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告你骗婚!
    明珠的继母,明岚的生母,林芳殊缓步而出,面上欢喜中略带尴尬。

    姐妹俩震惊之后心头顿时疑窦丛生:林芳殊在京城之时,颇为精明。到了合浦,自知惹怒了丈夫前景难料,又斗不过明珠,是以一直韬光养晦,怎么低调怎么来。她不会不清楚自己这个继母对明珠的婚事早没了发言权。今日却在此处出现,说明了什么?

    明岚心下大骇:母亲有把柄落在了老妖婆的手上?!

    林芳殊这几日也是苦不堪言。英氏的傅嬷嬷偷偷找到她,跟她提到这幢亲事时,她可是惊喜交集又满心酸涩哪!可惜了,若是对方看中的是明岚,那该多好!庶子如何?太守家一共就两个儿子,许伯友虽是庶子,但受尽太守宠爱。将来的家财说不准全是他的!同时月家又得了靠山。两全齐美!

    不过她一听说明珠或许并没看上许伯友后,立即打了退堂鼓。她还是极有自知之明的。明珠的婚事,不容她置喙。但傅嬷嬷百般劝解:儿女婚事不由儿女作主。只要定下来,月明珠也没辙。月向宁也会感激她为女儿挑了个好亲事。还可借此事缓和与月向宁的关系。

    林芳殊听得冷笑:话说得好听,还不是逼着明珠嫁人?

    傅嬷嬷眼见劝说不动,脸色一变,拿出了杀手锏:“我家夫人叫我问你,当初既然诱了月明珠自尽,为何没让她死透?”

    林芳殊大惊失色,险些从椅子上跌落在地!????“你——你说什么——”

    这是她最大的密秘,英氏从何知晓?

    傅嬷嬷冷笑:“这事儿月向宁还不知道吧?”

    林芳殊进退维谷。

    傅嬷嬷又道:“这是幢好姻缘,又不是推月明珠进火坑。你犹豫什么?!”

    林氏百般衡量,的确是幢好姻缘,她并无对不起明珠之处。哪怕向宁问起,她也有理可道。终是点头答应,算是屈从了英氏的威胁。

    好歹,嫁了明珠还有一线生路!

    “明珠,明岚。”她眼见两个女儿脸色铁青,眼神直楞楞的剑般砍在她身上。登时心惊肉跳,勉强笑道:“明珠,这可是幢好亲事!官家少奶奶,求也求不得!就算在京城,也不定能有这造化!你可不要犯糊涂啊!明岚,你怎么不劝劝你姐?”

    明岚大恨:千叮万嘱,让她莫要生事,偏偏还是让人钻了空子!

    “你——”明岚恨其不争,“你怎可以背着我们做出这等荒唐的事来?!”她羞恼交集,又为母亲前程无望而伤心,几乎吼了出来,“你怎么就不把我的话放在心里?!”

    林氏见女儿这般激动,惊慌后强硬的道:“你一个姑娘家懂什么!我为明珠寻了这么好的亲事,难道还是害了她?!胡闹!”

    明珠冷静了番,问:“交换庚贴了?合过八字了?”

    英氏终于见到明珠吃瘪,得意又舒心的笑道:“是啊,你母亲一心为你着想。许家夫人已经拿着你们的庚贴合过八字了呢。”她抿嘴笑,“天定良缘。”

    明珠目光如冰直射林氏:“换过定礼了?”

    林氏退了一步,心下直跳。

    “换、换过了!”

    明珠又问:“上官府备案了么?”

    林氏答不出,看向英氏。

    英氏笑道:“很快大家便会知道,你与许公子定亲的事了。”

    模棱两可,那便是没有上官府备案!何况,她与明岚一样认定,英氏可没这么好心!

    明珠转身就走。

    林氏惊道:“你去哪儿——”

    明珠头也不回的道:“县衙击鼓鸣冤!状告太守妾侍宋氏侍协同通判史夫人沈氏,骗婚月家长女!”

    英氏手中的茶杯咣的声落在地,水花四溅。

    内室里一个女子婷婷袅袅的跑了出来,喊道:“月明珠,你好大的胆子!”不是许太守的爱妾宋氏又是谁!

    傅嬷嬷急叫:“拦住她、拦住她——”

    桂嬷嬷退在一边,面无表情。她连火,都发不出来了。

    林氏又惊又恼,追上前骂:“明珠,你想干什么!”

    明岚一把拦住母亲,恨道:“你闯了大祸知道么?不想被父亲休弃,就听我的!”

    林氏瞪圆眼睛一把推开女儿:“听你的话我才会被向宁休弃!”

    明岚哈的声,笑中带泪:“我的好娘亲,你有什么把柄被英氏逮着我不管!如果真上了公堂,你就一口咬定是沈家骗婚。否则——”明岚闭了闭眼,“你好自为知!”

    林氏没料到女儿竟这般机敏,一颗心又早被煎熬得千疮百孔,不由抱着女儿放声大哭:“娘也是被逼得没法子啊!没法子了啊!许伯友有什么不好?明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我娘俩的命怎么就这般苦啊!”

    红玉白芷还有明岚的两个丫鬟就在外边候着。

    明岚见有人围堵明珠,顾不得林氏的哭闹,当机立断的放声叫道:“快来人哪!沈夫人要逼死我姐姐啦!沈夫人,我月家哪儿得罪了你,你要这样紧逼不舍?我姐姐命苦,在京城被人陷害,到了合浦,还要被你算计!沈夫人哪,你就放过我们姐妹吧!”

    明岚一叫,四个丫鬟顿时一齐护住明珠,大声哭喊起来:“放过我家小姐吧。我家小姐好可怜哪!”

    “我月家虽无权无势,也不惧渔死网破!”明珠气势迫人,“沈大人呢?许大人呢?一起叫到公堂上咱们对对这场官司!”

    英氏慌忙起身,却觉头晕眼花: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连这样都拿捏不住月明珠么?!

    她竟然想上官府告她骗婚——一旦上了公堂,沈许两家就成了越州城的笑话!她今后还如何在合浦立足?得罪了太守,丈夫和儿子的前程又当如何——新仇旧恨一起涌了上来,英氏失控的大喊:“杀了她——杀了月明珠——”喊完后,她足下不稳摔倒在地,再抬头时,忽觉四周寂静。

    “沈夫人要杀人啦——”明岚趁机大喊一声,“快来人哪,沈夫人要杀人灭口啦——”

    因震惊而造成的短暂宁静立即被打破。

    在沈府外等候明珠的冯玉莲与钟宝儿,听到这动静,大吃一惊。

    冯玉莲惊道问:“果真出事了?听着在喊谁要杀人灭口?”

    钟宝儿想到临行前父亲的叮嘱,皱眉道:“先回县衙,找我父亲!”

    沈安苹听到动静,从闺房里跑了出来,边跑边问:“怎么回事?月明珠死了没?”

    沈安和也顾不得其他,冲进母亲的厢房。一见这混乱至极的场面,又惊又怒:“到底怎么回事?”

    傅嬷嬷抱着英氏大哭:“我们夫人一片好心,没想到却被月明珠这般糟踏!少爷,你要为我们作主啊——”

    “老妇闭嘴!”明珠不耐的喝了声,“是非曲直,公堂上一辩即知。在此废话不如留些精神与我月家对质!”

    一听公堂二字,沈安和步下踉跄!一把拎着傅嬷嬷的衣领:“你怂恿我娘干的好事!”

    安苹恼道:“大哥,娘亲做错什么了?难道就任由我被月家白白欺负?要不是月明珠紧紧相逼,我怎会嫁个乡巴老?娘亲又怎会在人前抬不起头?”

    英氏怒道:“安苹说得没错!都怪月明珠这个贱人!若不是她,我何至于——”她又羞又恼,恨不得此时晕死过去。

    安和气得眼眶发红:“是月家逼我们退婚的?是月家让安苹上门撒泼的?是月家设计陷害你们了?”

    英氏恼羞成怒:“她本身就是一个错!她风风光光的活着就是打我的脸打沈家的脸!安和,我们一家子都被她害惨了知道么?!”

    安和握紧拳头,所有的愤怒与不甘只化作一声长叹:“一步错,步步错!您执意退亲时我便说过,今后,不要后悔。”

    英氏胸口登时受了重重一击,痛得撕心裂肺悔不当初!

    “夫人,太守夫妇来了!”

    “夫人,老爷回来了!”

    “夫人,月向宁来了!”

    英氏大惊失色,慌恐至极,双眼一翻,如愿昏倒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