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远望
    这段小插曲并未影响台上的斗珠。虽有十五名来客,但是吕会长只做观望不曾下手。一共十四名客人,分了七组,你来我往,斗得热闹非凡。

    明珠带着四枚赢来的珍珠回到雅间,明华欢喜无限,一颗颗的细细打量研究。他盯着砗磲珠,赞不绝口:“这颗珠子仿佛带着上好的釉彩,通透莹润!漂亮极了!”

    向宁饮了杯茶压下心中的激动,微笑道:“运气不错!”

    忽听有人敲门。向宁一见来人,也不惊讶:“吕会长。”

    吕琼笑容浅淡,神情略有几分倨傲,那是积年的上位者的威严与持才傲物的性子并与一身才散出的气质。并不惹人厌恶,一眼望去,只觉敬畏。

    “向宁。我来见识见识你女儿开的那枚砗磲珍珠。”

    向宁先向他行礼:“多谢吕会长方才仗义执言。”

    吕琼挥手道:“无防。那小子太不象话。”????明珠与明华知道此人身份不俗,恭敬的行了晚辈礼。

    明珠大大方方的道:“吕老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吕琼点头,笑意微露:“每次见你,总能开出些稀奇古怪的玩意。行了,让我长长眼吧!”

    明珠笑颜若春晓带露的玫瑰,捧出砗磲珠:“请吕老先生指点。”

    吕琼眼前一亮,他轻轻捏起珠子,惊道:“比珍珠沉!”随即将它举在窗前阳光下微微转动,晶莹可爱的珠子在阳光的直射下几乎通透。瓷质的表面一圈火焰般的光泽随之闪烁不定,变化万方!

    吕琼直看到眼睛泛酸,才放下珠子道:“鲍鱼珠我所见不少。但这砗磲珠我却是生平首见。”他毫不掩饰眼中的好奇,“人们说你受娘娘点化。我原本不信。可现在,却不由信了几分。”

    明珠也知自己的本事,除了神仙点化外找不到更好的借口。于是半真半假模模糊糊的道:“娘娘垂怜。明珠的运气,是比常人好些。”

    吕琼白眉一挑,嗯了声,又道:“我有一位朋友在隔壁,老夫想借你这枚珠子与他一赏。片刻就还,如何?”

    明珠立即道:“吕老先生请便。”

    吕琼目光又扫向桌上另几颗珠子,明珠笑道:“这几枚珠子也非寻常之物。吕会长不如一起拿去?”

    “也好。”吕琼带着珠子边走边摇头:也不知那位近来发什么疯,突然要看斗珠不说,竟还来了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戏码!难道真是冲着月明珠去的?

    吕琼走后,明华好奇的问向宁:“父亲,您说吕老的朋友是什么人?我觉得可不一般。”

    向宁低垂眼帘,若有所思的道:“我也不知。”

    明珠见父亲的模样,心头不觉一跳!

    楼下的斗珠正如火如荼,不时传来阵阵呐喊助威!

    萧振林下场,世家弟子毕竟非同一般。三枚珠蚌,一枚开空,两枚上品白珠。一出手,便赢下两局。但其他人的运气就没这么好了。谢逸云赢了一局。欧阳博签号排十,挑选珠蚌时余地就不大,索性弃了两只蚌,只斗了一局。幸好,险胜对方,也赢了一局。

    这场斗珠眼看要到尾声,肖顺弓着身子送来了鲛珠。

    “月先生,月公子,月大小姐。”他笑容满面,眼底闪着满满的诚意之光。手中握着一只小小的奶白色羊皮袋子。“这是在下当初得来的鲛珠,请月大小姐查验!”

    明珠见那只羊皮袋子缝制得颇为精巧,暗想:此人倒深谙养珠之道。

    小心的倒出一枚珠子,明珠双眼刹时微睁,她眨了眨眼睛,与向宁飞快的对视,两人迅速的藏起眼底的惊讶:这枚珍珠,精圆粉润,赫然是明珠当初在越州城剖到的粉色珍珠啊!明明卖给个疼爱妻女的男子,怎么落到肖顺的手上!

    明珠再度打量了番肖顺,不动声色的问:“你是从哪片海域寻来的这颗珠子?”

    肖顺陪笑道:“雷州。”

    雷州。广东雷州半岛,倒也是出南珠的地方。

    “大约何时得此奇遇?”

    肖顺想这事也瞒不过她,便老实的道:“十七年前吧。”

    明珠目光微暗,长声道:“自古就有南海出鲛人的传说,肖老板的运气,真是令人羡慕!”

    “哪能和月大小姐比呢?”肖顺是个识时务的人。

    明珠即得了珍珠,便不再与他罗索。肖顺忙退出文兰室。在过道上长长的松了口气。暗道:应该是糊弄过她了吧!

    明华将这颗粉珠看了又看,迟疑不定的道:“我怎么觉得这颗鲛珠有些眼熟啊!”

    明珠不由冷笑:“鲛人的眼泪,有这么大?”若是肖顺听到这句话,定然又要逼出一身冷汗。这么多年,不是没有人怀疑他这些鲛珠由来的说法。但无人象明珠这般,开门见山,一针见血!

    明华一惊,忽觉悚然:“不是鲛珠?”

    “世上何来鲛珠!”

    明华总算记性不差,还是想了起来,压低声音道:“明珠,这颗粉珠是不是你剖到的那颗?”

    明珠点点头,看着向宁问:“父亲可曾察觉一二?”

    向宁皱眉道:“怕是肖顺的那些珠子来路不明。这才编了个夜遇鲛人的故事忽悠世人。只是不知这枚粉珠缘何落在他的手上?”

    明珠心中感慨万千。自她从黑市上谢老爷子手中得来一尊妈祖像,到莲华居见到关长青,串起了散落于脑海的线索。再到今日周记宝铺妈祖阁内的瓷像、肖顺来历不明的鲛珠。竟全部指向了二十年前望断池珠蚌被盗之案!不知不觉间,此案重重的迷雾似乎已经退散大半,正准备展露它神秘的真容。

    明珠忽的一笑:冥冥中自有天意啊!

    “父亲有无想过,肖顺为何要用其它上品的珍珠假冒他所得到的鲛珠?”

    向宁早在思索这个问题,此时脱口而出道:“不可能——”

    “为何不可能?”明珠望着那枚粉珠,“因为他那几颗鲛珠太过耀眼,根本瞒不住世人它们真正的出处!”

    向宁长长的吁了口气,还是未能缓解惊忧的心情:“此事事关重大。未有确切的证据前,你千万小心行事!”

    明珠道:“我明白。”

    明华一头雾水:父亲和妹妹在说什么呢?但眼见他们神情冷肃,也知事态严重,当即闭紧了嘴巴,绝口不问。

    明珠却暗里寻思:穆九身在黑市,或许有不少消息渠道,不防请他查一查肖顺的来路。另外,她或许该拜访一下关长青了。他究竟对他父亲所做之事知道多少?呵,这位仁兄心思深沉。可不象他明面上表现得放荡不羁那般简单。

    稍许,吕会长将珠子还了过来。明珠听得隔壁整齐的脚步声,知晓他们要提前退场。不由移步至门外张望了一眼,可惜,只见到一名身形极挺拔的男子被众侍卫围在中间,飘然而去。

    向宁将几颗珠子一一验过,默然无语的放进肖顺的羊皮小袋内,送入了怀中衣内,轻轻抚平了衣襟:“我们也走吧!”

    明珠两局斗珠,银子就赢了四千两。她今日分文未花,净赚了那么多,自然是心花怒放!真想问一句周老板:你们何时再开市啊?千万别忘记我啊!

    周宝宏今日损失惨重。勉强挂了笑容在门口送客。见到明珠一家子,又恨又悔:万不该想借她的名头给自家店扬名。当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行到斗珠坊外,三位氏族的公子与明珠一一道别,各自回府。

    向宁欲上马车时,不由自主的回头张望了一眼。

    不远处,一辆高大的青色马车,轻轻掀起车帘一角,露出一张棱角分明白晰俊朗的面容。微浓的长眉轻斜入鬓。一双乌黑深遂的双眸透出的光亮如冰似火,唇角的弧度冷峻逼人。只是远远的这么一眼,便让向宁定住了脚步,再也挪不动。

    明华久不见父亲上车,叫道:“父亲!”

    向宁这才回过神,极快的掉转头踏上马车。

    那人放下车帘,唇角一抹似有似无的笑:现在连这远远的一瞥,都要费尽心思!而他,竟也甘之如饴心满意足。

    “父亲,您怎么不太高兴的样子?”明华困惑于向宁怅然若失的神情。

    向宁手指揉拂过眼睛,道:“没什么,有些累了吧。”

    明华哦了声,笑道:“那您便在车上睡会儿。对了,下月初二云深书院开考,您和妹妹来送我么?”

    向宁望着明华明亮的笑容,不由柔声道:“都来送你。”

    于是,明华带着兴奋回学堂继续备考。明珠与父亲、明岚在家中埋头赶制珍珠花冠。有了这四枚珍珠,花冠的完工指日可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