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郡主出手
    “只是,今日郡主在上,在座的又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夫人小姐,月大小姐想如何搜寻?总不好大动干戈伤了大家的和气。”桂嬷嬷出手,英氏稍稍安下了心。暗想:还是她管用。傅嬷嬷事前说得花好稻好,却全当不了真。不禁暗生悔意。可事到如今,她也是骑虎难下,最好的情况,就如桂嬷嬷所讲,当成一场误会,糊了过去。

    明珠诚挚的道:“此事与郡主及各位小姐毫无关系。今日受明珠所累,深感歉意!”她又故作神秘,“诸位有所不知,方才我观那枚真珠,有灯下现绿光之能(注)!是颗难得的夜明珠呢!是以,我也不用四处搜寻或是搜身。只要请夫人将这几位侍从用灯照上一照,便见分晓!”

    几名侍从中一女子,刹时一惊,目光无措的瞧向傅嬷嬷。

    英氏急道:“明珠怎地瞎说?我灯下赏珠,何曾见过夜光?!”

    明珠目光轻扫,那丫鬟明显的放松下来。

    这一紧一松,眼尖的女眷都看出来关窍。暗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唉,有此蠢妇,沈家不必深交!

    明珠微笑道:“是么?那想必是我看错了!”她起身缓步走向那个丫鬟。丫鬟眼见明珠步步逼近,冲着自己而来,双腿微微打颤,鼻尖渗出点点冷汗。

    桂嬷嬷原想将府里的人带到暗处,这事便好解决了。可明珠竟是打算当众搜出绿珠,不由狠狠瞪了眼傅嬷嬷:混账婆子!这次可要害苦沈家了!????她正为难之际,琳琅轻笑两声,吸引了诸人的注意力。

    “月小姐,此乃沈家家事。”琳琅目光如水,望着明珠,“不如让她们自行解决。莫要坏了我们今日的好兴致。”

    郡主一开口,即将明珠摘了出去,确定了明珠的清白,又将此事定义为沈府家事,保全了沈府的面子不至于当众出丑。英氏大喜过望,立时松了口气,挤出笑容道:“正是正是。桂嬷嬷,你带着她们下去好好查查,谁那么大胆,竟敢算计主子的宝贝!”又对明珠笑道,“也多亏明珠,聪慧过人,识破了此人的奸计!”

    郡主的面子自是要给的。明珠只得退回原位道:“郡主明察。”又对英氏报以更加灿烂的笑容道:“明珠劳沈夫人费心了。”

    明岚轻声嗤笑。老妖婆,惹上姐姐算她倒霉!

    冯小姐也忍不住失笑,忙与钟宝儿侧了脸掩面。

    英氏恨得牙根咬出血来,强自咽下。勉强笑了笑算是回应。

    仿佛之前的事儿没有发生过一般,诸女继续饮茶闲聊,笑意晏晏。

    明岚低声道:“我总觉得,今日那老妖婆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

    明珠眼神冰冷:“此妇心魔已生。除非我跌落尘埃烂成泥,否则她不会罢休!”

    明岚吃惊后,冷静的反问:“姐姐已有对策?!”

    “先把她打落枝头,教她永世再不可兴风作浪!”明珠眼底的恨意一闪而过:她从未得罪过英氏。不过因自己不曾如英氏的意黯淡一生反而风光无限,便恨不得她身败名裂百般的折辱算计!此妇心胸之狭小,心肠之狠毒,令人发指!

    明岚放心了,笑着挟起一枚玉兰片,送入嘴中。

    不一会,听到几声丫鬟的痛哭求饶声,还有桂嬷嬷严厉的责骂声。

    又过了片刻,桂嬷嬷满面羞恼的赶来在英氏的耳边说了几句。英氏神情震怒,起身正要向郡主告假,琳琅已笑道:“看来夫人需处理家事,琳琅也与东山寺的苦智大师有约。便先行告辞了。”她又笑容满面的瞧了眼其他客人。道,“你们无须送我。也莫要急着走,再好好玩会儿。”

    女着们面面相觑,只好留在原地。明岚暗骂:这个郡主忒多事!自己看足了戏,还不让别人散场!

    沈夫人送走琳琅后,带着两位桂嬷嬷径直去了自己的厢房。

    确定无人能听到她们的谈话后,英氏一路越来越难看的脸色终于再也绷不住,转身狠狠扇了身边的傅嬷嬷一个耳光:“你个蠢货!”

    傅嬷嬷慌忙跪下,涕泪齐流:“夫人恕罪,夫人恕罪啊!老奴也不知月明珠竟狡猾至此啊!”

    桂嬷嬷不好教训夫人,只骂她道:“你个糊涂透顶的东西!月明珠是什么人?一手斗珠的绝活,什么样的珠子分辨不出来?”何况这颗绿珠是她亲手所开!

    “那颗珠子,是老奴特意寻人用蛛蚌的内壳磨成的粉抹上去的。看起来与真的绿珍珠毫无二致。谁晓得她竟然——”傅嬷嬷说不下去,只好用力扇自己的耳光,“夫人饶命!”

    英氏怒极,闻言反倒平静了些许,有气无力的道:“那颗珠子,的确做的惟妙惟肖。当初连我也骗过了。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小小一个女子,竟这般厉害!

    什么都是没想到!桂嬷嬷心中也来了气!少爷说的话你不信,老爷的前程你不管。我几番好言相劝你都不理。傅嬷嬷不知深浅的几句揣测你就当了真!怎生糊涂至此?

    当即声音平平的道:“已经让翠绡那丫头认了罪。就说她起了贪心,故意换了珠子,想月家与我家曾有嫌隙,故顺势陷害了月家姐妹。”

    英氏叹息道:“打发出去,许个好人家吧。”

    桂嬷嬷自是应了:“老奴方才为让她招认,许了她一百两银子。”

    傅嬷嬷眼眶一瞪,脱口而出:“怎能便宜这丫头?”

    桂嬷嬷强压住的怒火嗖的一下冒了三尺高:“要不你来认这个罪,我也许你一百两银子?!”

    傅嬷嬷立时不敢开口。

    英氏也没力气再纠缠这事,只想尽快摆脱这个麻烦:“你决定就好。”

    她无力的软坐在椅子上。桂嬷嬷忙取了薄荷膏替她按揉太阳穴,好半晌,英氏才问:“人都到齐了么?”

    傅嬷嬷眼睛一亮:“齐了!”

    桂嬷嬷的手指不由一顿,瞪着傅嬷嬷:有完没完?还想做什么?!

    英氏举手轻轻拍了拍桂嬷嬷的手腕安抚道:“你放心!这回,是好事儿。”

    好事儿?!

    无尽的绝望潮涌而上,都到这个地步了,还想翻局?桂嬷嬷笑了笑,比哭还难看。垂下手意兴阑珊的道:“夫人有主意就好。”

    “嗯。”英氏眯着眼,“过会儿,你就去说我有些不舒服,请客人们自便。然后偷偷将月明珠请来我这儿一趟。”

    桂嬷嬷眼神中透过一丝绝望:“众目之下,她若不肯来,该当如何?”

    “无论你用什么法子。一定要把她带来且不能惊动客人。就说——”英氏阴森一笑,“就说我有她生母梅辰雪的遗物交予她。”今日情形不妙,算是便宜月明珠了。

    桂嬷嬷呆了呆,认命的道:“好。老奴这就去安排。”

    瞧着桂嬷嬷离开的背影,傅嬷嬷凑上前:“夫人,老奴总觉得桂嬷嬷她——有些不妥。”

    “她总想着息事宁人。”英氏倒没怀疑过桂嬷嬷的忠心。“只是我偏咽不下这口气!”

    桂嬷嬷觉得腿有千金重。步子越来越慢越来越沉。她猛地站定:夫人的打算她已猜出一二。只是这事若真成了,就算坑了月明珠,夫人的声誉也会因此大损!连带着害了老爷和公子。当在坐的夫人小姐都是傻的么?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偏偏夫人还不见棺材不掉泪,不见黄河心不死!

    “桂嬷嬷。”飘忽的声音忽的传入她耳中。她抬眼张望,少爷的小厮沈庆正笑嘻嘻猫在地面,向她招着手。

    桂嬷嬷心下一动。或许,少爷可以想办法阻止?

    她不由自主的走向沈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