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选蚌开战
    肖顺脸一白。见明珠这般豁得出去,方才占便宜的小心思立刻退了个干净。只是他一时拉不下面子,尴尬的道:“你一个未嫁人的姑娘,混迹在这种地方,让人占两句口头便宜也是在所难免。这般激动做什么?玩不起,就别来斗珠坊啊!”

    周宝宏哈了声,心中更加恚怒:不知好歹的东西!这话是什么意思?把他的周记宝铺当作什么地方了?

    “厚颜无耻!”两楼的雅间竹室内走出一名男子。正是欧阳博。他浓眉倒竖,“你自认是个混迹市井的无赖,在座的各位可不认!”

    立时有人回应:“就是!咱可是正经人家的良家子弟!”

    “妈的,斗个珠也要被人冷嘲暗讽。周老板,你说怎么办!”

    肖顺张口结舌。暗骂自己口无遮拦,有些话,就算是事实也不能说出口啊!

    “你、你们这是仗势欺人——”

    又听一男子沉声道:“这儿是周记宝铺,是斗珠坊内第一楼!你一个外乡人既然枉顾我们这儿的规矩,那自然少不得由我们这些本地人好好教训你!”????明珠一瞧,是萧家的萧振林。

    谢逸云也缓步而出,依旧扇不离手,轻挥间笑道:“萧兄说得好!月大小姐何许人也?岂能容你这等无赖轻薄!当我合浦无人么?”

    明珠向三人点头示意。

    肖顺自成名后,还没受过这种气,正要发作时,周宝宏上来打了圆场:“肖老板莫恼。你在我周记出言调戏月大小姐。若传了出去,我周宝宏可没面子应对本地乡亲。”

    肖顺羞恼得暗骂:不就一个小女人么?至于你们把她捧成这样?!

    欧阳博一心讨好明珠,冷笑道:“即然肖老板对自个儿信心实足,也罢。今日我与谢兄萧兄三家便做个和事佬。只要你赢了月大小姐。这事我们就当没发生,就此绝口不提。但你若输了——”他瞧了眼月明珠的匕首,“年关将近,见血不太吉利。月大小姐,不如换个赌注吧。”

    明珠双眼微眯,似笑非笑的道:“听说当年肖老板得过几枚鲛珠?”

    肖顺头一扬:“没错!”

    “可还有得剩?”

    肖顺这几颗珠子的事儿,一度传得沸沸扬扬。他若撒谎,立马就会人当场指出。只好实话实说的道:“我当年寻到六枚鲛珠。卖了四枚。还剩两枚。”

    明珠笑道:“既然如此。你若输了。除了两千两的蚌银外,再拿一枚鲛珠与我!”

    肖顺叫道:“凭什么?!我赢了什么好处都没有,你赢了倒要我赔颗鲛珠?”

    明珠极快的接口道:“也罢。我若输了,便为你做一年的供奉,替你网尽天下名珠,如何?”

    肖顺目瞪口呆。

    萧谢欧阳三人吃了一惊。余人皆有艳羡之意。

    周宝宏暗暗皱眉,事到如今再阻止也来不及了!心底不禁将肖顺骂了个狗血淋头。

    萧振林语带嘲讽的对肖顺道:“怎么?月大小姐给你做供奉,求也求不得的美事,你还嫌不够?”

    肖顺对明珠在合浦的名声略有所闻。但却没放在心上。总觉得坊间的传闻总有六七分的夸大。月明珠真有本事,也不过就那三四分。他又被众人这么一激,一拍胸脯道:“好!”

    周宝宏眉心微紧,极快的在随从的耳边叮嘱了几句。随后上台道:“四十八只珠蚌,第一轮每人限购三只。可少购不可多购。若有余,第二轮价高者得。”

    向宁取出三千两银票,正要交交与门口收银的侍女时,明珠却道:“父亲。我们就买一只”。

    向宁微露讶异。

    明珠冷笑道:“一共只有四十八只珠蚌。每人三只。若我排名在后,怕是只能挑挑鲍鱼了。”

    向宁知道女儿心中自有计较。便只付了一千两的银票。

    那侍女在一张竹牌上刻下了“月”及“一千”几个字后,款款下楼。

    文兰室位于两楼左首第二间雅室。隔壁的海棠苑此时发出些动静。想是客人才到。

    明华好奇的往外张望了两眼,只瞧到两个侍卫打扮的男子关上了房门。不禁道:“海棠苑的客人身份不凡,竟有随身侍卫。”

    向宁不以为意:“有钱人多请两个保镖也无甚奇怪。”

    清点了珠蚌售出数量、收足银子的周宝宏笑容满面:“接下来便是抽签了。”

    台下顿时弥漫出一片紧张的氛围,有几人推开了身边依偎的娇娃,激动不已的捏紧了拳头。排名在前的来客欢呼雀跃,排名在后的几人垂头丧气。花了三千两只能挑鲍鱼那可就亏大了!

    “越州萧家,签四。”

    “越州谢家,签七。”

    “越州欧阳家,签十。”

    “合浦月家,签十五。”

    明华忍不住跺脚:“怎么是最后一个?运气也忒不好了!”

    倒是那个肖顺,今日运气极佳,竟然抽中了第一签。因此更显志得意满,睥睨众人。

    抽完签后,周宝宏道:“请各位按号挑选珠蚌。限时半柱香。”

    肖顺几步冲上斗珠台,在水池里细细翻看,香将燃尽时,挑出了一只边缘带浅黄色的白蝶贝与两只略小些却极饱满的马氏贝。

    周宝宏一边见了,松了口气。

    白蝶贝的蕴育的珍珠个体大,伴色常为银白,光泽极美。甚至少数白蝶贝还可以孕育金珠。因数量稀少,北海王曾严令不许捕捞。肖顺一上场就把最受人瞩目的白蝶贝捞走,引来一阵哀叹。

    萧振林念及明珠对萧六的照拂,便派家仆去了文兰室,愿意交换两家的签号。萧家运气不错,抽中第四签。明珠颇为感动:萧振林好气度!不过还是笑着婉拒了。

    萧振林摇头道:“托大了!”既然明珠这般有把握,他也不再多事。

    一个时辰后,终于轮到明珠挑选珠蚌。

    明珠看着空荡荡所剩无几的大水池,毫不犹豫的捧起那只足有脸盆大的鳞状砗磲。

    各人所选的珠蚌全部标上记号放在两排长桌上。

    诸人一片唏嘘。她的运气也太差了!除了大白蚌,就只剩几只鲍鱼可选。肖顺的运气又那般好。今日他们的斗局,输赢难料啊。

    “怕什么!”有人嘀咕道,“月大小姐会点蚌生珠——”

    “那是谣传!没听人说了,鲍鱼珠自古有之!”

    “这——可就悬了啊!”

    明华在雅间内捂着眼睛叹道:“时不予我也!”

    向宁见识不凡,沉吟道:“那是鳞砗磲吧?”又瞧了瞧眼肖顺选出的那三枚大蚌,心中难免泛起忧虑:明珠虽有异能,但毕竟不能无中生有。这可如何是好?

    肖顺签号为一,自是急不可耐的跳了出来,眯着小眼笑道:“周老板,咱是不是可以开始斗珠啦!”

    周宝宏无奈的瞪了他一眼,对明珠客气的道:“月小姐。你看怎么个斗法?”

    明珠淡淡的道:“随意。”

    “当然是对斗。”肖顺拍了拍自己挑的大蚌,迟疑了下,还是选出了白蝶贝。“我就拿这只蚌与你对斗!”

    台下一片嘘声。

    肖顺脸不红心不跳的道:“月大小姐,我看这一局你还是直接认输为妙。就你挑的这只大蚌,那是海底常见的鳞状砗磲。顶多拿来做饰品,从未发现过有珠子。就算有——”他得意洋洋的拍了拍自个儿的白蝶贝,“也万万比不上我这只贝里的大珠子!”

    明珠唇角轻扬:“是么?”她突然压低声音,意味不明的道,“这枚白蝶贝的确非同寻常!”

    边上的周宝宏不知为何,心中忽的漏跳一拍,面色微变!

    肖顺也怔了怔,道:“你知道就好!”

    明珠并不搭理他。素手轻置于砗磲壳上,轻抚着一道道波浪般起伏突起的大鳞片,闭上眼作侧耳聆听状,片刻即张眼道,“莫要废话了。你即抽中了一号签,你便先开蚌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