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蓝珍珠
    肖顺被明珠刚才一番动作弄得有点心神不定:什么点蚌生珠,他信了才有鬼!更何况——他瞧了眼周宝宏,嘴角一扯,露出一口难看的黄牙。

    “那就先开我的蚌吧!我猜这里的珠子寸许大,色白圆无瑕,伴霞光。”

    点珠阁的开蚌师傅竟也是两个相貌姣好的年轻男女,少年穿着袍底绘有海蓝波涛纹的青色长袍,清瘦不失俊秀。少女穿着艳粉色束袖襦裙,小腰细若柳枝,玉臂半露,素手纤纤。

    肖顺自是挑了女师傅替他开蚌。一边怪声怪气的吟道:“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素手破新蚌!”

    明珠恨不得捂上耳朵!野猴般一脸猥琐的人攥改吟颂周邦彦大才子的诗,还自命风流,惨不忍睹!

    少女虽然年轻,但手上功夫却不差。因这枚白蝶贝实在硕大,她估算了一番力道后,银刀力入蚌内,喀喀喀三声连响,蚌壳大开。

    现场顿时寂静无声。

    所有人的眼神都焦灼在这枚蚌壳内一点突起处。????肖顺大笑着伸手挖出一枚滚圆晶亮的大珠:“瞧见没!珍珠!大珍珠!恐怕还是枚铛珠呢!”

    望着这枚足有一寸大小,莹白似雪霞光并绕的圆润珍珠,众人倒抽一口凉气:“望断池!不愧是望断池的珠蚌!”

    明珠也目露惊赞之色的凝视这枚珍珠:与玲珑湾相比,望断池的珍珠色泽犹为鲜妍,珠光更甚一筹!难怪有说道:望断池的珍珠不易退色,历久弥新。按这颗珠子的品质,若是好好保养,传个百年不成问题。

    少女将珠子擦拭干净后轻置于秤上,道:“珍珠大一寸,重五点八克。珠体白色。伴色银光,霓彩为霞色。上品珍珠一枚!”

    回过神的诸人纷纷将目光转向明珠:虽然不是铛珠,但也是上品珠中的极品了!除非开出极品的铛珠,否则,明珠这一局必败啊!

    萧振林微露忧容。

    欧阳博却心思百转:他自是希望她能赢的。但明珠名声太过,又令他颇为不甘。

    谢逸云为家事烦扰,倒并不怎么在乎明珠的输赢。

    “月大小姐。请吧!”肖顺手臂一伸,欲学人做君子样,却更显不伦不类。

    明珠却施施然的提着一只装满水的水壶,不紧不慢的替砗磲清洗起外壳来。一边冲洗蚌壳,一边扯去蚌上的海草、泥浆。尤其是宽而翘起的大鳞片内,满是砂石海藻。

    台下诸人面面相觑。

    “明珠在做什么?”明华见状一头雾水。“不会自暴自弃了吧?”

    向宁苦笑:“我也不知。但是,你妹妹从来不做无用之事。”

    萧、谢、欧阳三人已在明珠出战时步出雅间,立在采珠台下观战。此时也是相顾茫然。

    肖顺哈了声,敲了敲身边的桌子道:“月大小姐,你就算帮它洗得再干净,也洗不出一颗珍珠来啊——”话音刚落,他的喉咙突然被掐住般,喉结滚了一滚,目瞪口呆的、眼睁睁的瞧着明珠,从一片清洗干净的鳞片内,取出一只大如男子拳头的黑蝶贝。

    噗!

    在台下悠然喝着茶的周宝宏当即喷出一口茶水。喃喃道:“这个——这个——”

    “哈!”明华兴奋的跺脚,“蚌里藏蚌!!”

    向宁松了口气,笑道:“明珠慧眼如炬!”

    隔壁的房间内,也传出几声惊赞声!

    萧振林淡淡一笑:他是白为明珠担了半天的心了。

    欧阳博目光恋恋不舍的在明珠脸上徘徊不去。

    谢逸云却莫名的想起了阿九。不知为何,总觉得月明珠与阿九有些相似之处。是他们拥有同样的自信?同样惊人的能力?还是总能在绝境求生不弃不离的坚忍毅力?

    台下早就哗的声如开了水的壶,沸腾起来。

    “月大小姐就是月大小姐!就算今日没开出珠子来。我也服了!”

    “心悦诚服,心悦诚服啊!”

    肖顺咽了口口水道:“就算这个——砗磲里藏着一个珠蚌。但是还没开呢,你们等着瞧!这只黑蝶贝——”嗯。这只黑蝶贝并不大,又在泥藻中藏身,外观着实猜不透内里如何,但明珠的本事已令他暗生畏惧:谁能知道这只鳞砗磲的鳞片里竟然还藏了一只蚌呢?于是临时改口道,“我看出不了什么好珠子!”

    明珠连眼风也没给他。将贝递给身边的开蚌师傅道:“黑圆珍珠,色泽偏蓝。六分大小。”

    周宝宏睁大眼惊道:“竟然是黑珍珠么?”

    肖顺嘿嘿干笑两声:“哪来那么多黑珍珠!”不安的瞅了眼黑蝶贝。又向周宝宏投去询问的一瞥。

    周宝宏暗暗摇头。不可。今日三大氏族嫡支都在现场。月明珠又是眼锐如鹰。万一被他们发现,得不偿失。

    肖顺略微丧气的瞪着那开蚌小刀飞快的切入黑蝶贝内,伴随一声喀的轻响,他那狭小的眼眶快要盛不住眼珠子了。

    开蚌的少年微抽一口冷气,忍不住瞧瞧明珠,又瞧瞧珠蚌,摒息静气却手指轻颤的从蚌内取出一枚蓝光熠熠的珠子。

    “蓝珍珠!”

    “蓝珍珠?!”

    谢逸云不可思议的叹道:“竟然是蓝珍珠!”

    不同于黑珍珠泛孔雀蓝的色泽。这颗珠子整体偏蓝,竟是极度罕见的墨蓝珍珠!

    萧震林笑叹道:“这样一颗蓝珍珠,还在我幼时曾见过一回。原本以为此生再也见不到了呢!”

    欧阳博眼神热烈,捏紧了拳头。

    台下诸人大声欢呼后,执起酒壶你来往,不住口的道:“月大小姐胜!月大小姐胜!”

    肖顺面色惨白似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瞥到周宝宏青白交接的面色,暗叫糟糕:今日怕是坏了他的事儿了!

    他眼珠子一转,叫道:“输赢还没定呢,你们急什么?!”

    谢逸云叭的声收了折扇,奇道:“高下已分,怎么,难道你还想反悔?”

    肖顺硬着头皮道:“谁说高下已分?我和月大小姐才斗了一局呢!这个三局两胜,乃是常规好么!”

    欧阳博怒道:“月小姐只买了一只蚌。如何与你三局两胜!”

    “哈!”肖顺瞧着池子里仅剩的几只鲍鱼,笑咪咪的道,“她可以再买啊!”

    众人皆被肖顺的无耻行径气得面红耳赤。

    萧振林忍气对周宝宏道:“周老板。您看呢!”

    未料周宝宏一脸为难的神色,吞吞吐吐的道:“这个……这个客人之间的事儿,不若,呵呵,还是问下月大小姐?”

    诸人气结。没料周宝宏竟然偏帮肖顺那无赖之徒!萧振林暗道:看来这肖顺和周记有些干系。

    “三局两胜便三局两胜!”明珠忽的开口。“我也不用再挑其他珠蚌。就用这枚砗磲与你再斗一局。”

    肖顺大喜,周宝宏略感意外,脸上的笑意一闪而过。但随即却警觉的将那只大砗磲从上到下,每一个鳞片内都扫视了一遍。

    明珠已经将砗磲洗得干干净净,再也找不到第二只意外来客。

    “月小姐!”欧阳博开口劝道,“我们本就赢了。不必理他!”

    明珠瞧着周宝宏,嘴角微露冷笑:“无防。我若赢,就赢得光明正大,赢得他人心服口服说不出二话!”

    欧阳博不知是该敬还是该叹,默默的退至萧振林身边。

    萧振林瞧了他一眼,淡声道:“月大小姐并非非你不可。”

    欧阳博身子一僵。

    肖顺已经挑出第二只大蚌:色深艳浓的马氏贝!

    这只马氏贝厚实宽大,比之前的白蝶贝只小了一圈。他自觉胜券在握,大声道:“紫圆珠一枚。一寸三分大。”

    台下诸人心中暗惊:好大的紫珠。却无人再与他喝彩。只哼哼两声算是给了面子。

    肖顺自知没理,讪讪的交给身边的少女道:“开吧!”

    少女果然开出一枚大紫珠,颜色深艳。豆大的光晕瞧着得人目眩神迷。

    “深紫圆珠,伴色银光。大一寸三,重一钱七。上品珍珠!”

    肖顺搓了搓手,看着明珠哼道:我瞧你还能搞什么花样!

    明珠语带嘲讽的道:“三局两胜?可不许我赢了第二局,又弄出什么五局三胜来!”

    “三局两胜!”肖顺脸皮再厚也不由一红。就算他想五局三胜,也没那么多珠蚌可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