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找穆九帮忙
    “月小姐,你受娘娘垂爱,这些子小事,应该难不到你吧?”

    琳琅眼见明珠的迟疑为难之色,暗自得意。她要的就是明珠的拒绝。界时她放出风声:月明珠只有择蚌之能却无力还珍珠光彩,可见妈祖点化之说实属无稽之谈,她欺世盗名,可耻可憎!

    而猜透了郡主心思的明珠也看得明白,今日这盒珠子,她是非收不可!收下,她们还有余地转圜。不收,立时一场风波!

    元飞白忍不住皱眉道:“月明珠是受娘娘垂怜,但她又不是神仙转世。岂能事事都能办得?”

    琳琅脸一红,忙道:“是我想岔了!”忙唤宝娟,“还不收回珍珠!”

    明珠却将珠盒往怀里一收,笑道:“郡主既然已经将它们送来了,明珠斗胆,愿意一试!”

    琳琅和元飞白俱是吃了一惊!

    明岚在惊噫出声前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琳琅拍手笑道:“月小姐肯出手,琳琅不胜感激!”心中却在想,要派人盯紧了她,免得她偷天换日骗过自己!

    明珠摇头道:“郡主殿下莫谢得太早。我虽能一试,但年轻力浅,如若不能成功,请郡主莫要怪罪。”

    琳琅无比体贴的道:“我怎会怪你?原本就是我强人所难。”她命宝娟取了银票,道,“这是定金。若能还我珍珠光彩,我必当重酬!”

    两位贵人走后,明岚迫不及待的奔到明珠身前,将信将疑的围着她绕起圈子来。明珠被她转得头晕:“干什么呢?”

    明岚摇头:“我还是不相信!你真有办法让珍珠重现光华?”

    明珠哦了声,似笑非笑的道:“我修行尚浅,功力不到家。太久远的珠子没那法力。不过,郡主这一匣珠子,我倒是能救得回来。”

    明岚竟然就信了,毫不犹豫的拍手道:“这可是个好营生。将来真珠苑专门弄个修复珠光的铺子,岂不是生意兴隆?!”

    明珠噗的声轻笑:“好主意!照我的意思,何止是修复珠光,便是平时修补些首饰也要得!”

    黄金软易折损。明珠势必要弄个修理铺子应对今后客人的修修补补。

    明岚待她笑够了,才好奇的问:“到底是什么法子?”

    明珠笑道:“这还不简单?只需将它们放在妈祖像前,我念一夜的娘娘保佑就得了!”

    明岚气得跺脚,想发火又忍住:“别怪我没提醒你。那位可不是省油的灯。我怕她计中有计。一计不成再生一计,你若真的能令珠光再现,我也怕她另有后招。”

    明珠收了戏弄明岚的心思,点头道:“嗯。你说得有理。”

    明岚哼的身回了作坊,明珠轻轻摸着那匣子里泛黄的珍珠,黛眉轻蹙。

    令珍珠复色,这在前世并不难。只需要稀盐酸适当浸泡即可。但正如她之前所讲,仅限于年岁较轻的珠子,太过久远的珍珠由内到外都黄透了那真是回天乏力。只是,上哪儿去找盐酸?

    幸运的是,一、明珠化学学得不错。二、合浦靠海。有足够的盐够她使用!三、她有穆九。

    工具有限,浓盐酸不太可能提纯得到,但是稀盐酸,可以一试。

    “这种事情,当然要找穆九帮忙啦!”明珠上回可是将一整套提取酒精的装置给了他呢。稍微改装一下,提取稀盐酸也不在话下呀!

    黑市的穆九忽然觉得耳朵有些发烫,轻轻用手捏了捏耳垂。身边的客人正在兴致勃勃的讨论着月家大小姐从一只鳞砗磲里开出两颗珠子的传奇故事。

    自从上回没让老皮尔参加香水秘方的拍卖后,他每见自己一回就要控诉一番,今日倒是闭紧了嘴巴,一边听故事一边眼珠子直转悠。

    “阿九!”老皮尔朝他眨眼睛,“这位明珠小姐,你认得吧?”

    穆九望了他一眼:“怎么说?”

    老皮尔笑嘻嘻:“你刚才的表情告诉我的!”

    穆九一怔:“那么明显?”

    “明显极了!”老皮儿撸着胡子,“而且我猜,她肯定是个大美人!”

    点点头,穆九表示赞同。

    “那么,什么时候介绍我们认识认识?”老皮尔大方的道,“就当是你不让我参加香水秘方拍卖的赔礼。”

    穆九不为所动:“不是我不让你参加。是客户不让洋商参加。”顿了顿,“你找她干吗?”

    “买珍珠啊!”老皮尔笑容满面的解释,“我听明白了哦,她能挑到好上好的珍珠!”

    穆九失笑:“要她出手帮你挑珠子?她可不在乎这点掌眼费。”

    老皮尔哦了声:“倒也是。但是我们可以合作啊!”

    “会有机会的。”穆九擦干净手,接过伙计送来的一封信。

    信封上没写名字,但合浦除了她,还有谁会给他写信呢?

    穆九难掩嘴角的笑意,拆开了信封。一张信纸,一张图纸。

    好吧,穆九轻声叹息:除了找他办事,月明珠还能找他做什么?

    “盐酸。重腐蚀性液体。可用绿矾油(硫酸)与盐加热提取。用量及提取方法详见说明,另附提取装置图。急用。注意安全。”穆九搓了记下巴。认命的将信纸装回信封放入衣襟内。

    “阿九,你去哪儿?”老皮尔唤他。

    “干活!”穆九头也不回的走远,徒留老皮儿在酒吧跳脚。“你以为没有你,我就不能认识明珠小姐了么?等着瞧!”

    合浦原太守府。

    自许太守与沈言两家一同出事后,沈言安排好了家事,随沈安和赶往京城,准备明年的春试,顺便在京城寻些门路,以图复起。许太守的调令也下来了,降了一级为同知。作为知府的副手,权利也不小。许太守松了口气的同时,许月容也放下了心头的大石。

    虽然她一向谨言慎行,但在宋姨娘竟然不知天高地厚的算计明珠被贬进家庙后,她在嫡母面前更加慌恐小心。倒是陶氏不忍的对她道:“你姨娘的事与你无关。你是懂事的。我明白。”

    许月容眼眶微红的谢过嫡母,默默的回房做女红打璎珞,几乎足不出户。她是没脸再出去见人了!本来就是庶女,百般小心算计,原以为大好姻缘唾手可得。没想到,却让姨娘和沈夫人差点毁得干净!

    沈安和去了京城赶考,也不知还会不会回来。唯一庆幸的是父亲还有官位。或许,还能为她谋个好姻缘。

    她知道父亲恨极了英氏,也顺带恨上了沈言。她好言劝道:“就算沈言废了。但沈安和还在。沈安和若在,沈家就还有希望。父亲,莫欺少年穷。以沈安和的资质,必然有出头的一天。”

    许太守听着也觉有理,加之素来疼爱她,也猜出了些她的心思,叹道:“行了。若他有造化,我便不跟他家计较。”

    许月容红着脸告退,轻轻抚着胸口,望着天空远飞的鸟儿,泪水默流:“沈安和,我已尽我所能。你若有日归来,可还会记得我?”

    相比宋氏一房的愁云惨淡,陶氏最近却是喜上眉稍。丈夫官位只贬了一级,她在南京的父兄出了不少力。不为其他,只为儿子的婚事不能因此被毁!这让许大人对妻子早已冰冻的感情迅速回温:还是夫人娘家得力啊!

    但陶氏依旧对他爱理不理,一心只为儿子的婚事上下打点。

    这也是许家近来难得的喜事了。谢家长女入门,许大人面上多少又有了光彩。

    陶氏之前送去谢家的聘礼让谢家非常满意,这次的婚事,更是办得热闹轰动。给极了谢家面子。

    不少人都在惋惜谢曼柔嫁了个痴肥的胖子,可一见沈家的仗势无不在想:男人胖些又如何?这般有钱又有势,陶氏又是好性子,谢曼柔此生无忧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