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说门好亲
    片刻之后,桂嬷嬷出现在花园内,对客人道夫人正处置家事,头痛又犯了。故而怠慢了各位敬请谅解。

    大家一听这话儿,也就纷纷起身告辞。心底无不惋惜:总觉得这家子的戏没唱完哪!就这么走了是不是有些亏?

    明珠姐妹正欲离开时,桂嬷嬷忽的拦住了她们,红着脸向俩人不住嘴的道歉:“月小姐。方才真是委屈你了!我与夫人已经查明,绿珠是翠绡那丫头起了贪心做的好事!不想误会了两位。夫人原本一片好心倒闹了个大乌龙,为此愁得头痛都犯了!”

    她在这边一堆好话拉扯,园里客人已经走了大半。

    明珠懒懒的瞧着她,忽的一笑,低声道:“伺候这样一个主子,心神俱疲吧?”

    桂嬷嬷眉心一跳,急忙提了精神:“月大小姐,我家夫人极是惭愧,但又拉不下面子在那么多人面前跟您道歉。请您谅解。”

    明珠媚眼含霜,淡淡的道:“我们该回去了——”

    桂嬷嬷眼见客人都已散尽,才道:“月大小姐!夫人想请您过去话些事儿。”眼见明珠理也不理就要走人,“夫人说,有小姐您母亲的遗物交给您!”????用这种借口,还真让人不好拒绝。

    明岚早知逃不过,冷哼一声:“夫人真有心。那就走吧!”

    桂嬷嬷陪笑道:“二小姐,这个,夫人只请了大小姐。”

    明岚一脸不解的道:“姐姐的娘亲,论理法我也该叫一声母亲。为何我不能在场?”

    桂嬷嬷想了想,多一个搅局的也好!

    “夫人怕是有些私密事要与大小姐说,您去的确不太合适。”

    明岚嘟着嘴:“要去一起去。不然,我们都不去!”她眨了眨眼,“有我在,也好为姐姐做个证提个醒,免得一会儿贵府什么东西掉了,又要怪到我姐姐头上。”

    她说得这样直白,偏年纪小又一脸纯真,桂嬷嬷只当是她担忧姐姐再受算计,心直口快。“好吧!”她握准时机,“那两位请随我来。”

    沈府门前的马车一辆辆的相继离去,冯玉莲与钟宝儿却未曾离开。

    “怎么那姐妹俩还没出来?”冯玉莲今日被明珠风采吸引,有心要与她结交。故而特意在门外等候明珠。

    钟宝儿来前曾得父亲面授机宜。她双眼微睁,神神秘秘的道:“该不是沈家的戏真没唱完吧?重头戏还在后边?”

    冯玉莲想了想,冷笑两声:“那咱们就等着听完这场大戏!”

    又一辆渐远的马车上,许月容踌躇不定:沈家会这般轻易放过月明珠?沈夫人那样子,分明是与月家不死不休了啊!她心烦意乱。沈夫人作死也就罢了,千万莫连累沈安和啊!

    厢房内的英氏好容易挤出的慈爱笑容,一见明岚,差点没崩掉。

    “怎么明岚也——”

    姐妹俩人行了礼,明岚眨着眼睛道:“我也想见见母亲的遗物呢。”

    英氏瞧了眼桂嬷嬷,暗含责怪。桂嬷嬷低着头,权当没看见。

    “这事儿——”英氏想了想,笑道,“明岚还小,有些事儿你不方便听!”

    明岚轻笑道:“又不是给姐姐说亲,有什么我不方便的”

    英氏噎了噎:“你这丫头。我今日,还真是要和你姐姐说门好亲。”

    明珠心中微沉: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原来之前准备给自个儿安排个盗珠之罪,是为了坏她名声?才方便再逼她嫁个烂人?以满足此妇见不得她好的变态心理?

    只是,沈夫人脑子怎么长的?哪怕她月明珠名声再臭,父亲也绝不会同意将她随便许配人家!更何况,她自个儿,宁愿再死一回,也不可能让人操纵婚姻。

    明岚听得又是吃惊又是恼火,面上却笑嘻嘻的问:“难道沈夫人见我姐姐这等人才,后悔了?还想与沈公子重续前缘?”

    英氏笑容又是一僵,今日郡主亲临,又帮了她一个大忙。令她对儿子求娶琳琅一事更有把握。怎可能再吃回头草要那狐媚子?

    她尴尬的笑了笑,道:“那倒不是!”

    “沈夫人。”明珠冷声道,“按理法,这些事,请您与我父母相谈。明珠不敢背着父母私定终身。”

    说毕,她起身要走。英氏忙唤住她:“明珠——”

    明珠回头望她,神色如冰。

    “怎么是私定终身呢!”英氏强笑道,“我只是想问问你的意思。你若有意,我便与你作这个主。”

    明珠眉稍轻挑:“我无意。”

    英氏呵的声冷笑:“明珠,你不过一个工匠之女。就算小有才干,也不能只想着攀高枝!那人可是难得的人才,又是你母亲定下的缘份——”

    明珠失笑:“这事儿,与我母亲有何关系”

    英氏忙向傅嬷嬷做了个眼色。傅嬷嬷捧出一只漆木托盘,托盘上一枚小小的玉锁。玉质莹润,锁头的红线退色。一看即知是有了年岁之物。

    “说来话巧。”英氏找回了台词,“这玉锁本有两只。是当年我生安苹时,你母亲派人从京城送来的。安和与安苹一人一只。谁知安和年幼无知,一日出门时,弄没了他的玉锁。”

    明岚撇了撇嘴:这是在暗示明珠与沈安和无缘?嗯。是没缘份。

    “谁知前阵子,我再度见到了安和当年丢失的玉锁。明珠,你可知它在谁的手上?”英氏越说越顺溜。

    瞧着演技渐入佳境的沈母,明珠配合的问了一句:“谁?”

    英氏笑容满面的道:“越州城太守次子许伯友。”

    明珠哦了声。是他呀。

    这两家,竟然为了算计她,凑到一块儿去了。太守夫人陶氏不像是这种不着调的人,想必是许太守那位爱妾宋氏的手笔。

    英氏见明珠并无其他表示,又道:“我见了伯友那孩子扇子上的玉坠,一眼就认了出来。说道之下,伯友便提到你与他在东山寺还曾有过巧遇。我当时便在想,这是不是天定姻缘?”

    明珠自嘲般的念道:“天定姻缘?”

    英氏拍手道:“可不是?许伯友少年英才。家世又好。虽是庶子,但凭着你们两个的本事,何愁将来?”

    这话说得有理有据。但明岚可不觉得,英氏会有这样的好心!许伯友配姐姐是还差得远,但凭心而论,他条件还算尚可。

    “我却不这么认为呢。”明珠语带嘲讽,“夫人您看。我娘将玉锁赠了沈家兄妹,它们便是沈家兄妹之物。一只玉锁给了沈小姐,一只玉锁又落在许公子手上。这天定姻缘定的,该是这两位才对。啊呀!”明珠似是想起一事,“我险些忘了,沈小姐已经定了亲。这可如何是好?沈夫人,您可要想清楚哪!”

    英氏被她几句话说得无言以对,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脸色难看至极:若不是你害得安苹,安苹何至于嫁个乡绅子弟?

    “更何况,方才我也已说明,婚姻之事由父母决定——”

    英氏呵呵笑道:“可不是。你母亲已经同意了呢!”

    明珠姐妹俱是一惊:什么?

    “月夫人。”英氏得意的唤道。“你女儿说了,婚事由你作主。”

    明珠的继母,明岚的生母,林芳殊缓步而出,面上欢喜中略带尴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