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婚书?
    当英氏悠悠转醒时,已身在榻上,桂嬷嬷在一边伺候。

    “夫人醒了!”桂嬷嬷扶起她。“夫人想喝些水么?”

    英氏啜了几口温水,身体与大脑渐渐复苏。忽的心中一悸,喝问:“月明珠那小贱人哪?!”

    桂嬷嬷平静地道:“月家父女正与老爷、太守一家子等夫人您醒来问话!”

    英氏面容铮狞的骂道:“问话?问我的话?!笑话!我好心为她说亲,她竟这样对我!我倒要问问月向宁,他怎么教导的女儿!”她口中喝骂不断,但身体纹丝不动。“傅嬷嬷呢!她上哪儿去了!让她过来伺候我!”

    桂嬷嬷安静的道:“她被老爷绑了押在西厢房里。”

    英氏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桂嬷嬷叹息道:“夫人,您还是想好怎么向月家交待吧!”????英氏眼皮乱跳,羞恼与惊恐交加,身体竟然轻轻颤抖起来。

    “交待?我给她保媒还需交待?好心没好报,人贱自有天收!月明珠这个贱人不知好歹,月明岚也不是个好东西——”她正谩骂不休,房门忽的声轻响。沈言铁青着脸站在门口,望陌生人般的望着她,声音冰冷的道:“醒了?既然醒了,就来书房把自己做的好事交待清楚吧!”他拂袖而去,英氏直接从榻上摔了下来。一把拉住桂嬷嬷的衣袖惊慌失措的问:“怎么办?我怎么办?”

    桂嬷嬷皱眉:“您只要咬准为补偿月明珠,一片好心为她寻了门好亲不就行了?您又没做什么恶事。”

    英氏转念一想:对啊!她又没做恶毒之事!顶多就是瞒着两家的男人帮明珠和许伯友牵线。她怕什么?她们又能知道什么!

    于是,她勉强撑起身子让桂嬷嬷替她梳妆理发。重又昂首挺胸志高气扬的踏入丈夫的书房。

    和女儿坐在一块儿的月向宁目光如淬了毒的箭般射向英氏,看得她心下寒冷彻骨。竟打了个哆嗦!

    林芳殊眼眶红肿,面色憔悴,见她进门,即惊且恨,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似要将她拆卸入腹一般!

    许太守神情尴尬,陶氏倒是面色冷硬如石,一见英氏,率先开口道:“真是有劳沈夫人费心了。连我家庶子的婚事,都要您亲自操劳!”

    英氏没料到第一个向她发难的,竟是陶氏。随即想到,自己越过当家主母,跟一个姨娘直接筹谋庶子的婚事,确是犯了后院的大忌!好容易鼓足的精神气一下子漏了几分,只得先向陶氏行了礼,满是歉意的道:“许夫人见谅,此事是我做得不够周全——”

    “不够周全?”陶氏冷冷瞧了眼缩在丈夫身后楚楚可怜的宋氏。“我家姨娘不懂事,您堂堂通判史夫人,却连这点子事都搞不清楚?还是你英氏根本看不起我陶金兰,觉得我没资格处理家中庶务?”

    许太守微吁口气,看着陶氏的眼中就有几分感激:宋氏不就是不懂事嘛!都怪英氏这妇人,算计人家闺女却拉了宋氏入彀!

    英氏燥红脸。她原先的打算是,只要拿捏住了月明珠,再让宋氏先斩后奏。许太守宠爱宋氏及小儿子,必然会答应,那时候,陶氏反对也没用了。没想到——却让陶氏捉了个正着!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

    沈言拱手向陶氏道:“许夫人息怒。此事我必然会给您一个交待。”

    英氏见丈夫出面,稍觉安心。

    月向宁冷声问道:“在下也有一惑,请沈夫人开解。”

    英氏触及向宁风暴前夕的平静眼波,抢话道:“月先生,自从安和与明珠退了婚。我自觉对不起明珠,一心想与她求个好姻缘。正巧,许太守的次子才貌皆备,家世出众。与明珠又有缘份。这才冒然保了这个媒。谁知明珠不满这亲事,竟要告我骗婚!难道太守的儿子配不上她月明珠?还是她瞧不起人家是庶子心有嫌弃?!”

    许太守脸色就难看起来,宋氏随之微露得意之态。

    不料陶氏也冷笑道:“我家伯友配不配得上月大小姐不用夫人关心。只问夫人要做媒,为何即瞒着我这个嫡母与他父亲,又不让月先生知晓?你居心何在?!”

    英氏恼道:“许夫人,你休要胡搅蛮缠。我为何不让你知晓你还不明白?我就是怕你妒忌伯友寻得这门亲事阻挠这幢大好姻缘!”

    陶氏勃然大怒:“你居心不良,还信口开河污蔑于我!我待伯友母子如何,轮不到你质问,夫君自能给我评断!”

    刚被英氏的话说动了心的许太守,又被妻子拉了回来:是啊。这么多年,陶氏对宋氏着实不错。也从不吃酸拈醋。对伯友也很上心,从无为难。立刻道:“夫人贤慧!沈夫人,你自个儿做的混账事,不要怨到我夫人身上!”

    英氏眼见挑拔不成,又被许太守责骂,恨道:“太守这话我不愿听。我只问您对这段姻缘有何不满之处?”

    许太守一下子被问得答不出话来:这亲事他太满意了啊!可是,却闹得这般难堪!心里却明白:英氏这个妇人,偷偷摸摸行此正大当明之事,必有缘故!只是一时摸不着头脑而已。

    “明珠小户人家,配不上太守之子。”向宁冷冷开口。他吐字如冰,神情难测。“我且问一问沈夫人。即是保媒。可遣官媒上门说亲?”

    英氏微微张嘴:她怎么可能帮明珠寻官媒!

    林氏怒道:“她只派了一个傅嬷嬷过来,说是要与明珠作媒!”

    英氏退了一步,桂嬷嬷紧紧扶住了她。

    向宁心中早已怒到极点,拳头捏了又放:“既无官媒,沈夫人是想明珠与许公子无媒苟合?”

    英氏恼道:“月向宁,你怎能如此说我?我今日跟明珠说过,她若满意许家公子,我才与她保这个媒。她即没有同意,我怎么好寻媒人上门?”

    林氏算是听进了女儿的话,忙道:“傅嬷嬷那日可不是这么说的。她说这事先定下来,明珠到时候不同意也没办法!”

    明岚也叫道:“父亲,这老妖婆胡说八道,她说连婚书都已经上官府备案了——”

    “你们休要冤枉我!”英氏一脸的冤屈抢话道。“我何曾做过这种事——你们上县衙查查婚书有无备案即知。”

    明珠见到英氏脸上暗暗闪过的得意,长久以来的怀疑终于在此刻得到了证实。她沉声打断了两方争执:“根本没有什么婚书。”

    英氏脸颊一跳。

    “什么?”明岚茫然,“没有婚书?”

    林氏惊叫道:“怎么没有?我亲手盖的章!傅嬷嬷说,立了婚书这事就定下来了!”

    明珠再度摇头:“那纸婚书,大概已经让沈夫人烧了吧!”

    英氏这下子眼皮子又跳了几下:她想起自己将两纸婚书烧于烛火中的场景。心下惊骇至极。

    许太守望向宋氏:“怎么回事?你们即没请官媒,也没签婚书,那两家就算不得定亲了。”他看向月向宁,“莫非真是误会?”

    宋氏眼神躲闪不定,不敢开口。

    明珠瞧着英氏难掩惊恐的脸,忽的一笑:“没有婚书。但有纳妾书!”

    英氏啊的一声,坐倒在地!手指指着明珠,惊惧的大喊:“你、你你是妖女,妖女!”

    月向宁蓦地一脚踢翻了茶几,怒喝道:“英氏!我们公堂上见!”

    沈安和一口鲜血翻涌而上,刹时天昏地暗,伤心愤慨与后悔几欲逼他发狂!

    沈言一个踉跄,急忙拉住向宁:“月兄——莫急,这只怕是个误会!”

    陶氏与许太守一见宋氏苍白的面容,眼底的惊慌,什么都明白了。许太守跺脚道:“胡闹!胡闹!”

    陶氏冷眼看着丈夫恼怒却又不舍责备宋氏的模样,冷嘲的哼一声。

    林氏亦骇呆了,清醒过后怒骂:“你骗我!骗我!我签的明明是婚书!向宁,你要相信我啊!”

    明岚忙拉住她:“我们信你。信你。”

    明珠瞧了明岚一眼,对向宁道:“林氏的确是被英氏蒙骗。”

    明岚感激的冲她笑了笑。心底五味搀杂。

    “纳妾书何在?”月向宁眦目欲裂。

    英氏闻言,却森冷一笑:“纳妾书?宋氏早就送到县衙让县老爷盖章备案了呢!哈哈哈哈哈哈,月明珠,你正正经经已是许家的妾侍了!你这辈子完了!许大人,我给你家儿子找了这么能干厉害的小妾,你可还满意?!哈哈哈哈!月明珠,你嫁到欧阳家的美梦被我一手戳破了,你这辈子就是个小妇的命!小妇的命!”

    沈言难以置信的瞧着妻子,掩面伤心怒道:“你怎会如此?!”

    沈安和绝望的看着母亲:不是儿子不孝,只怕这一回,谁也救不得你。

    “老爷。许大人。现在这事,已成定局。如果让月家上堂告我们。我们两家一齐完蛋!不如你们就收了月明珠吧!如何?”英氏大笑不止,泪水直流。

    沈言与许太守悚然一惊:月家若不肯罢休,闹上公堂。沈许两家颜面无存不说,怕是更担上骗婚恶名,两家的前途——

    “月先生!”许太守脑子转得飞快,急道,“我们立刻上府衙撤了这纳妾文书!”

    “撤?你们怎么解释?跟衙门说这是一场误会?不论如何,月明珠都曾经是官府备过案的许家小妾!月家能同意?”英氏怎容自己的好事被人破坏。“沈大人,这事只有顺势而为。不然,你我两家的名声和前程就断在月明珠的手上了!你想想,有了月家这个助力,再帮你儿子讨个官家小姐作正妻。两全齐美之事,何乐而不为之?”

    英氏得意不已:她怎会斗不过一介白身的月明珠?她就是仗着许家与沈家在合浦的权势,逼着月家把明珠送人作妾,月家又能如何?除非月家不想再混了,否则,今日就是他们的死期!

    “你这个阴毒的疯妇!”陶氏怒极,顺手拿起杯子砸在她身上,英氏满头茶水狼狈不堪。“毒辣阴狠,老天不会放过你!”

    英氏抹了抹脸,瞪着月明珠咬牙道:“我只要见她这辈子再也不能风光自在,我就心满意足。我儿才有希望娶得郡主!我才不会被人嘲笑一辈子!”

    沈言与许太守相顾无言,眼神闪烁间,暗暗下了决定。

    这事儿——看来只能——

    “沈夫人觉得钟县令与我叔叔月县丞是这般蠢钝之人?”月明珠艳若玫瑰的脸神色清冷傲娇,“我月明珠受娘娘点化,名扬越州!三大氏族的老家主皆与我为善、公主府与我交好。你真觉得你这封纳妾书,府衙会收?他们敢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