己设计害她!她慌乱间目光飞快的扫了眼其他小姐,却见诸人的神情皆是:毫无半分意外与惊讶。竟似都相信月明珠所言?

    她哪知道,她的意图早在萧六刻意的八卦下,闹得全城官眷私下皆知,今日来,就是等着看戏的。眼见大戏开场,年轻的姑娘们眼底的兴奋竟是藏也藏不住。

    英氏见状,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傅嬷嬷怒气勃发,大声道:“月明珠,我家夫人好心请你赏珠,想化解两家之前的恩怨!你却在此信口开河污蔑我家夫人!我家夫人为何要做这种事——”

    “为了陷害我偷了你们的珍珠啊!”明珠一脸的好笑,这还要问?

    许月容瞧着明珠自信从容的脸,幽幽叹息。这主意谁出的?真是太蠢了!沈安和大好男儿,竟要被他母亲拖累至此么?!

    “你好大的胆子!”傅嬷嬷怒道,“焉知不是你故意换了珠子想陷害我家夫人以报退婚之辱?”

    明珠好整以暇的道:“首先,这颗珠子放于我身前的案几后,我姐妹及丫鬟无一人碰过。众目睽睽之下,各位小姐都可与我作证。

    却听一声音道:“我能与月小姐作证。她们未曾碰过珍珠。”说话的女子身形妙曼,却是知州冯大人的女儿冯玉莲。不久前,她与母亲在明珠的真珠苑见识了一幕安苹撒泼的好戏,从此对沈家再无半分好感。

    有人带头,说得又是实话,立即有其他人附合道:“冯小姐说得不错。月家姐姐妹确实未曾碰过珍珠。”

    英氏与傅嬷嬷脸色难看至极!

    明珠姐妹起身,默默向冯小姐及诸位行礼谢过。几位夫人顿感唏嘘:月家姑娘,实在不错!

    明珠又望着英氏一字一字的道:“其次,我与沈家公子的婚约是我让家父来退的!也是家父上门主动退的亲。所以不是你们沈家退本小姐的亲,是我月明珠退了你沈家的亲!”

    此言一出,惊声又起:竟然是月明珠主动退的亲?

    “沈公子人中龙凤,明珠初回合浦,家境败落,声名不佳。不敢高攀贵公子。因而才主动退亲。退亲之时,沈夫人也毫无异议。怕是立即就为沈公子寻找新的亲事了吧?既然这是两厢情愿之事,我对夫人又怎会有怨恨之情?”

    英氏咬紧牙根,脸色忽青忽白,却说不出半个否认的字来。傅嬷嬷也张口结舌,结结巴巴的道:“你、你家虽然主动退的亲,但说不定也心怀不甘呢!说不定是以退为进,根本没想真的退亲!”

    明珠不屑的轻扬唇角:“退亲之后,我可有任何不甘之举?”

    月家之后忙着开店赚钱赚名声,没对沈家有任何动作。倒是沈家——诸人的目光又移到沈氏的脸上。沈夫人眼见月家起来了,明珠又声名雀起,心中可有不甘?

    那是肯定的。否则,又怎会有今日之事。

    英氏几乎可以想到客人们心中所念,简直要气疯了!月明珠,你欺人太甚!

    琳琅郡主与宝娟暗暗会了个眼神。宝娟轻轻点头。

    “最后一点,”明珠不容她们打断,她捏起绿珠,用指甲蹭去了珍珠表面一层墨绿色的皮,露出内里白色的珠层,目光饱含戏谑的道:“其实真正的绿珠还在这座花园里。沈夫人,你说是不是?”

    琳琅眼底暗藏复杂,不知不觉勾起了衣裙上的粉色珠链,在雪白娇嫩的掌心绕了几圈。

    傅嬷嬷显然怒极,不容分说的道:“月大小姐!我们夫人的清名岂是你可以污蔑的!分明是你换了珠子陷害我家夫人!来人哪将这个不信不义的女子送去衙门请县令彻查——”既然陷害不能成功,不管三七二十一,被这些粗人扭送进衙门的月明珠也必然声名俱毁!顿时有几个家奴从四面涌上围住明珠姐妹就要上前动手。

    冯玉莲见状大怒!猛地砸了杯子冷声道:“沈大人家的奴才,好威风!”

    钟县令之女钟宝儿就坐在冯玉莲身边,起身道:“不如由我回府问下家父,这幢案子,衙门接不接?”

    家仆们闻言吓了一跳,登时僵在原地,不敢出手。

    眼见其他夫人小姐的面上,俱是不满与愤慨之意,英氏心知局势不妙。急忙喝住傅嬷嬷道:“休要胡言!月小姐乃是我的客人。事情尚未弄清楚,怎好扯上官府?”

    傅嬷嬷哪知今日明珠这般谨慎不说还心细缜密口齿分明,竟令她的计划乱成一窝马蜂!更可怕的是,现场几乎无人相信沈府,竟全偏向那对狐媚子姐妹。她面色青白的退到主子身后,低头急思对策。

    明珠噗的声失笑,捏着杯子满是深意的道:“真是奇怪,沈夫人丢了金贵的绿珠怎么一点也不着急心痛?”

    一句话,定了英氏的罪!既然已经发现珍珠是假的却不急着找寻,就是英氏最大的破绽!

    一直不曾开口的桂嬷嬷此时冷静的道:“夫人自是焦虑在心,只是贵客在此不好直言。不如请月小姐找一找!若能找到,说不定就能化解这场误会!”

    将此事定义于一场误会!桂嬷嬷又将局面拉了回来。傅嬷嬷暗含不愤,却也不好再多说。她可不信明珠真能找到真的绿珠!

    明珠的目光在沈府的几名侍女脸上流转了一圈,笑得明艳至极。她分明感觉得到,真珠的绿珠,就在这其中一人的身上。

    这一笑,令侍女们各自胆战心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