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珍珠易老
    北海王宫,兰萱殿。

    琳琅津津有味的听宝娟将明珠在周记宝铺斗珠的经过详说一番后,按下心底的惊骇,不动声色的微笑道:“得妈祖点化之女,果然不同。”

    宝娟笑道:“凭她再能干,也不过是个匠人。”

    琳琅摇头:“此女怎可小觑?”忽的一笑,“表哥闻讯怕是又要去寻她买珠子了。”

    宝娟笑容一滞。却听殿外侍女喜孜孜的来报:“郡主,元公子来了。”

    琳琅奇道:“他最近倒来得勤快。”

    宝娟忽的掩袖一笑。琳琅见她笑容暧昧,不由侧头问:“何事笑得这么古怪!”

    宝娟意味深长道:“我见元公子来,为郡主欢喜。”????琳琅玉面微红,半羞半恼的道:“他是来寻我兄长的。”话音刚落,却听见元飞白的话声:“琳琅!”

    琳琅忙取了扇子欲扇去脸上的红烫,宝娟秀眉一扬,笑嘻嘻的外出迎接,大声道:“见过元公子。”

    元飞白挥了挥手,大步而来。琳琅见了他却是微微一怔。她这位表兄,因相貌生得极好,公主夫妇又爱他若珍宝,从小替他各种打扮不说,所寻的黄金玉器,珍珠宝石无不是天下罕见的珍稀之物。这样宠到到了他懂事的年纪时,那臭美又喜欢搜集天下异宝的毛病就再也改不过来了。但近次见到他,琳琅突然发现:表哥似乎有些变了。一身做工精良却简单的夜蓝色大袖衫,原本挂满各色异宝的腰间牛皮蹀躞,今日只垂了枚白玉貔貅。通身上下清清爽爽,竟令他骄贵的气质多了几分清冷沉着,似是一夜长大。

    “琳琅。你可听说月明珠开出砗磲珠的事儿?”然而他一开口,便让琳琅的心微微一沉。

    “听说了——”

    元飞白截过她的话拍手道:“你想不想见识见识这稀奇的珠子?”

    琳琅又是一怔:“什么?”

    “我也算是月家的大主顾!”元飞白笑容满面。“月明珠这点面子总会给我。我带你去长长见识,如何?”

    琳琅嗔笑道:“还以为你已经改了那寻宝的习性。没想到还是外甥打灯笼,照旧(舅)!”

    宝娟在边上大大松了口气:元公子能想到带郡主一块去月家,可见他对月明珠并无他意。

    “我先换身衣服。”琳琅起身去了内室,宝娟随侍,她忍不住笑道:“元公子有心了。”

    琳琅幽幽的问:“他为何突然对我这般用心?”

    宝娟楞了楞,不解的望着琳琅。

    “他已经知道那件事是我做的了。”琳琅清幽的眼神突然变得冷若冰雪。

    “怎么会——”宝娟愕然。“零一做事向来可靠——”

    “再可靠,也有让人钻了空子的时候!没能坏了月家的灯具时,我便知道这事迟早要被表哥发现。”

    “但是元公子不像是发觉了我们的样子——”

    “没有么?若不是为了让我消除对月明珠的敌意,他怎会这般处心积虑的与我耍花枪!”

    “郡主!”宝娟急道,“元公子待您之心,真挚可见!”

    琳琅闭了闭眼,叹道:“我知道。我也知道,他对月明珠并无情意。”

    宝娟不解:“那您为何生气?”

    琳琅哼了声:“我才没生表哥的气!我气的是那月明珠。凭什么这般好运,还要表哥替她费心描补!”

    宝娟无奈的陪笑:“月明珠……也不是不知分寸之人。”言下之意,人家也没对元飞白有什么企图。您又何必生这冤枉气!

    “月明珠知分寸?”琳琅反问一句,嘴角划过一抹冰凉嘲讽的笑意。

    宝娟不敢再多说,帮她换了身水蓝色的锦裙。选取发饰时,琳琅望着一桌的珠饰,忽的开口问:“我记得库里有盒珍珠放得时间久了,颜色泛黄,已经不能用了?”

    宝娟应道:“是有一匣子旧珍珠。放久了忘记送去镶嵌。可惜了那些又大又圆的好珠子。”

    琳琅唇角微扬:“带着!”

    宝娟不解的应了。

    砗磲珠的消息飞快的传遍了大街小巷。真珠苑一时门庭若市。好在贝娘软硬兼施,对付横的人她更横,对付客气的顾客她更软,硬是将人挡在了门外,直到元飞白与琳琅郡主的车驾出现在月府门外时,贝娘知道自己没辙了!这两位可不好打发!

    明珠早料到元飞白会来,只是没想到琳琅也会同来。她立即从中嗅出一丝微妙的味道。

    只得换了衣衫,准备参拜郡主。

    明岚摇头叹道:“郡主也真是令人费解。好好的贵女,偏要和我们这些工匠之女计较!”

    明珠瞧了她一眼:“此事与你无关,就别出面了。”

    明岚念了声“阿弥陀佛”求之不得。毕竟担心姐姐,她偷偷躲在后堂听墙角。

    明珠赶到前厅时,云飞白已携琳琅端坐主位。

    两支花丝珍珠步摇点缀于乌黑如云的发髻两侧,一张秀美绝俗的瓜子脸,黑目如漆,粉唇若樱,气质娴雅,轻盈脱俗的郡主与俊美无双的元飞白,一同映入明珠眼帘的那刻,当真是惊艳了时光。

    “明珠见过郡主见过元公子。不知郡主亲临未曾远迎,请郡主恕罪!”

    琳琅轻笑道:“是我们一时兴起冒昧来访,月大小姐不要见怪才好。”

    明珠连道不敢。

    元飞白已经不耐的道:“那颗珠子呢?你藏着过年啊?快点拿出来我们瞅瞅!”

    琳琅掩面轻笑。

    明珠扯了扯嘴角:“这颗珠子我还真是留着过年的。所以元公子莫想着占为己有!”

    元飞白脸一红,立即会意,惊讶道:“怎么,你家也要参加珠宝行会的会展?”

    明珠应道:“合浦的同行给面子。”

    元飞白猎奇心大起:“你打算拿它做什么?”

    明珠轻轻摇头:“请恕明珠卖个关子。”她侧首看了眼红玉。

    红玉呈上一只垫有蓝丝绒的小托盘轻轻送至贵客的案几上。莹白的砗磲珠静置其中,火焰般的纹路随着光线的变化波动如生。

    元飞白刹时瞪大眼睛,啧啧赞道:“果然与珍珠大不相同!古有鲛珠的传说,我却觉得,鲛人之泪应当是晶莹剔透宛若水晶。珍珠实在还不如这砗磲珠来得贴切。”

    琳琅也赞道:“光泽奇特,纹路鲜活。表哥说得对。不如这颗珠子就取名鲛人之泪如何?”

    明珠哪有不同意的,笑道:“得郡主赐名,此珠自此身价不凡。”

    琳琅藏下眼底的复杂:“月小姐开出的珠子,哪颗不是身价非凡?表哥,我原先可是对月大小姐的盛名不以为然,今日我却是心服口服。”

    元飞白心中微动,琳琅天之娇女,为何仍心有不平?

    明珠眉心微蹙。直觉告诉她,郡主要出妖娥子!

    “月小姐。本郡主有一事相求。”

    明珠轻叹,果然来了。

    躲在后边的明岚忍不住骂了句:“求个屁!定是存心找茬来了。”

    元飞白好奇的问:“你有何事求助于她?”

    宝娟捧出一只手掌大小的方匣子,琳琅亲自打开。堆得满满的一色莲子般的白珍珠,颗颗滚圆大小相仿。只是珍珠有了年岁,表面泛了一层黯淡的黄色。

    在明珠看来,珠宝界有三大憾事。一是极品难求,二是彩宝需烧,三便是珍珠易老。

    再普通的宝石,极品总是难求。而前世市面上的红蓝宝石,几乎全部烧过色。虽然烧制的工艺高超,烧过后宝石的颜色鲜美且持色长久,但总让追求完美的明珠难以释怀。至于珍珠易老——再华美的珍珠,也总有泛黄变色的一天。正如再美的女子也逃不掉朱颜辞镜花辞树的那一日。

    因此,明珠忍不住接过那盒珍珠,心痛无比的道:“这么好的珠子,太可惜了!”

    明岚偷偷瞧着,气笑了:我的姐姐呀,你接这个茬干什么?!

    琳琅眼底的讶异一闪而快,飞快的道:“月小姐既受娘娘点化。想来当有办法令这些珍珠光彩重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