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周记宝铺
    不一会儿,月家的两马车到了斗珠坊。因斗珠坊街道狭窄,三人下车共行。忽然听到一阵敲鼓声,明华吃惊的问:“怎么还有人敲鼓?”

    明珠静听那鼓声响了三记,道:“人有开出了上品珍珠。”

    果然见到不少面露欢喜的人奔走相告:“妙珠楼开出上品珍珠一枚!粉色圆珠五点五克重!”

    明华笑道:“有趣。妹妹,本朝珍珠的等级怎么分的?”

    明珠眨了眨眼,明华问倒她了:“我从不管珍珠的等级。我觉得是上品的珍珠自然就是上品。我觉得是极品的珍珠自然就是极品。我看不上眼的珠子,那就是次品。”

    明华哑然。瞧着妹子说不出话来。

    他那即惊讶又服气的表情取悦了明珠,笑意浮上黑水晶般灵媚的双眼。她道:“无事。今日到周记宝铺,你就能知晓珍珠等级的划分了。”

    明华还能说什么?????一行人才到周记宝铺前,已经听到些许清亮的丝竹声漏出一二。

    门口迎客的两名男子相貌端正,笑容满面。

    “月先生、月大小姐与月公子到!”

    “月先生,我们老板给您们安排了两楼的雅间文兰室。请!”说毕,递给向宁一块青玉牌子,玉牌雕着一株清雅的兰花。寥寥几笔,尽显幽情。

    向宁颇为欢喜:有雅间,再好不过。

    周记宝铺与之前的明珠去过的莲华居相比,面积翻了不知几许,雕栏画栋,华美奢侈。进门后先是一幢两层屋檐的四角妈祖阁。充满着当地的建筑特色。蓝紫色的瓦檐,檐角上雕有青绿色翟凤。进了阁内,先要参拜妈祖娘娘。

    明珠磕头时暗道:“娘娘须知,非我谎言欺骗世人。乃世人以讹传讹误将我传为您的弟子!娘娘若有灵,不敢求您庇佑,只求您莫怪罪!”

    上了香,明珠抬头细看妈祖神像,刹那间神情微变——弯弯的眉眼,丰润的下颔。衣袂飘飘,每一丝折皱都如行云流水赏心悦目。尤其是那修长娇嫩的手指,托着一枚朱红色的灵芝。

    这尊三尺高的妈祖瓷像,竟与暗藏铛珠的瓷像同出一源!

    明珠即惊且喜。心思疾动,瞧了眼引路的侍从,有心探话又怕打草惊蛇,只赞道:“父亲,这尊妈祖宝像工艺了得!”

    向宁颇有感触的道:“合浦卧虎藏龙,能人异士之多你我无从得知而已。这尊妈祖像虽不是有名的大师之作,但工艺娴熟,人物丰满,线条流畅。是难得的佳作。”

    明珠故作天真的问:“不知是谁所塑?”

    侍从陪笑道:“小的也不知这尊妈祖像是谁所塑。小的来的时候,它就已经在这妈祖阁内了!”

    忽听一沉稳厚重的声音道:“这尊妈祖像请进我周记宝铺足有二十多年了吧!岁月不饶人,倒是月先生你依旧风采逼人,羡刹我等也!”

    明珠寻声望去,只见一名年纪比父亲略大些的高大男子,浓眉深目,颇风骚的一身亮紫色锦袍,发冠上一枚圆润晶灿的大白珠熠熠发光。日光下,竟有一线金光闪烁不定!

    铛珠?!

    明珠内心泛起无数涟漪,盯着那颗珠子目不转睛!

    铛珠只产自望断池,此人这枚珠子不知是何时之物?看其珠光灿烂,应该不过三十年。

    向宁见状微笑道:“周老板,多年不见!周记宝铺生意兴隆,更甚从前!”蓦地睁大眼,惊疑不定的道,“若是月某没看错,周兄这颗珠子可是价值千金的铛珠?!难怪小女要看呆了。她虽小有薄名,但此等极品珍珠,怕还是生平第一次见到。”

    被父亲拉回神的明珠,露出几分歉意道:“明珠失态,周伯伯见谅!”

    周宝宏不以为然挥了挥手,反而十分欢喜:月家果然不同与那些暴发商户,都是识货的!笑道:“无须多礼。这颗珠子是望断池禁采前最后一枚铛珠,辗转到了我的手上。”他打量了番明珠兄妹,目光扫过明珠素净却姣好的面容上,心中啧啧赞了声好样貌、好才干!低声对向宁道:“三大氏族今日都来了嫡支长孙。”

    向宁了然的瞧了眼明珠:“多谢周兄提醒。”遂带着儿女进了主院,周记宝铺的斗珠楼:点珠阁。

    点珠阁,名字倒取得贴切。

    明珠三人进了阁内,忽觉眼花缭乱,一阵香风暖气迎面而来。若大的厅堂内,一排丝竹乐技,正吹着柔软舒缓的小调,穿梭而行的无不是身姿妙曼的女伎及容貌秀雅的少年。

    纱帐重重,珠帘层层,遮不住席上人的放浪形骸。明珠竟见到不少人身边陪坐着年轻俊美的少年,不由吃惊的瞪圆了眼。

    向宁极快的皱了下眉,带着他们进了雅室。

    明珠难免想起前世那位男友。忍不住似笑非笑的道:“竟不知合浦还好男风?!”

    向宁的脸一红,随即泛青:“你一个姑娘家,胡说什么!”

    明珠听父亲的语气中竟是鲜有的怒意,当下低了头闭紧嘴巴。心道:何必这般大惊小怪。

    明华虽然生气,但更多的是尴尬:“这种事你怎好多嘴?”

    明珠诺诺应了几声,眼底却满是不服。向宁却深知她喜爱追根究底的脾性,不禁为之头痛。好在雅间内茶水点心早已备好。上等的碧螺春香味在室内散开时,向宁的面色已经缓和了不少。

    他持着杯子,目光瞧着袅袅青烟,低声道:“广东一带男风盛行。难免传了过来。只是——”他顿了顿,“我们这儿与那边不同。那边对此等事视若平常,男子间也可结夫妻之义。但这边和京城一般,不过是官宦富商的消遣。”说毕,他目光森冷的瞧了眼明华。

    明华忙叫道:“我没和他们出去玩过!真的!我、我喜欢姑娘!”说着,脸都红透了。

    明珠听他迫不及待的证明自己是直男,忍不住噗赤一笑。

    向宁松了口气,眼中是难以言谕的复杂与深遂。

    “行了。”向宁叹道,“你们行事都小心些,莫让人算计了还不自知。”

    明珠与明华自是点头答应。

    明珠这才有空打量点珠阁。

    他们所在的文兰室布置清雅,一应用品虽无华贵但俱是精致可爱,想来是老板特意定制。再看外边,大堂上布置了十处软垫香帐,此时人影绰绰,笑语喧哗。而两楼的包厢一共只有五间。明珠与三大氏族占去了四间,不知另一间是哪户人家所用?

    这样的格局,倒有些像剧场影院,上下两层,正对前方若大的斗珠台。

    丝竹声忽的转了个调,清亮欢快得令人心神一振。

    明珠知道,今日的斗珠,要开场了。

    周宝宏笑容满面的上了台。先是抱拳向在座的宾客行了礼,才道:“在座各位都是周记的故交旧友。这么些年,多亏各位抬爱赏脸,才有我周记宝铺今日的风光。”

    大堂内立时有人叫道:“周老板客气啦!也谢过周老板给我们寻了这么多乐子!”

    台下笑声一片。

    周宝宏笑容更深,等笑声渐平后,又道:“半年前玲珑湾开采,上品珍珠至今开了一百十二颗。但是极品的铛珠却一珠难求。”

    “铛珠,那还是要看望断池啊!”一名长须男子一手拈着胡子,一手搂着美娇娘,“可惜望断池自从被盗后,休养至今。也不知还能再见到铛珠现世否?”

    脑子灵活的人,刹时已经转了几个弯:莫不是今日的珠蚌竟出自望断池?!

    明珠也与向宁面面相觑,他们同时想到:望断池怕是要解禁开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