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一败涂地
    英氏被明珠自信强硬的逼问惊得瞳孔一缩:“怎么会——”她瞪向宋氏。

    宋氏茫然道:“我亲自送的纳妾书到县衙。师爷说,县令和县丞正忙着,让我过几日再去取。”

    英氏如遭雷轰,惨叫一声:“不——不可能——一定已经盖章入藉了!不会的不会的——”她一骨碌爬起来,拉着桂嬷嬷的手道:“快,你快去县衙问一问。帮我把那封纳妾书拿回来!”

    桂嬷嬷退了一步,道:“我非许家人。拿不到许家的纳妾书。”

    “宋氏!”英氏朝着宋姨娘吼,“楞着干吗?还不快去拿回纳妾书!”

    宋氏被她这样疯狂的样子吓了一跳,委屈的躲在了许太守的怀里,许太守搂着她安慰不止。

    沈言摇了摇头,正要派人去钟县令那儿探个话,不料此时有人来报:“老爷。陈公公到访!”

    陈公公?????明珠蹙眉,望向父亲。向宁略带惊讶的道:“北海王的内侍。”又拍了明珠的手道,“你放心!”

    沈言与许太守大吃一惊:什么情况?怎么就惊动了北海王?!

    明朝初期,封地王爷权势滔天。北海王一手文官一手武将,军政大权在握,无疑就是广西的土皇帝!

    陈公公今年五十左右的年纪,长得白白胖胖,慈眉善目。只是今日心情不太好的模样。瞧着合浦两个官员似笑非笑的道了句:“许太守,您家可真是让王爷和咱家大开眼界了呢!”

    许大守刹时一头冷汗:这语气,来者不善啊!

    “陈公公莫要说笑!”许太守陪笑道,“公公知道许某愚钝,还请明示!”

    陈公公从袖中取出一张薄薄的纸来,举在眼前念道:“今有合浦月氏之女明珠,聪慧美貌,贤良淑德,故纳其为妾。立书人,越州许伯友,月氏林芳殊。”

    纳妾书?!

    纳妾书怎么会在陈公公的手上?!

    许太守瞬间身子发软:糟了糟了!自己今日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搞昏了头,竟忘了王爷的大忌!

    立即道:“陈公公来得巧!此事纯属误会,我正与月家商量如何撤销此文书——”

    陈公公故作惊讶:“怪了,你许家和月家的事,为何要在沈家商量?”

    “只因——沈夫人是保媒人。所以——”许太守挺直了腰杆。“陈公公,实不相瞒,这事许某也是一头雾水。以月大小姐的人才,怎么可能做我家庶子的妾侍?这都是许某之妾爱子心切,不懂事犯下的错!请陈公公放心,我们必然处置得当!不让王爷烦心。”

    陈公公挑眉:“许大人的妾侍爱子心切?不懂事?敢问那宋氏今年多大了?儿子都要成亲的人,还不懂事?!”

    许太守听陈公公声色俱厉的一番话,大惊失色:“陈公公!宋氏她——她有错,有大错。我回去定要好好教训她!请公公放心!”

    陈公公撇了撇嘴角,又看向沈言道:“沈大人。令夫人要将月大小姐送人做妾。你可知晓此事?”

    沈言忙道:“我也是受那蠢妇蒙蔽。今日刚刚知晓!”

    陈公公目光如电,哼了声:“此等毒妇,逼良为妾,行骗婚之实。该当何罪?”

    沈言膝下一软。差点跪倒在地:“公公——她——”

    “沈大人连自家内宅之事都理不清,还如何为百姓、为王爷、为皇帝分忧?!

    沈言刹时面若死灰:“我、我——”

    陈公公意味深长的望着他道:“沈大人好自为知!”说毕,将手中的纳妾书抛至沈言面前,扬长而去。

    沈言目光落在地上的纳妾书上。

    干干净净的纸面,没有一个官府的印章。果然如月明珠说:有谁敢在纳她为妾的文书上盖章落印?!

    今日就算陈公公不来,他们也注定是一败涂地。

    许太守看了眼纳妾书,长叹一声:“此女不愧是娘娘庇佑的神女啊!”

    瞧了眼失魂落魄的沈言,他恨意丛生:若不是英氏,宋氏怎会被北海王斥责!立时转身回了议事的书房。

    沈安和静静的走了过来,扶起父亲。沈言一把拉住儿子,伤心大恸:“我儿被那蠢妇害了啊!害了啊!”

    沈安和久久无语,半晌方平静的道:“父亲放心。母亲虽误了我终身,断不了我前程。走吧,这出戏,我们总要唱完它。”

    沈言这才擦干眼泪,父子二人同回书房。

    陈公公那几句斥责英氏毒妇的话,声音着实不轻。英氏在屋内听得魂飞魄散惊恐万状!

    完了,她钻研半辈子,好不容易得来富贵荣光,一日间全没了!怎么会这样,怎么连北海王都帮着月明珠,凭什么?为什么?!

    英氏听得许太守怒斥宋氏:“我素来当你懂事识大体,没想到竟这般糊涂!夫人,回府后立即送她到家庙反省抄经!何时知错了,何时回来!”

    宋氏哇的声哭得惊天动地。奈何陈公公的话她方才都听在耳里,知道这回自己闯了大祸,男人也帮不得她。伤心之后,转过身怒捶英氏:“都是你,都是你!要不是你哄骗我说月明珠只配当个妾,再给我儿找个官家千金。我怎会上你的恶当!毒妇,毒妇!”

    英氏任她捶打,还是沈安和进屋见了,一把撩开了宋氏,怒道:“若不是你心术不正,又怎会至此?滚!”

    陶氏在一旁瞧得快活无比!宋氏不就是被丈夫给宠坏的么?原本还挺精明的脑子,一日日变得蠢钝,一日日的心比天高!最终,撞上南墙了吧!

    月向宁见宋氏有了处置,便看向沈言,等他发落英氏。

    沈言张了张嘴,无力的道:“送去敬海观修行吧。”

    敬海观,合浦的一座女道观。

    英氏嘴唇嚅动:“为什么,为什么?”

    沈安和将那张纳妾书送到英氏面前,凝声道:“娘,你看。这就是你们设计的纳妾书。拓了婚书上月夫人的印章。可是,有什么用?”

    英氏一把抢过薄纸,眼睛瞪得滚圆:果然半个官印也无!顿时撕心裂肺的哭喊道:“老天不长眼啊。老天不长眼啊!”

    “老天长眼得很!”明珠不屑的看着她,“是你自己没长眼!”

    明岚忍不住拍手笑道:“没错。是你自己瞎了眼,怪谁!”她可多个心眼,夺过那张文书,几下撒得粉碎:长姐若是为妾,她今后的亲事怎么定?她这辈子注定要与月明珠一较高下!但是,绝不能让外人破坏月家的大好前程!

    英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无尽悲愤的哭喊:“长庚误我,长庚误我啊!”

    林氏随之肩膀一缩。

    月向宁目光微凝:长庚?!

    明珠瞧着父亲凝重的脸色,问:“谁是长庚?”

    “——”月向宁长眉微挑,才道,“京城故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