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砗渠珠
    明珠不再多话,转身对开蚌的美少年道:“取大刀来!”

    少年吃了一惊:“你要打开这只砗磲?!”

    明珠失笑道:“不然何来珍珠?”

    少年看了看老板,又看了看肖顺。迟疑道:“我从未开过这种蚌。从外壳看,怕是极难剖开。”

    明珠指挥道:“砗磲过大,贝壳又呈巨齿状咬合。不可用刀剖之。你先取把厚实的大刀,刀尾入壳,撬开一点空隙。”

    少年只得依言照办,砗磲贝果然力大无穷,费了半天才的劲他才撬开一点米粒细的缝来。

    明珠见机,抓了一把水池中的粗砺砂子洒入蚌内。

    受了刺激的砗磲慢慢自己张开了硕大的蚌壳,伸出了它明艳的宝蓝色外套膜。顿时,众人眼前一亮,惊呼起伏不定:好漂亮的颜色!????砗磲外观不佳但内壳如玉众所周知。可鲜活的砗磲在座的都是第一次见到,难免惊奇,品论纷纷。

    萧振轩脑海中灵光一闪:蓝色的砗磲,蓝色的珍珠?!这其中是否有些关系?

    明珠不敢托大:砗磲的咬合力非常惊人!铰断铁质的船锚不在话下!若是被它咬住手臂,转眼就成独臂侠!这时候她不免念叨起关长青:他的快刀,倒是极适合用在砗磲蚌上。

    明珠又往砗磲壳内洒了些许大砂子。这个行为似乎惹恼了砗磲。外壳张开得更大,露出了内里所有的软体。

    一边的开蚌少年眼尖,忽的惊叫一声:“那是什么?!”

    一颗洁白晶莹,衬着蓝色宝光的大圆珠子在砗磲柔软的体内滴溜溜的来回滚动!

    明珠双眼放光的道:“珍珠啊,还能是什么?”

    她眼明手快,捞起一只最大号的珠勺,飞快的在蚌内转了一圈。

    边上掠阵的周宝宏眼见明珠竟然打开砗磲,从中掏出一颗珍珠模样的东西。惊骇至极!原以为肖顺是必胜无疑了。虽然胜得无耻了点儿。可明珠开出了颗这么奇特的珠子来——他今次的心血怕就白费了!一颗心顿时冰凉,抽痛得几乎窒息!

    “什么珍珠?”他的声音都不觉有些轻颤。

    明珠笑意盈盈的将珠勺里的珠子捏在两指间。一枚龙眼大小,又白又圆的珠子闯进周宝宏及诸人的视线内。

    周宝宏张口结舌:这、这、这是鳞砗磲产的珍珠?!

    反应最激烈的是肖顺。他一个劲的叫道:“不可能!不可能!砗磲里怎么可能会有珍珠!你骗谁哪!”

    明珠不理会他的叫嚣,将白珠子置于一只浅红色的小盏中放于桌上。顿时,桌边被挤了个水泄不通。

    她退至角落,远离兴奋得几近疯狂的人们。

    向宁父子走至她身边,明华笑道:“这下可好。明日坊间又有传闻。月大小姐再显神功,点砗磲亦可生珠!”

    明珠笑容明艳:“那是砗磲珠。它与母贝珠颇不相同。砗磲珠的表面更像是上了釉的瓷器。最具特色的,是珠子上的花纹,呈火焰一般的纹路。这种宝珠极少见,珍稀度不下金珠。”

    向宁拂掌道:“三局两胜。肖老板,你可服气?”

    肖顺失魂落魄,说不出话来!

    周宝宏亦是面如土色。仅这两战,他就损失了四千两蚌银,再加三颗价值百金的上品珍珠与一颗闻所未闻的砗磲奇珠!心中痛恨交加,却只能强忍怒气的瞪了眼肖顺!

    都是你干的好事!

    没事招惹月明珠做什么!若是按事先的安排来,也不至于如此惨败!

    明华向肖顺伸出手掌:“拿来吧!”

    肖顺茫然道:“拿来什么?”

    “鲛珠啊!”明华理所当然的道:“莫非你想赖账?”

    肖顺眼珠子一转,一拍大腿道:“啊呀!鲛珠在我家中。我今日没带在身上!”

    明华冷笑:“你家在何处?”

    肖顺嘿嘿笑道:“在福建啊!”

    明华早料到此人是个赖,没想竟无赖至此!

    连素来待人温和的月向宁都面无表情冰冷的道:“斗珠坊的规矩。不留珠,便留人。”

    肖顺刹时打了个冷颤,瞧向周宝宏。周老板暗骂:今日亏大了!他心情极差,对着肖顺没好脸色的道:“肖老板,怎么,想在我周记宝铺赖账?!”

    肖顺听懂了他言外之意,忙陪笑道:“怎么会呢!只是我出门在外,那么珍贵的鲛珠也不可能随身带着啊!不如这样,我立张字据给月大小姐。一个月内,定然将鲛珠送到府上!”

    明珠冷笑不止:一个月?这等老赖,若是跑了她何处去寻?

    两楼正中间的雅室忽然开了门。从内走出一位发须皆白的绿袍老者。他肃目横眉,对着肖顺道:“肖老板。不若你家书一封,我派人携信取你鲛珠而来,如何?”

    肖顺一见此人,腿脚微软:“吕、吕会长!您老也来了啊!”

    吕会长冷笑道:“今日老夫不仅长了见识,还看了一出好戏哪!”

    肖顺满面通红,周宝宏也暗叫一声:糟糕!怎么把这位老先生给忘了!

    “吕会长的法子好!”他忙给肖顺使眼色。

    肖顺却道:“这也不妥。那珠子我藏在秘密之处,家人找不到啊!”

    吕会长还未答话,又从屋内走出两名身着劲服腰佩长剑的男子。

    其中一人道:“既然如此,就由我兄弟二人押送你回福建!取到鲛珠便罢,若取不到,便卖了你给月家为奴!”

    明珠早已认出吕会长便是当初在梅岭花市看她剖出鲍鱼珠的老者。心中一乐:有势可仗,何乐而不为!立时嫌弃的道:“谁要此人为奴!他若不肯交出鲛珠,两位就将他直接装了麻袋送进海里喂鲨鱼!”

    肖顺又怕又恼,双腿打颤。他可是个人精,看得清楚:吕会长说话办事还讲个理,但后面出来的两个家伙就没那么客气了。什么人敢随随便便的卖良民为奴?这雅间里必然还有个更厉害的人物!

    当即擦了汗,陪笑道:“月小姐莫生气莫生气!我话还没说完呢!方才讲了,我还留有两颗鲛珠。其中一颗的确是在福建老家。另一颗哪,我存放在了合浦的宅子里。我这就派人去取!”

    侍卫模样的两人冷笑声道:“谅你也不耍花样!”便和吕会长一起退回了屋内。

    周宝宏回想起吕会长入点珠阁时,他正忙着清点卖蚌的银钱与数量。只依稀瞟到吕会长与一名戴着帷帽的男子同行而来。他赶紧叫来迎客的侍从,问:“吕会长带谁一起来的?”

    侍从低头道:“不知。但吕会长对那人颇为恭敬。”

    周宝宏咂嘴:吕会长是什么人!广东广西,整个珠宝界的行首!就算是京城来的人,在他面前都要客气三分。能让他恭敬的人,会是什么身份?

    他忽觉后背发凉。不由缩了缩肩膀。

    惹不得啊!

    只是那鲛珠——他目光不由掠过风华一身的月向宁,混了那么多年的他从来不会心存侥幸。他飞快的朝肖顺丢了个眼色,肖顺自是会意。

    不料明珠在边上冷冷的道:“我等未曾见过鲛珠,你可莫要用其他珠子糊弄我!”

    肖顺的喉咙滚了几下,嗬嗬的说不出话来。他那几颗珠子,特意卖给了远来的洋商,倒也不担心会泄露什么消息。但也明白,这回不放些血是糊弄不过对方了。鲛人的泪珠岂能只是普通的珠子?

    肖顺有气没力的应了声:“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